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35dn"><font id="b35dn"></font></var>
<big id="b35dn"></big>
    <span id="b35dn"></span>

<menuitem id="b35dn"></menuitem>

<strike id="b35dn"><strike id="b35dn"></strike></strike>

    <dl id="b35dn"></dl>

    <track id="b35dn"><progress id="b35dn"><th id="b35dn"></th></progress></track>
    當前位置:佛山市強澤鋼鐵貿易有限公司歷史南楚開國國君,馬殷的一生有多傳奇?
    南楚開國國君,馬殷的一生有多傳奇?
    2022-07-08

    你們知道馬殷的故事嗎?接下來趣歷史小編為您講解!

    五代十國中,除了一些負面典型之外,也有幾位相當有實力的梟雄級人物。

    比如本文要介紹的這一位,他的出身非常低微,也沒有什么文化,從一個低微的兵卒起步,靠著馬背上的戰功,一點點升遷,一點點打下了一片天地,最終成了一國之君。按照這樣的情況來看,這位國君應該是個大老粗,跟明太祖朱元璋有些相似。

    那么,他治理國家的水平怎么樣呢?

    這個問題就應了那句老話:粗人辦事兒,還真的是粗中有細,非常的有水平!

    這位人物,就是公元852年,出生于今河南省許昌市鄢陵縣的南楚第一代國君——馬殷。

    馬殷的出身非常低微,雖然他自稱是東漢開國名將馬援的后代。但是,對于這一說法,史料記載中也是模棱兩可,沒有明確表述。有學者認為,他應該是跟馬援一族離得比較近的一個分支。再或者就是如同以往的國君一樣,為自己尋找一個高大上的出身。

    但是,通過馬殷的事跡來看,尋找高大上出身的可能性不大。因為,他在治理國家時,靠的是仁政與德政雙管齊下。在史料中對馬殷有八個字的評價:“寬宏大度,得士死力?!?/p>

    一位國君能做到這一步,說明他在臣屬們心目中的地位已經非常高了,沒有必要再去找一個好出身來抬高身價。

    馬殷早年的家境非常窮困,靠著一手木匠手藝維持生活。

    公元887年,35歲的馬殷毅然加入了忠武軍,成了決勝指揮使孫儒帳下的一名兵卒。這是他人生當中蛻變的起點。

    馬殷隨軍作戰期間,表現得異常勇敢和堅定,憑著戰功在軍中很快受到了將官們的重視。他作戰有個特點,并不是一味地猛沖、蠻干,而是,在勇武當中透露著一股穩重和謀略。如果按照將類劃分的話,他應該跟三國時期的趙云有些類似,屬于一名“驍勇智將”。

    公元892年,孫儒跟楊行密交戰時不幸陣亡。當時,軍中群龍無首,大部分將士都選擇了歸降楊行密。40歲的馬殷選擇了另外一條路,他收攏了孫儒的殘部,大致有七千多人,跟著龍驤指揮使劉建峰進入了今江西省的南昌市一帶。休養生息、蓄積力量,繼續跟楊行密做抗爭。

    此后數年之間,馬殷跟著劉建峰四處征戰,并進入了如今的湖南地區。期間,大唐朝廷為了表彰馬殷的戰功,晉升其為內外馬步軍都指揮使。

    此時的馬殷,在身份上才算是得到了朝廷的認可,有了公認的地位,這一年他43歲。

    公元896年,這一年是馬殷人生當中的巨大轉折點。

    劉建峰作為馬殷的上司,身上有一些非常致命的壞習慣。如果僅僅是嗜酒、好享樂,這倒也不至于丟了性命。作為三軍統帥,好色也可以理解,但是,跟部將的妻妾們在一起廝混,就是一個很致命的硬傷。

    馬殷率部攻打邵州時,劉建峰就因為跟部將陳贍妻子之間的風韻事兒,被捉了個正著,并因此丟了性命。

    經眾人的一致推舉,馬殷成了接替劉建峰的新主帥,并被朝廷任命為潭州刺史。

    自公元898年至公元906年,馬殷率領部眾,相繼攻克了湖南全境,廣州的北部地區,貴州的東部和廣西的大部分地區,這即是“南楚政權”的基本勢力范圍。

    公元907年,朱溫建立后梁政權之后,為了拉攏馬殷給他封了一大堆職銜,“楚王”這個名號就是其中之一。

    公元923年,李存勖滅“后梁”建“后唐”時,為了拉攏馬殷,也是如法炮制,大小官至封了一大堆。

    公元927年,唐明宗繼位后,75歲的馬殷才算是正式持節成了楚國王。關于楚國有很多中叫法,根據地理位置,稱為“南楚”;根據國君的姓氏,又稱為“馬楚”。

    馬殷成了國君之后,非常重視人才的選用,境內的吏治非常清明,這是他最高明的地方,懂得借力;在軍事上,他主張保境安民,從不擅自挑起事端;在經濟與農業上,馬殷又極為重視農業生產和經濟作物的種植;文化上更不用說,他選擇的能臣干吏都是濟世之才,對文化普及做出了很大貢獻。

    馬殷在位的時間非常短,公元930年就病逝了。但是,在這極端的時間內,為南楚打下了一個非常好的基礎,備受臣屬與百姓的擁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