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35dn"><font id="b35dn"></font></var>
<big id="b35dn"></big>
    <span id="b35dn"></span>

<menuitem id="b35dn"></menuitem>

<strike id="b35dn"><strike id="b35dn"></strike></strike>

    <dl id="b35dn"></dl>

    <track id="b35dn"><progress id="b35dn"><th id="b35dn"></th></progress></track>
    當前位置:佛山市強澤鋼鐵貿易有限公司歷史揭秘:"文革"三大筆桿子人生結局 均入秦城監獄
    揭秘:"文革"三大筆桿子人生結局 均入秦城監獄
    2022-07-08

    “文革”初期中央文革小組“四秀才”,左起:戚本禹、王力、關鋒、穆欣

    王力、關鋒和戚本禹三人曾是“文化大革命”中響當當的知名人物。然而,當真理最終戰勝了虛妄,理智最終戰勝了狂熱,伴隨那場“紅色風暴”過后,他們的人生結局如何,卻鮮為人知。

    王力:“中央文革”第一號“大筆桿子”

    王力在進“中央文革”之前,就寫了一系列重要文章,“中央文革”成立時,在“中央文革”內部,關鋒、戚本禹、姚文元的地位要比王力低,因此,那時,說王力是“中央文革”第一號“大筆桿子”,一點也不過分。

    王力,原名王光賓,1921年8月出生于江蘇省淮安縣,14歲時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1939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王力是他寫小說時用的筆名??箲饎倮?,王力曾擔任華東局駐渤海區土改工作總團團長兼黨委書記,后任中聯部副部長。

    中央文革小組成員調到中聯部,特別是列席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之后,王力受命參加中國共產黨與蘇聯共產黨的談判。他曾十次去莫斯科,受到中央高層領導人的重視。

    1966年,毛澤東下決心發動“文化大革命”,并重新設立“中央文化革命小組”,隸屬于政治局常委之下。王力成為“中央文革小組”成員之一。

    進入“中央文革”的王力,實際上成了江青、康生手下的干將?!拔母铩敝邪l生的著名的“七二○事件”,就是王力捅的“大婁子”。那時,毛澤東已經對他十分不滿了。但王力卻不知進退,又把手伸向中央更多的部門,在全國各條戰線都制造出一種“亂”的局面。

    8月7日,王力在約見外交部造反派講話時,鼓吹要奪外交部的權,并將矛頭直指外交部長陳毅。8月22日,外交部造反派在王力的鼓動下,火燒了英國駐華代辦處。

    由此,周恩來認為王力不是好人。8月25日,周恩來單獨找楊成武(注:楊成武時任代總參謀長,是毛澤東與周恩來之間的聯絡員)談話,還把王力8月7日講話記錄稿交給楊成武,要他送給毛澤東看。

    在上海的毛澤東看到周恩來的意見后,讓楊成武準備好筆和紙,記錄下了這樣一段話:“王(力)、關(鋒)、戚(本禹)是破壞‘文化大革命'的,不是好人,你只向總理一人報告,把他們抓起來,要總理負責處理?!碑敆畛晌渥叱隹蛷d后,毛澤東又把他叫回去,說:“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戚暫時不動,要他作檢討,爭取一個?!?/p>

    8月26日中午,楊成武乘飛機飛往北京,單獨向周恩來匯報了毛澤東的決定。8月26日晚上,中央小型碰頭會在釣魚臺召開,周恩來主持會議。陳伯達、康生、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力、關鋒、戚本禹等都來參加會議了。會前,周恩來安排十幾名中央警衛局的警衛守候在會場外,會議開始時,周恩來宣布:把王力、關鋒隔離起來,讓他們“請假檢討”,戚本禹停職寫檢查。

    王力被“請假檢討”后,先是被關在釣魚臺2號樓軟禁。1967年10月,被轉交給北京衛戍區。1968年1月26日,被關押進秦城監獄。在秦城,王力沒有被提審過,只是開除了他的黨籍。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中央決定對林彪、“四人幫”兩個反革命集團案重新審理,對王力的問題也進行了審理。1982年1月28日,王力被釋放,先被安排在北京萬壽路的部長樓里居住,后遷居一個清靜的居民小區。王力和老伴一起生活。每月組織上還發給他足夠的生活費用。平時,王力喜歡讀書,還動筆寫一點小文章。

    從1982年以來,王力一直過著普通市民的生活。在北京的一些書店里,常常能看見他的身影。一些研究歷史、尤其是研究“文化大革命”歷史的學者去訪問他,他總是比較客觀地介紹那時的情況。他的口才仍然很好,頭腦也清楚,記憶力很強,2003年中共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毛澤東傳(1949—1976年)》中,引用了不少王力口述的史料。

    1996年10月21日,王力因患胰腺癌在北京腫瘤醫院病逝,享年75歲。

    關鋒:紅衛兵口中的“中央首長”

    關鋒原名周玉峰,1919年7月生于山東省與河北省交界的慶云縣。他14歲時加入中國共產黨,19歲擔任中共山東樂陵縣委書記。20歲時,因為做地下工作的需要改名為關鋒。

    1955年,中央黨校在山東成立中央黨校第四中級黨校,關鋒擔任副校長。那時的關鋒,以筆桿子見長,經常寫作和發表文章。這些文章,引起了北京一些理論家的注意。1956年,關鋒被借調到北京,在中央政治研究室工作。在1957年反右斗爭中,關鋒成為“左派新秀”,很快受到中央的重視和重用。

    1958年6月1日,中央創辦《紅旗》雜志。關鋒被調到《紅旗》雜志,編輯專供毛澤東參閱的《思想理論動態》,后來又調到中央政治研究室工作,并逐漸引起毛澤東的注意。毛澤東醞釀發動“文革”時,關鋒被作為《中共中央通知》(即“五一六通知”)的起草人之一留在毛澤東身邊工作。

    1966年“中央文革小組”成立時,關鋒成為其中一員,由此,他搖身一變,成為“中央首長”。在“文化大革命”中,紅衛兵都這樣稱呼他。

    關鋒在“文革”中干的比較大的事情,是較早提出“揪軍內一小撮”口號,并主持起草了“揪軍內一小撮”內容的“八一社論”。這一口號造成了極大混亂,此后,紅衛兵組織和各地造反派組織趁勢沖擊軍事機關,搶奪槍支彈藥,制造事端。

    然而,毛澤東對動搖人民軍隊是不能容忍的。因而,當周恩來找楊成武談話后,毛澤東就“王、關、戚”的問題做出批示,由周恩來執行,將關鋒和王力抓了起來。

    關鋒“請假檢討”后,先是被關押在釣魚臺2號樓。1967年10月,關鋒和王力一起被押送到北京西山,由北京衛戍區看管。1968年1月,關鋒被關押進秦城監獄。不久,關鋒的黨籍被開除。

    1982年1月,關鋒被釋放。后來一直住在《紅旗》雜志(注:現在的《求是》雜志)的宿舍里,與妻子、孩子共同生活。晚年的關鋒又拿起筆來,開始了他一生所愛好的寫作。不過,對于“文化大革命”的往事,他不愿意再回首。即使和熟悉的人,凡有談到“文化大革命”的事情,他都回避不談。2005年春,關鋒逝世。

    戚本禹

    戚本禹:“文革”中“戚大帥”

    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王力、關鋒、戚本禹,被并稱為“王、關、戚”。戚本禹雖然在他們三個人中職務最低、資歷最淺,但是,卻是最活躍的一個。一度受到毛澤東的信任,掌握了中央辦公廳的重要權力,在“文革”中被稱為“戚大帥”。

    戚本禹祖籍山東威海,在上海長大。讀中學時,戚本禹加入了共產黨的地下組織。1949年,戚本禹加入中國共產黨。

    由于戚本禹年輕(當時只有18歲),有文化(高中生),入黨不久就被選入中南海做機要工作。上世紀50年代初,中央又把他送到中央團校去學習。他平時愛寫文章,而且文筆很好。因此,他在中南海工作時,很受中央一些“秀才”們的注意。

    1963年8月,戚本禹寫了一篇題為《評李秀成自述》的文章,發表在《歷史研究》上。戚本禹在這篇文章中,把太平天國著名將領李秀成說成是太平天國的“叛徒”,并給李秀成扣上了不少政治帽子。這篇文章立即在文壇上激起了千層浪,引起很大反響。毛澤東看到此文后,表示贊成戚本禹的觀點。這下子,戚本禹出了名,不久,戚本禹出任《紅旗》雜志歷史組組長。

    晚年戚本禹在天安門城樓上1966年5月4日至26日,為了全面發動“文化大革命”,根據毛澤東的指示,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在北京舉行。出席這次會議的有中央政治局委員和有關負責人76人。戚本禹作為《中共通知》(即“五一六通知”)的起草人之一,與江青、張春橋、關鋒一起出席了這次會議。

    開這次會議時,田家英已經被解除了職務。按毛澤東的指示,戚本禹成為實際掌管中央機要的重要人物,又是毛澤東和江青兩個人的秘書,因此,戚本禹成了這次會議上被大家注目的焦點人物,并被選為“中央文化革命小組”成員之一。

    此后,戚本禹表現積極,曾鼓動紅衛兵圍攻中南海,鼓動中南海的造反派揪斗劉少奇、鄧小平、陶鑄夫婦,并沖擊朱德住宅。

    但是,武漢“七二○事件”后,毛澤東認定“中央文革小組”里面的王、關、戚是壞人,于是,毛澤東下決心解決“王、關、戚”問題。

    毛澤東在下決心解決“王、關、戚”問題時,并沒有將戚抓起來,還想爭取他一下。因而,周恩來在執行毛澤東的指示時,沒有動戚本禹。但此后,《紅旗》雜志的造反派、“中央文革”的人員群起攻擊戚本禹,不久,戚本禹也被宣布“請假檢討”,被直接送到秦城監獄。

    十一屆三中全會后,“王、關、戚”三人被重新審理,王力和關鋒被開除了黨籍,但中央決定對他們二人免予起訴;而中央對戚本禹,不但開除了黨籍,還決定起訴至法院。

    晚年戚本禹1983年11月2日,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誣告陷害罪和聚眾打砸搶罪,依法判處戚本禹有期徒刑18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

    1986年初,戚本禹刑滿釋放。釋放后,戚本禹被安排做一點工作。后來,戚本禹在上海某公司任高級職務。據見過他的人說,其精神很好,還是像從前一樣,為人處事仍然有一種“戚大帥”的味道。2016年4月20日7時58分,戚本禹在上海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