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35dn"><font id="b35dn"></font></var>
<big id="b35dn"></big>
    <span id="b35dn"></span>

<menuitem id="b35dn"></menuitem>

<strike id="b35dn"><strike id="b35dn"></strike></strike>

    <dl id="b35dn"></dl>

    <track id="b35dn"><progress id="b35dn"><th id="b35dn"></th></progress></track>
    當前位置:佛山市強澤鋼鐵貿易有限公司歷史在歷史名人身上,有什么鮮為人知的趣事,你知道哪些?
    在歷史名人身上,有什么鮮為人知的趣事,你知道哪些?
    2022-07-08

    北洋軍閥主要派系的直系軍閥,以 直隸(特指河北)人馮國璋為首。在這個系統中,第一大將非吳佩孚莫屬。他的聲譽鵲起始于對直奉戰爭的取勝;至1924年他滿五十歲時,坐鎮中州洛陽,威震天下。他是一個個性鮮明、脾氣耿直的舊式軍人,雖然被第一次國共合作的北伐軍打敗,卻堅持不進租界、不出國,即使被國民革命軍攆得由白帝城而入川,卻依然“虎倒不失威”,寄情山水,迷戀詩畫,留下許多有趣的逸事。

    ?吳佩孚畫竹

    歷史上以畫竹出名的我認為還是應該首推眉山人蘇東坡,其次當然是鄭板橋了。這兩位是著名的畫壇人物,而吳佩孚卻是威震中州的鷹揚將軍,他畫的竹子也算得上是全國性的名人畫作了。

    上圖就是吳佩孚的墨竹圖。

    上圖是鄭板橋的墨竹圖,兩者僅從畫面表現來說,沒有多大區別,仔細看看,似乎又各具特色,究竟吳佩孚的墨竹畫有什么特點呢?這就是今天要介紹的吳佩孚“趣聞”。

    吳佩孚在河南南陽被北伐軍打垮后,如喪家之犬,沿著當年劉備兵敗曹操的南逃線路,于1927年七月十三號進入夔門,在昔日盟友楊森庇護下,逃入川中,受到四川軍閥的禮遇。

    但是,蔣介石的眼睛始終瞟著吳佩孚這個軍事勁敵,每天都有電報嚴令楊森扭送吳佩孚進京(南京),獻俘闕下。楊森被逼無奈,只有叫吳佩孚到四川袍哥大爺,自己手下的師長范紹曾的駐地大竹縣隱匿不出。

    1928年3月12日,吳佩孚56歲生日在大竹慶賀,在范紹曾等性情中人的酒酣耳熱之際中,大竹縣城猶如六年前的洛陽古城,“孚威上將軍行轅”和“討賊聯軍司令部”的大旗高高飄揚。

    著名的“大竹會議”召開,吳佩孚認為,自己昔日有恩于川軍頭目們,而目前只有依靠尚在動亂中的川軍將領,以四川、甘肅為根本,一旦全國形勢變化,率益州之眾,東下江陵,北出秦川,再度叱咤風云,絕不是夢!

    他口占一絕云:云臺將校今何在?把酒難堪淚滿杯。吳佩孚自比為漢光武帝了。

    他興奮的在城中芝蘭堂的大長案上暗運一口真氣,貫通于臂,抓起斗筆,用盡畢生精力如暴風疾雨般的作了一幅墨竹巨幅,這是應大竹士紳之請而的,準備鐫在石壁上,永留紀念,剛剛畫完,小軍閥羅澤周眼紅吳佩孚衛隊的武器精良,于是沖進大竹搶劫吳上將“行轅”,情急之下吳佩孚匆匆逃到綏定(達州),這幅畫由他的張秘書保管,一直保管到了北平。

    ?章太炎“竹上添詩”

    教吳佩孚畫竹的老師是蔣羅賓(曾為吳幕僚),但是吳佩孚不知什么原因,每次提筆都是只畫竹的枝干,由蔣羅賓替他添上竹葉,以后技藝稍有長進,便由自己單獨揮灑如意了。

    吳佩孚畫竹有個特點,他“胸無成竹”,而是對實物寫生作畫,在分枝攢葉時,往往失之過濃,猶如一團墨跡,有刻薄者譏為“掃帚竹”,吳佩孚毫無慍色,反而作詩自勵:“鼓公畫梅我畫竹,此友千秋思不足?!?/p>

    吳佩孚是1932年回到北平的,生活格局十分困頓,唯一能撫平感傷情緒的就是欣賞自己在大竹縣畫的這幅墨竹巨幅,此時恰好國學大師章太炎北游,吳佩孚請章太炎為竹題詩,章大師欣然接受,題了一首《古風》,摘要幾句:“浮筠勁節意抖擻,正氣干天可千尺?!薄坝`筼筜(高大的竹子)作大帚,一掃區宇凈氛垢?!?/p>

    這些詩句太合吳玉帥的志趣了,于是大喜,而跟隨吳佩孚始終的張秘書更是贊嘆不已,豪放的吳佩孚見狀慨然贈送張秘書,因為張秘書與吳佩孚同鄉同學、同榜,在登州府試中,吳秀才高中笫二十七名,張秀才則是第二十六名。

    吳佩孚開府洛陽,當時僅為鄉村教師的張秀才投入麾下,從此以后,他跟隨了吳佩孚一輩子,直到吳佩孚殂謝(死亡)為止。

    結語

    后人尤為贊賞的是他的對日態度,無論是自己在白帝城失意之際,還是隱居北平苦悶之時,堅決不肯遽易節操。終于在1939年十二月四日被日本牙醫秋田和助手二人、護士一人,在草草看了口腔一眼后,不等吳夫人同意,立即施行手術,刀鋒及肉,口腔血溢如矢,吳玉帥只慘叫一聲,氣息便絕,吳夫人痛哭拼命,喝令衛士關門,要與日醫血濺當場,當時齊燮元(大漢奸)正在吳邸,出來拉偏架,掩護秋田等人逃離,并且作證是吳佩孚牙疾病毒侵入神經,導致死亡,而北平老百姓認為就是日本幾個兇手牙醫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