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35dn"><font id="b35dn"></font></var>
<big id="b35dn"></big>
    <span id="b35dn"></span>

<menuitem id="b35dn"></menuitem>

<strike id="b35dn"><strike id="b35dn"></strike></strike>

    <dl id="b35dn"></dl>

    <track id="b35dn"><progress id="b35dn"><th id="b35dn"></th></progress></track>
    當前位置:佛山市強澤鋼鐵貿易有限公司歷史讓文鴦成名的三件事,看看他到底有多猛
    讓文鴦成名的三件事,看看他到底有多猛
    2022-07-08

    很多人都不了解文鴦,接下來跟著趣歷史小編一起欣賞。

    文鴦單騎退雄兵這件事發身淮南三叛第二叛的時候,毌丘儉、文欽,在司馬家篡奪曹魏權柄,清除曹氏支持者的過程中,害怕自己被涉及,也可以說是兩人不滿司馬師擅自廢帝,起兵叛亂,在司馬師平叛過程中,他才去了施壓但不急戰的辦法,也就是快速調集部隊圍困毌丘儉、文欽,但是不著急打,畢竟毌丘儉、文欽所屬將士家屬大多在北方,沒有人真心跟隨兩人造反,眼見戰局不利,毌丘儉讓文欽去打兵力相對薄弱的鄧艾所部,但是在文欽行軍途中和司馬師主力部隊遭遇了,文鴦大顯身手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魏氏春秋》文欽中子,小名鴦。年尚幼,勇力絕人,謂欽曰:‘及其未定,擊可破也?!谑欠譃槎?,夜夾攻軍。俶率壯士先至,大呼,大將軍軍中震擾。欽后期不應。會明,俶退,欽亦引還。

    這里的文俶就是文鴦,當時文鴦率部夜襲司馬師的營寨,的確是引起了司馬師所部的驚擾,也是有幾分當年張遼八百騎肆虐孫權軍陣的風采,當然張遼要更厲害,畢竟張遼險些將孫權逼到絕境,文鴦可是沒有殺到逼近司馬師位置的,而且張遼是在清晨發動的奇襲,并沒有夜色的掩護。

    因為文鴦的父親文欽一直沒有配合行動,沒有抵達戰場,文鴦只能撤軍,這個時候也就是發生了,后世熟知的,文鴦單騎退雄兵的這件事。

    《資治通鑒.魏紀八》(文鴦)乃與驍騎十馀摧鋒陷陳,所向皆披靡,遂引去。師使左長史司馬班率驍將八千翼而追之,鴦以匹馬入數千騎中,輒殺傷百馀人,乃出,如此者六七,追騎莫敢逼。

    只看這段記載的話,可以說文鴦已經不是戰將了,堪稱戰神了,司馬班率八千驍將追擊文鴦,結果被文鴦單騎殺入陣中,殺傷百余人后從容而出,我的天,這簡直是三國演義中趙云大戰長坂坡還要精彩啊,八千驍將啊,別說這是司馬光的筆誤啊,驍將是指勇猛的將軍,當時整個魏國可能都沒有八千驍將,可見記載是太過夸張了,而且在《三國志》和《晉書》中都沒有文鴦面對八千追兵還能單騎殺回,以一人之力就擊退追兵的記載,要是這是事實,那么毌丘儉、文欽發動的叛亂也就不會那么快被平定了。

    而且在《晉書》的記載中,出現了和《資治通鑒》不一樣的人物記載。

    《晉書.景帝紀》帝遣左長史司馬璉督驍騎八千翼而追之,使將軍樂林等督步兵繼其后。比至沙陽,頻陷欽陣,弩矢雨下,欽蒙盾而馳。大破其軍。眾皆投戈而降,欽父子與麾下走保項。儉聞欽敗,棄眾宵遁淮南。安風津都尉追儉,斬之,傳首京都。欽遂奔吳,淮南平。

    《晉書》中記載司馬師派遣的是司馬璉而非司馬班,人名有如此出入,連一個人都不是,當時司馬師并派遣的是八千驍騎,也就是八千精銳騎兵,這還是合理的,總比八千驍將要靠譜的多,而且司馬師并不是單純的追擊文鴦,而是做出了直接撲滅毌丘儉、文欽的軍事行動,騎兵開到,后面步兵壓陣,讓文鴦成名是《資治通鑒》中的記載,但是其記載顯然忽略了司馬師軍事行動的重點,不是僅僅為了打一個文鴦,而是文鴦后面的毌丘儉、文欽勢力,也就是在沙陽,接連擊敗文欽, 司馬師以此平定了淮南之亂。

    所以綜合來說,文鴦單騎退雄兵這件事不靠譜,就算文鴦很猛,但是人家八千人也不是擺設啊,殺傷百余人還能全身而退,司馬師的精銳騎兵部隊要是這戰力,仗也就別打了,太丟人。

    文鴦第二個成名條件,也就是嚇死司馬師了。

    《晉書.景帝紀》初,帝目有瘤疾,使醫割之。鴦之來攻也,驚而目出。懼六軍之恐,蒙之以被,痛甚,嚙被敗而左右莫知焉。閏月疾篤,使文帝總統諸軍。

    這個絕對是實事,連《晉書》都沒有絲毫掩飾,但是大家要明白一件事,文鴦只是嚇到司馬師,如果司馬師是一個正常人,最多也就是事后幾天身體不適,就算司馬師膽子小,嚇得攤在地上我也能忍,如果是單純被嚇死就不合理了吧,事實也說的很明白,司馬師是有眼疾的,文鴦只是驚嚇到司馬師,令其眼疾加重,眼球蹦出才掛的,應該是流血過多加上感染就掛了。

    所以司馬師是在身體條件不利的前提下讓文鴦一戰成名的,我不否認文鴦夜里奇襲軍事行動的成功,但是說他嚇死司馬師,有一大半原因是司馬師自身的緣故。而且當毌丘儉、文欽發動叛亂的時候,很多人都建議司馬師不要親征,考慮到害怕司馬師離京后方發生變故,也是害怕司馬師的身體條件難以支持軍旅行軍,可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的鐘會就極力勸諫司馬師親征,不知道他有沒有私心。

    可以說,司馬師是眼部手術在前,親征在后,以當時的醫療條件我們可以想象得到,司馬師眼部病情是何種狀態,安養狀態能保住性命就不錯了,還出征,司馬師的行為本身上就是一次冒險。

    《晉書.景帝紀》帝統中軍步騎十余萬以征之。倍道兼行,召三方兵,大會于陳許之郊。

    一個重病在身的人,還急行軍,想必司馬師抵達前線的時候,病情就已經惡化了,文鴦只是“狠狠地踹了最后一腳”,送司馬師上了西天,總的來說,司馬師之死,文鴦只起到了兩三成的作用。

    在淮南之亂被平定后,毌丘儉被滅族,文鴦則隨著父親文欽逃到了東吳,后來文鴦又投降于司馬昭,這個過程中,文鴦還是體現出有些眼光的。

    事情經過是,在毌丘儉之后,諸葛誕發動了第三次淮南叛亂,東吳為了支持諸葛誕,派兵支援,吳將唐咨文欽在魏軍未完成對壽春的合圍前入城,文欽諸葛誕曾經的對手,當時是在一起守城的,而隨著戰事持久,吳軍難以在其他方向支援諸葛誕,而被圍困的諸葛誕也無法突破包圍,所以內部就發生問題了,文欽和諸葛誕在同時魏臣的時候就有矛盾,而隨著壽春城逃跑的士卒越來越多,文欽就有殺盡北方士兵,節省糧草等待吳軍支援的想法,諸葛誕顯然是不支持的,殺盡北方士兵,那自己還有勢力嗎?還怎么保命,而隨著兩人想法沖突越來越多,諸葛誕也是煩了,直接殺了文欽,在這個時間節點上,文鴦面臨著選擇。

    在得知自己父親有危險的時候,他不能的反應是帶兵去救父親。

    《三國志.諸葛誕傳》欽子鴦及虎將兵在小城中,聞欽死,勒兵馳赴之,眾不為用。鴦、虎單走,逾城出,自歸大將軍。

    結果是文鴦調不動將士,按照常理來說,文鴦所管轄的將士應該是文欽的舊部,但是人家不遠聽從調遣,顯然是對于戰事沒有信心,等著投降呢?這個時候還有誰能為文家父子賣命,所以文鴦和弟弟文虎只能從城中逃脫了。

    到了這個時候,如果文鴦是一個平庸人的話,如果他只想要保命的話,最要的選擇是去東吳,重用是不可能了,但是還是能得到賞賜的,做個普通人衣食無憂還是可以的,所以說去東吳最穩妥,但是他去投奔了司馬昭,這是一步險棋,畢竟司馬師之死和他有關,但是投奔司馬昭,對于文鴦來說是高風險高回報的事情。

    《三國志.毌丘儉傳》欽雖在他國,不能屈節下人,自呂據、硃異等諸大將皆憎疾之,惟峻常左右之。

    《三國志.諸葛誕傳》軍吏請誅之,大將軍令曰:「欽之罪不容誅,其子固應當戮,然鴦、虎以窮歸命,且城未拔,殺之是堅其心也?!鼓松怿?、虎。

    當時文欽在吳國都不受待見,更別說文鴦了,再次投奔吳國,也只能在被人欺辱下活著了,但是投奔司馬昭,只要司馬昭不殺他,他就有再次進入魏國仕途的機會,結果也是司馬昭放了文鴦,讓文鴦成為招降大使,去壽春城下招降,守城將士一看,連坑了司馬師的文鴦都沒有被殺,那他們就更加放心了,果斷投降了,文鴦應該是考慮到了這一點,才敢去司馬昭那里投降的,如果是一般人肯定會選擇投奔東吳,最起碼性命無憂。

    我們再來說說文鴦大破禿發樹機能,收胡人20萬的事情,這個禿發樹機能是涼州鮮卑的首領,期初是因為河西之地遭受旱災,晉朝將領胡烈又實施過于嚴苛的壓制策略,禿發樹機能是一個有野心的人,正好趁機發動動亂,和晉朝對峙,從此涼州10年間戰亂不止,西晉前后三人涼州刺史,還有秦州刺史胡烈被禿發樹機能所殺,晉武帝也是甚為頭疼。

    在西晉多次針對禿發樹機能的軍事行動失敗后,咸寧三年被委以重任,征討禿發樹機能。

    《資治通鑒.晉紀二》平虜護軍文鴦督涼、秦、雍州諸軍討樹機能,破之,諸胡二十萬口來降。

    此戰的確是令禿發樹機能受挫,但是不容忽視的是,禿發樹機能的實力并未遭受重挫,兵敗后的次年,禿發樹機能就東山再起,攻下涼州,西北烽煙再起,西晉朝堂也是沒有良策應對,很多人倒是樂觀的很,說鮮卑不足為慮,不必派兵征討,這真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啊,如果放任禿發樹機能做大,那么在3至5年間,他就可能危及關中,到那個時候,西晉的麻煩就更大了。

    說了這么多,主要想說的就是,文鴦只是取得了對禿發樹機能的一次軍事行動的勝利,但是并未解決掉禿發樹機能這個麻煩,其對西晉的威脅仍然存在,真正滅了禿發樹機能的是文鴦之后率三千余人出征的馬隆。

    《晉書.馬隆列傳》隆到武威,虜大人猝跋韓、且萬能等率萬余落歸降,前后誅殺及降附者以萬計。又率善戎沒骨能等與樹機能大戰,斬之,涼州遂平。

    這是咸寧五年末的事情了,要說文鴦打敗禿發樹機能是很大功績的話,那么馬隆的功績要比文鴦大得多,因為他以較少兵力,就徹底解除西晉的變化,文鴦只是暫時擊退了禿發樹機能對西晉的騷擾,這功績一對比,顯然馬隆的功績更大。

    所以整體來說,文鴦成名的幾個條件,單騎退雄兵是夸大的,司馬師之死只有兩三分和其相關,唯一實打實的就是大敗禿發樹機能了,只是也并未解決掉西晉的麻煩,最終還是別人終結的,以這樣的戰績就被稱為三國末期第一猛將,顯然其中水分太大了,嚴格意義上來說,文鴦就是一名比較優秀的沖陣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