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35dn"><font id="b35dn"></font></var>
<big id="b35dn"></big>
    <span id="b35dn"></span>

<menuitem id="b35dn"></menuitem>

<strike id="b35dn"><strike id="b35dn"></strike></strike>

    <dl id="b35dn"></dl>

    <track id="b35dn"><progress id="b35dn"><th id="b35dn"></th></progress></track>
    當前位置:佛山市強澤鋼鐵貿易有限公司歷史歷史上輔公祏發動叛亂,最終結局如何?
    歷史上輔公祏發動叛亂,最終結局如何?
    2022-07-08

    大唐立國初期,江南地區是發生過叛亂的,輔公祏發動叛亂,建國稱帝,國號為宋,使得江南一帶動蕩再起。感興趣的讀者和趣歷史小編一起來看看吧!

    當時是,唐軍已經武力平定了那方最大的割據勢力,蕭銑,而割據江南的杜伏威,見唐軍勢大,是有意歸附的,就直接入朝了。

    《資治通鑒.唐紀六》世民擊徐圓朗,下十馀城,聲震淮、泗,杜伏威懼,請入朝。

    在唐代一統戰爭進展順利之下,杜伏威不想打了,江南之地雖然還算富裕,不過已然沒有足夠的軍事力量和唐軍相抗了。

    更何況,杜伏威入朝的時間,是武德五年,也就是公元622年,這個時候,隋末割據各方的主要實力都相繼被滅,唐代已經實現了對中原和南方的大致一統,這個時候,僅憑江南一地,是掀不起大風浪的。

    所以說杜伏威主動歸附是最好的結果。

    輔公祏的反叛就是在杜伏威入朝之后,不想臣服李唐,趁機起兵反叛的。

    杜伏威入朝時,其實做好了準備,防備輔公祏搞事情,畢竟自己入朝了,如果自己的地盤突然發生叛亂的話,那么自己容易小命不保,而且自己也解釋不清啊,誰了解輔公祏會不會以自己的名義起兵。

    所以杜伏威是把兵權交予王雄誕的,而且臨走前,千叮嚀萬囑咐,告訴王雄誕,如果自己在長安無事,就不要讓輔公祏動。

    畢竟杜伏威是最了解輔公祏,他了解,自己走后,輔公祏肯定要搞些動作,加之其在江南一帶還有威望,可以一呼百應,杜伏威是把自己小命交給王雄誕了,他也害怕,萬一輔公祏這的造反了,自己的腦袋會不會被砍下,給唐軍祭旗。

    可是最終王雄誕還是沒能壓制輔公祏,主要還是他沒有足夠的謀略吧,被輔公祏給騙了,輔公祏謊稱,自己收到了杜伏威的來信,杜伏威懷疑王雄誕有二心,結果王雄誕就相信了,不理世事了,輔公祏趁機奪取了兵權,并且安插自己的人馬。

    王雄誕沒有核驗消息的準確性,其實他完全可以寫信給杜伏威求證一下的,但是他沒有,是直接撂挑子了,等到輔公祏控制了兵權,準備反叛的時候,王雄誕得知真相,想反抗已經晚了。

    最終王雄誕被殺,輔公祏拉起大旗反唐了。

    《資治通鑒.唐紀六》雄誕善撫士卒,得其死力,又約束嚴整,每破城邑,秋毫無犯。死之日,江南軍中及民間皆為之流涕。公祏又詐稱伏威不得還江南,貽書令其起兵,大修鎧仗,運糧儲。尋稱帝于丹楊,國號宋,修陳故宮室而居之。

    可以說輔公祏起事之初就落了下成,因為王雄誕頗得人心,他被殺,輔公祏就丟掉了人心啊,同時他有急于起事,假稱杜伏威想會江南,但是被李唐扣押,自己得到了杜伏威的書信,讓他厲兵秣馬,準備戰事。

    這輔公祏就是想害死杜伏威了,他希望這些話傳到李淵耳朵里去,借李淵之手殺了杜伏威,結果也算是達到了吧。

    雖然歷史上沒有記載李氏父子因為輔公祏的叛亂而懲治杜伏威,可是輔公祏反叛,他杜伏威難脫干系啊,歷史記載他是暴斃的,真相究竟是被殺,還是驚恐之下,郁郁而終,我們是不得而知了。

    而杜伏威的義子,闞陵,是參與了對輔公祏的征討的,他憑借自己在江南軍中的威信,動搖了輔公祏的軍心,是平定江南之亂的功臣,原本他是等著封賞的,可是在唐軍統帥李孝恭沒收反賊財產時,把杜伏威的財產也抄沒了,闞陵不滿,和李孝恭大吵了一架,結果被李孝恭扣上罪名,說杜伏威父子才是反叛的幕后主使。

    結果闞陵被殺,死去的杜伏威也被李淵剝奪了官職和爵位。

    這都是輔公祏的“功勞”啊。

    話說回來,李淵見江南叛亂再起,趕緊下令軍隊討逆。

    《新唐書.李靖傳》輔公祏據丹陽反,詔孝恭為帥,召靖入朝受方略,副孝恭東討,李世勣等七總管皆受節度。

    李淵以宗室李孝恭為帥,命名將李靖做他的副手,節制七位總管,集結重兵圍剿輔公祏,他的意圖很明顯,就是盡快滅了輔公祏,以免事態擴大。

    同時讓李孝恭為帥,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事情發生,李淵可不想,討逆軍隊一上去,把旗幟一換,也成為叛軍了。

    面對唐軍軍隊來襲,輔公祏的戰略就是拖。

    《新唐書.李靖傳》公祏遣馮惠亮以舟師三萬屯當涂,陳正通步騎二萬屯青林,自梁山連鎖以斷江道。筑卻月城,延袤十余里,為犄角。

    輔公祏命手下兩員大將,統軍5萬余眾,分兵屯駐當涂和青林,在長江安置鐵鏈,攔截唐軍的戰船,同時陸地上,建造營寨,陳正通屯兵青林,和馮惠亮互為犄角,抵御唐軍的進攻。

    顯然輔公祏的部隊就沒有主動進攻的意思,他們采取了絕對的守勢,依托地利優勢,不讓唐軍順江南下,一時間,唐軍諸將,都表示,這仗不好打,不可強攻。

    簡單來說,輔公祏也了解自己有幾斤幾兩,他明白,自己沒有正面和唐軍一戰的實力,所以他要做的就是,讓自己的防守足夠強,令唐軍吃不掉自己,輔公祏希望的局面是,李唐承認自己存在的事實,之后稱臣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依然是皇帝,宋國的皇帝。

    因此,輔公祏的部隊,就是把唐軍拖在當涂一線。

    當時唐軍很多將領建議,不要和馮惠亮的先鋒部隊較量,直接繞道,奇襲丹陽,也就是今天的南京,輔公祏的老巢。

    可是李靖是不同意的,他認為,如果唐軍奇襲丹陽久攻不下,馮惠亮率部回援,那么唐軍將在堅城之下,腹背受敵,而且馮惠亮所率的部隊,善于野戰,那樣的話,對唐軍是很不利的。

    想要平定輔公祏,最有把握的打法就是,正面擊潰馮惠亮,陳正通,擊敗輔公祏的主力部隊,那樣的話,軍隊順江而下,直抵丹陽,輔公祏不戰自潰。

    當然,唐軍也沒有蠻干,直接強行攻城。

    《新唐書.宗室傳》公祏將馮惠亮等拒嶮邀戰,孝恭堅壁不出,遣奇兵絕餉道,賊饑,夜薄營,孝恭臥不動。

    唐軍的打法是常見的戰術,就是斷了敵軍的糧道,輔公祏的兵力不足以維持后方丹陽和前線之間的運輸線足夠安全,他沒有那么多兵力。

    所以唐軍可以輕易斷掉他們的糧道,而唐軍糧道則很是安全。

    這樣的話,馮惠亮,陳正通想要拖時間是絕對不可能的。

    迫于糧道被斷的窘境,他們只能嘗試主動進攻,而唐軍則是穩坐釣魚臺,心中一點都不慌。

    之后,李靖看準時間,待敵軍被消磨的戰力大減之時,發動了對敵軍的總攻。

    《新唐書.李靖傳》靖率黃君漢等水陸皆進,苦戰,殺傷萬余人,惠亮等亡去。靖將輕兵至丹陽,公祏懼,眾尚多,不能戰,乃出走,禽之,江南平。

    唐軍正面強攻,敵軍潰敗,唐軍直抵丹陽城下,輔公祏出城而逃,最后還是被抓到了,斬首示眾,傳首于長安,江南徹底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