<var id="b35dn"><font id="b35dn"></font></var>
<big id="b35dn"></big>
    <span id="b35dn"></span>

<menuitem id="b35dn"></menuitem>

<strike id="b35dn"><strike id="b35dn"></strike></strike>

    <dl id="b35dn"></dl>

    <track id="b35dn"><progress id="b35dn"><th id="b35dn"></th></progress></track>
    當前位置:佛山市強澤鋼鐵貿易有限公司歷史王夫人為何喜歡襲人?王夫人接納襲人的幾大理由
    王夫人為何喜歡襲人?王夫人接納襲人的幾大理由
    2022-07-08

    襲人本是老太太派去的人,王夫人也知道這一層,可并影響她爭取和喜歡襲人。襲人在王夫人面前的表現就是夜誎那一場。一直在想,就是襲人那幾句話,就打動了王夫人嗎。在什么樣的心態和情況下王夫人會如此痛快的接納襲人。

    第一、襲人的模樣不是王夫人討厭的那一種,王夫人不喜歡黛玉晴雯那一類的,也就是寶玉所喜歡的那一類,王夫人喜歡穩重大方比較中性化的,而襲人的模樣舉止恰好符合了這一層,她若長成晴雯那樣,估計就沒法入太太的眼了。

    第二、襲人一直在樹立自己賢良的形象,而且已有口碑,恰是王夫人這邊的人都認可了。薛姨媽說她說話和氣里帶著剛硬要強,寶釵贊她言語志量深可敬愛,平日里大丫環對園中的老子們小丫環都不客氣,獨襲人例外,對她們和氣客氣從不得罪。就是寶玉的李媽媽鬧事,襲人也只是哭泣,并不沖突。應該說襲人多年的努力取得了周圍人的認可,樹立了自己的形象。所以王夫人心中對襲人并不反感,有了初步的好印象。

    第三、襲人誤打誤撞對了時機,正是寶玉被打,王夫人既心疼又惱怒的時候,寶玉是王夫人的指望,可是并不聽命于母親,自然令王夫人無奈。金釧的事一定觸動了往事,才令王夫人行為失常,才會立攆,也就是她攆了金釧,才有金釧投井,寶玉挨打一系列事件的發生。這自然讓王夫人憂慮。

    如何禁管寶玉是件頭疼的事,王夫人不可能自己天天盯著寶玉,可是寶玉的個性再發展下去,又令她知道不符合她的培養計劃。這時候襲人表達了自己與太太一樣的憂患意識。并且建議讓寶玉離開園子,在一個更加清靜的環境里成長。當然會符合王夫人的心意。

    王夫人聽之,自然有了些歡喜,可以把督促寶玉的責任交給襲人,襲人是大丫環,自然了解寶玉的行蹤,也能及時勸導。比這個母親遠在園外要便利的多。

    在如此的心態下,王夫人痛快的接納了襲人,并許了愿。王夫人說話是算數的,馬上在賈母之下的層次中公布了襲人身份與月銀,當然不能告訴老太太,這不是老太太的意思,在這一點上王夫人還是很有謀略的。

    襲人的事是知道的人非常多,如果老太太知道了而沉默,那么晴雯后來的出局就成了必然,因為這等于老太太先妥協了。而且是在王夫人背著她操作的情況下沉默,這個沉默就另有意義了。如果老太太不知道,那么此時老太太的權利就是架空的了。實際執政的是王夫人了。

    襲人這一步棋是走對了,她從一個普通的丫環躍進了王夫人的心腹,作王夫人的心腹比作老太太的心腹實用多了,因為這里面有權有利。

    襲人自此說自己是太太的人,只對太太負責。她不再是怡紅院的丫環,也不再是老太太的丫環,她的負責的對象是王夫人。

    襲人成了太太安排在怡紅院的一個精兵,只是她也有讓王夫人失望的地方,王夫人在王善保家的調唆下見了晴雯,才驚嘆自己竟不知有此人。也是襲人沒匯報過。王夫人親赴怡紅院攆了多人,其實是否定了襲人的管理能力,在襲人的管理下,竟有如此多的令王夫人不滿意的人存在,自然在王夫人人心中是襲人的失職。

    王夫人又滿屋里搜檢寶玉之物.凡略有眼生之物,一并命收的收,卷的卷, 著人拿到自己房內去了.因說:"這才干凈,省得旁人口舌."因又吩咐襲人麝月等人:" 你們小心! 往后再有一點分外之事,我一概不饒.因叫人查看了,今年不宜遷挪,暫且挨過今年, 明年一并給我仍舊搬出去心凈."說畢,茶也不吃,遂帶領眾人又往別處去閱人.襲人在賈府多年,何曾得過如此的教訓,這一刻她也是心驚。也許會擔心,哪一日得罪太太,自己也是如此的結局。

    寶玉送王夫人回去,一面進來,只見襲人在那里垂淚,此時襲人垂淚,想必也是有些委屈,不知太太如此大怒,所謂何來。她與王夫人的審美觀點還是有區別的,而且別人說的那些過頭的話,她也說過,必竟她也有這個年紀的率直。知道寶玉回來必不能甘心,而太太的心早是不能改變。

    是慮自己還是慮將來,是擔心是否失去了王夫人的器重,不得而知。王夫人喜歡襲人,應該是沒改變,她不可能把寶玉身邊的人都趕了,另換新人,那樣會直接影響寶玉的舒適程度,再來的也未必不惹事,所以用襲人是一定的。必竟那是自己樹立的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