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35dn"><font id="b35dn"></font></var>
<big id="b35dn"></big>
    <span id="b35dn"></span>

<menuitem id="b35dn"></menuitem>

<strike id="b35dn"><strike id="b35dn"></strike></strike>

    <dl id="b35dn"></dl>

    <track id="b35dn"><progress id="b35dn"><th id="b35dn"></th></progress></track>
    當前位置:佛山市強澤鋼鐵貿易有限公司歷史呂蒙臨死時為何薦朱然而不薦功勞更大的陸遜?
    呂蒙臨死時為何薦朱然而不薦功勞更大的陸遜?
    2022-07-08

    據史記載,虎威將軍呂蒙病篤。權問曰:“卿如不起,誰可代者?”蒙對曰:“朱然膽守有余,愚以為可任?!泵勺?,權假然節,鎮江陵。

    觀此,我心里就產生了一個疑問;為什么呂蒙不推薦陸遜呢?是朱然更有潛質?是陸遜之才不及朱然?是出于朱然與孫權有發小之誼的考慮?還是另有隱情?另外,呂蒙去世前不久,荊州之戰前,為什么讓陸遜代自己督陸口,而不用朱然呢?是朱然名氣大,不符合“未有遠名”的考慮嗎?而既然在荊州之戰中已經選擇陸遜做自己得主要助手,又為何在荊州之戰不久之后臨終之前又舉薦朱然代己,而不是陸遜呢?是陸遜在荊州之戰中表現不出色嗎?還是朱然表現的更出色?又,既然“蒙卒,權假然節”。朱然代替呂蒙為東吳主將的地位已順理成章了,為何在不久后的夷陵大戰前孫權又臨時啟用陸遜為總指揮,而不是順理成章的朱然呢?

    首先,朱然比陸遜更有潛質更有才嗎?這似乎不成立,雖然二人都是討平山岳起家,但朱然并不比陸遜做的更多,反而似乎陸遜比朱然作的更好一些。至于,是出于朱然與孫權有發小之誼的考慮。這似乎還說的過去,但也不盡合理,朱然與孫權是發小,陸遜還是孫權的侄女婿呢。荊州之戰前呂蒙不用朱然代自己守陸口,是因為朱然的名氣大嗎?既然朱`陸二人這之前作的工作都差不多,怎么可能朱然比陸遜名氣大?陸遜在荊州之戰中表現不出色嗎?這似乎更不合理,且不說前期陸遜的“示弱驕敵”之術使得多漂亮。就是在戰斗中,陸遜以偏師深入,破敵數城,斬俘數萬,成功阻敵歸路的戰績也比呂蒙的主力部隊以勸降為主的戰績來得困難的多。而朱然在此戰中不過是和潘章一起率5000精兵,追斬如喪家之犬的關氏父子而已。而且,他們擅作主張殺死關羽的做法,恐怕是有疑問的。

    那么,既然陸遜并未出現什么失誤,而朱然也并未表現出更高明的地方,呂蒙為何不舉薦功勞更大的陸遜,而是提拔朱然呢。通過上邊分析,我們將不得不得出一個雖然不愿接受,但卻最能講的通的結論;呂蒙在陸口重用陸遜,是因為在當時呂蒙需要一個能幫助自己實現宏圖大業得人才,他只能惟才是舉,不會有其他的想法。而臨終前呂蒙在挑選接班人時,卻不愿讓一個有可能超越自己,掩蓋自己光輝得人來代替自己。于是就選擇了和自己最想像,才能看來也難以超越自己的朱然來代替自己。

    而孫權呢,在當時形勢相對平靜的時候,用誰不是用,朱然也不錯,還不用駁呂蒙的面子,當然也就順水推舟“假節朱然”了??墒且坏┑搅耸駶h大軍壓境,形式危機重重之時,孫權就不得不慎重考慮,優中選優了。至于呂蒙的面子問題早就拋到九宵云外了。

    最后,還有一點值得我們注意,荊州之戰后,陸遜并沒有因為朱然凌駕于自己之上而表現出不滿。夷陵之戰前朱然也沒有因為陸遜“搶班奪權”而心懷怨氣。他們都表現的兢兢業業,忍辱負重??梢娝麄兌际切貞烟故幍木?。

    三國諸葛亮的八卦陣是怎么被陸遜破掉的?

    黃承彥是諸葛亮的岳父,當蜀漢劉備被陸遜火燒連營,大敗而歸的時候,陸遜進入了諸葛亮早先做好的埋伏圈,八陣圖中,原本陸遜必定死于八陣圖,可是黃承彥卻出面救了陸遜。作為岳父的黃承彥,為何要救自己女婿的死對頭呢?

    《三國演義》中有一處文字頗耐人尋味。小說八十四回名為《陸遜營燒七百里,孔明巧布八陣圖》 ,在劉備兵敗之后,陸遜去追,追到江邊,看到幾堆亂石,可亂石中卻隱隱有殺氣流露。陸遜大疑,尋訪當地百姓詢問,說是諸葛亮在入川之時,曾經在此地布陣,因此陣中經常有云起涌出。陸遜到山頂觀看之后料定無事,以為不過是惑人之術,便率軍進入陣中。

    可不料剛進入就飛沙走石,狂風大作,急忙退兵,卻找不到歸路。此時有一老者出現,將陸遜帶出險地。此老如此講述:“老夫乃諸葛孔明之岳父黃承彥也。昔小婿入川之時,于此布下石陣,名八陣圖。臨去之時,曾分付老夫道:后有東吳大將迷于陣中,莫要引他出來。老夫適于山巖之上,見將軍從死門而入,料想不識此陣,必為所迷。老夫平生好善,不忍將軍陷沒于此,故特自生門引出也?!?/p>

    此段文字有多處不可解。我們看看諸葛亮為何要布下八陣圖。布下八陣圖的時間還是在幾年之前,當時劉備假借平定張魯的名義入川,之后諸葛亮偕同趙云、張飛等人同去川蜀,將荊州留給了關羽。而在經過夔關之時,沿江設下此陣。陣法有一個很大的局限,不能隨便移動,因此最大的功用是用來防守。諸葛亮就是擔心一旦荊州有事,可以用八陣圖阻擋敵軍,而此時劉備戰敗,陸遜率軍追擊,正是八陣圖發揮作用的時刻。黃承彥棄殺敵最好時機而不用,此一不可解。

    莫非是事前諸葛亮改變主意,指示黃承彥如此?馬良曾經問諸葛亮,一旦劉備戰敗,成都將如何面對。諸葛亮說,陸遜必定不敢來追。馬良問原因,諸葛亮說,當年入川的時候,就在魚腹浦埋伏下十萬雄兵。馬良說自己來往魚腹浦多次,根本沒有見到一兵一卒。諸葛亮說,不用多慮,以后自然就明白了。從此段文字可以看出,諸葛亮根本沒有改變當初的決定,是非常希望以八陣圖來大敗吳軍的。黃承彥棄諸葛亮殷切囑托于不顧,此二不可解。

    那是否黃承彥此人昏聵,諸葛亮所托非人?不是。黃承彥本是荊州名士,和龐德公是至交好友,和司馬徽等人也交情匪淺,崔州平、徐庶等人都對黃承彥非常敬仰,可以說德高望重,加上是諸葛亮岳父,正是托付大事的上佳人選。而且,從黃承彥出場詩《梁甫吟》中,也可以看出此人超脫名利,目光如炬,是一位真正的智者。以黃承彥之德,以岳父之尊,竟然做出如此昏聵悖亂之事,此三不可解。那為何黃承彥如此呢?我們細細品味黃承彥的話語和當時天下之局勢,自然可以了解其中三昧。

    黃承彥在和陸遜的對答中明確的說出了自己救出陸遜的原因:“老夫平生好善,不忍將軍陷沒于此,故特自生門引出也?!笨墒聦嵅⒎悄敲春唵?。黃承彥真正的目的是拯救蜀漢,拯救他的女婿諸葛亮。在劉備夾江七百里下寨的消息傳到了成都之時,諸葛亮大驚,說在地勢低下之處扎營,是兵家大忌,加上連營七百里,前后如何傳遞號令。何況天氣炎熱,草木干燥,一旦對方用火攻,如何來解救。

    諸葛亮不禁悲嘆:“漢朝氣數休矣!”了解三國的朋友都知道,在劉備攻吳之前,蜀漢擁有川蜀和荊州,且大勝曹操,取得了攻取天下的優勢。而夷陵兵敗之后,蜀國精銳盡喪,民眾怨言大起,加上荊州失去,從此失去了爭奪天下的可能。諸葛亮的悲嘆,正是源自于此。

    而北方的曹丕,在了解到劉備下寨布局之后,以為:“陸遜若勝,必盡舉吳兵去取西川;吳兵遠去,國中空虛,朕虛托以兵助戰,令三路一齊進兵,東吳唾手可取也?!辈茇щm然才智不及曹操,然奸詐如出一轍。而這一點,黃承彥當然也會知道。黃承彥家在荊州是世家大族,在劉表之時,劉表后妻蔡氏,是黃承彥的妻妹,黃承彥自己也在荊州士林有崇高的威望。

    赤壁之戰之后,荊州歸于劉備,作為軍師諸葛亮的岳父自然同樣為朝野敬重。劉備攻吳,節節勝利,當時的荊州,大部分依然是蜀漢掌握,黃承彥雖然號稱歸隱,想必對軍前局勢也了若指掌。曹丕都能準確的做出判斷,作為一位有非常遠見的智者,黃承彥當然也能夠準確判斷天下局勢。

    于是,東吳軍隊進攻蜀漢,進軍八陣圖,勢必大敗,主將陸遜甚至可能身亡于其中。這對于蜀漢是好事,但更是壞事。當東吳的主力部隊在八陣圖中消耗,甚至主將死去之后,面對強大的魏國部隊,吳國勢必土崩瓦解。而一旦失去了強援,此時的蜀漢無力獨自對抗曹魏,不久就會被擁有中原和江東的曹魏迅速消滅,天下一統歸于曹魏。這是黃承彥不愿意看到的。

    于是,黃承彥在沒有得到諸葛亮的指示下,把陸遜帶出了八陣圖,保存了東吳的主力。而陸遜在得知魏國大軍來犯,也立刻回軍抵御,蜀漢得以喘息。既然,黃承彥知道救出陸遜對于蜀漢是如此重要,為什么不說是諸葛亮的命令,而把美名歸于自己呢?還有,我們翻遍《三國演義》,在救出陸遜之后,黃承彥也再也沒有出場。對于這樣一位有大功于蜀漢的人,劉備也好,諸葛亮也好,為什么沒有任何表彰的跡象?因為當時劉備還活著。

    在劉備出兵東吳前后,劉備和諸葛亮的關系已經非常微妙,甚至可以說有些排斥。在以往的十多年中,劉備無論大小事都會征求諸葛亮的意見,可此次傾國出征東吳卻沒有,甚至在出兵之后也事事獨斷專行,尤其不聽所謂丞相的意見。

    在劉備兵敗之后,面對諸葛亮,劉備心中極為愧疚,可愧疚同時又有幾分猜忌。對當時與東吳的政策,劉備也持對抗意見,因此朝廷上下都無意和東吳交好。黃承彥這樣私自放走東吳主帥的行為當然得不到蜀漢官方的表彰。作為女婿的諸葛亮當然能夠明白岳父的苦心,可面對一臉病容,對東吳充滿仇恨的劉備,諸葛亮也只能選擇沉默。

    于是,失去荊州,主力盡喪的蜀漢,龜縮在四川,舔舐傷口,等待時機。到劉備在白帝城去世之后,諸葛亮不顧朝廷上下的眾多非議,堅持和東吳聯盟,并主動派使者前往東吳修好,重新建立起孫劉聯盟。但因為是陸遜間接害死劉備,就算是東吳眾人皆可原諒,營救陸遜絕不可原諒,于是黃承彥依然沉寂了下去。

    不過,黃承彥本來就是一位淡泊名利,看淡榮辱的隱士,以他的修為,更不會在乎這些世俗的榮譽,只要對女婿諸葛亮好,一切都已經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