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季泠月停下动作,蹙眉打了个喷嚏。

蓝妩往里缩了缩,不好意思道:“要不,我先洗……”

话还未说完,女人的手掌就按在她胸口,一身衣裳尽数消失的同时,身上也迅速敷上一层凉意,像是被水浸洗过一般。季泠月幽幽瞧了她一眼,一只手滑入她搭在脑袋旁的指缝,另一只手则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你总叫我生气。”

光滑的皮肤和粗糙的布料蹭在了一起,蓝妩微微蹙眉,被亲吻着无法说话,便伸出空闲的手,摸索着去扯季泠月的衣裳,扯了几下没扯掉,反倒因为走神被咬了一口。

“唔……”

她蹙起眉,泪盈盈看着季泠月,很快,被咬的地方又被湿热的唇舌含住,季泠月将她的手搭到自己胸口,含糊不清道:“笨,你都不会用法术吗?”

蓝妩眨了下眼,顺从地将她的亵衣变走,掌心贴合到身体上时,季泠月忍不住低吟一声,一边垂首亲吻她的脖颈,一边低喃道:“真不公平……”

“什么不公平?”

“当然是你啊,总有那么多人围着你、喜欢你,只有我在吃醋生闷气,你都不会有这种感觉。”

蓝妩断断续续道:“我,我有的……”

季泠月抬眸瞧她,女人秀眉微蹙,气喘道:“以前在昊辰山,你就受欢迎,庆子白就不说了,你那小师弟,还有萱玉,都是在我离开的日子里认识你的……还有后来,在炎境,你也认识了许多新的人,她们和你待在一起的时间,都比我要长……”

“这能怪谁,”指尖顺着小腹往下滑去,感受到意料之中的潮湿,季泠月唇角掀起一点笑,懒洋洋道:“还不都是你跑掉了。”

“嗯……”蓝妩闷哼一声,意识逐渐朦胧,却听女人淡淡道:“蓝妩,我虽然喜欢清净,但我并不喜欢永远一个人,你不在我身边,我要是再一个朋友也不交的话,就太可怜了。”

无法言喻的快感如潮水般涌来,蓝妩颤抖着吸了一口气,身体不自觉随着她的动作晃动,背后也生出了一层薄汗:“没,没关系。”

“什么没关系?”

她勾住季泠月的脖子,沙哑道:“以后我陪你的时间……会比她们都要久。”

季泠月眨了下眼,歪过脑袋:“你是怕我折腾你,才说这些甜言蜜语吗?”

蓝妩一怔,抿唇笑了下:“那你喜欢吗?”

“喜欢,”季泠月亲了下她近在咫尺的粉嫩耳垂,低语道:“但我不会改主意的。”

她将蓝妩翻了个身,从背后压住她,手腕晃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蓝妩蓦地抓紧身下的床单,嗯嗯呜呜地哼了一会儿,泪珠啪嗒落下:“你……小心眼……”

季泠月眯了眯眼,低头在她颈子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暧昧的痕迹:“就算我是小心眼,你也得喜欢我。”说完,又补充:“不准用法术把它们消掉。”

“可我……明日,明日还要见山叶……”

“她又不是没见过,”季泠月顺着她的脊柱往下亲:“以前在昊辰山,她住隔壁……你还偏要欺负我,你难道都忘了吗?”

蓝妩迷迷瞪瞪想了一会儿:“可我又没让她瞧见。”

“我让她瞧见了。”

“……”蓝妩眨巴一下眼,忽然惊醒了一些:“什么时候!”

“就是刚在一起的时候。”她抿了抿唇,别扭道:“谁叫你们……你们那段时间关系那么好,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蓝妩瞪圆眼睛:“难怪……”

话还没说完,灼热的吻已经落到她后腰上,还在继续往下,蓝妩蓦地一抖,眼泪像断线珠子似的往下掉,不过一会儿,就哀哀唤道:“阿月,阿月……”

季泠月无奈,舔了舔湿漉漉的嘴唇,爬上来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蓝妩摇头:“舒服,但是……硌得慌。”

女人一愣:“什么硌得慌?”

蓝妩咬了咬唇,嗔怪地看她一眼:“珍珠,到处都是,硌得慌。”

春夜的雨淅淅沥沥落下,屋檐下也挂了一道朦胧水幕,寒意透过窗子渗入室内,蓝妩在睡梦中蹙起眉头,下意识把手臂缩进被窝,嘴里也咕哝了一句什么。

“嗯?”季泠月以为她醒了,翻过身才发现她只露出个毛茸茸的脑袋,便凑过去从背后拥住她。

鼻间能嗅到女人身上馥郁的气息,不远处床头的盒子里则堆放着整整齐齐几十颗珍珠,屋里烛火劈啪作响,她在这种安宁的环境里餍足地眯起眼,感觉身体都懒洋洋懈怠下来。

不久,蓝妩翻过身,在季泠月肩膀上蹭了蹭,轻柔的呼吸洒在她颈窝,痒痒的。她抿了抿唇,想要后退躲开,女人却不满地哼唧起来,手臂搭在她腰上,两条腿也紧紧缠着她的腿,活像只黏人的八爪章鱼,季泠月呼出一口气,不再动弹,脑子里却开始神游物外,怀疑起蓝妩是不是在梦里将她当成暖炉了。

这时,本与她缠在一起的双腿忽然蜷了起来,不轻不重地往上蹭了下。

“唔……”她闷哼一声,讶异地看向蓝妩,发现她眉眼低垂,呼吸均匀,依旧是睡得香甜的模样。

蓝妩应该还没坏心眼到装睡逗她的地步吧?

季泠月犹豫了会儿,小心翼翼跨到蓝妩的一条大腿上,接着低下头,轻轻吻住她的唇角。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入海》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将进酒

将进酒

唐酒卿
【有修改提示皆是在解锁中】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圣旨救不了我的兵,朝廷喂不饱我的马
言情全本163万字
穿成咸鱼的我每天都想唱歌

穿成咸鱼的我每天都想唱歌

摘星怪
一觉醒来,薄岁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耽美灵异文中。这本书中主角攻是特殊事件管理局挂名大佬,主角受是天师世家继承人。而他,只是一个和主角攻受住在同一栋楼中的咸鱼炮灰。好在咸鱼很安全,薄岁松了口气。然而直到某天夜里,薄岁发现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的安全。他的头发不受控制的生长,半夜之时总是充满爱怜的环绕着他,眼睛在看着镜子时变成了异色,好像瞳孔之外还有另一副颜色。薄岁隐隐发现自己好像觉醒了什么莫名其妙的东
言情全本81万字
诟病

诟病

池总渣
在标记消失之前,回到我身边。祁薄言每一次登台表演,手腕上始终缠绕一根磁带。记录的内容,只有祁薄言听过,唯有纪望知道,那是最隐秘最私人的内容。是接受痛苦,给予欢愉的声音。AlphaxAlpha明星攻x演员受标签:ABO娱乐圈破镜重圆强强HE
言情全本48万字
判官

判官

木苏里
花里胡哨的“菜鸡”x住着豪宅的穷比判官这一脉曾经有过一位祖师爷,声名显赫现在却无人敢提,提就是他不得好死。只有闻时还算守规矩,每日拜着祖师青面獠牙、花红柳绿的画像,结果拜来了一位病歪歪的房客。房客站在画像前问:这谁画的?闻时:我。……别问,问就是感动。封面感谢@风漱
言情全本147万字
入局

入局

耳东兔子
【文案】:余果挣扎在这座城市的边缘,却被一个冷峻面瘫的男人强势入侵。看腹黑大boss如果一步步将大龄女青年据为已有……关键词搜索:余果、江昊、郑永东、三角恋文案无能,大家直接戳第一章吧,故事是从两年后两人重逢开始讲起的。男主占有欲很强。内容标签:豪门世家俊杰爱情战争都市情缘主角:江昊、余果、郑永东┃配角:江瑾言、沈君成、温为东等太子爷一干人等┃其它:狗血一盆、肉汁美味、1v1
言情全本25万字
囚爱

囚爱

聚散依依
只因一张相似的脸,她被恶魔囚禁身下。男人扬起眼角邪魅的眼神,勾起凉薄的唇,不顾女人满眼的恐惧,修长手指缓缓挑开她的衣衫,无情的挑逗,这是恶魔的索取,也是报复!一夜欢爱,她不得为了一段虚假的爱而甘愿被恶魔禁锢,任由他将自己困在他精心设计的复仇牢笼里予取予求,生不如死。然而真相大白后恶魔才发现他…
言情连载11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