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淳县衙后堂,徐豪听闻郑辉已两日未归卫所,登时觉得情况不妙。

他从太师椅上起身,在堂上踱了两步,让心腹去把海会找来。

自从擒拿池舟失败,海会就托病告假,避而不见,显是要把自己摘出来。但此刻,最熟悉永淳的是他,须得他来收个尾。

心腹应着,刚要去办,却见个侍卫匆匆跑来,急声道:“禀大人,方御史到了,已进东门。”

方御史,即方琼,广西道巡按御史之一,甚是廉洁奉公,刚正不阿,上任短短一年,已查办贪官四人,纠核刑案六起,所到之处,百姓欢迎,官员瑟瑟。

他怎么回来?他不是正巡按南宁府吗?

徐豪来不及细想,吏房王寅急急到了堂下:“大人,御史巡按,按例需知县大人迎接,您看现在,谁人合适?”做了十多年胥吏,第一次有御史前来,王寅毫无接待经验,不免着慌,肩膀抖着,牙齿也打颤。

“慌什么!本府在此,定然出不了差错。”徐豪一甩袖子,“来人,更衣。”

话音未落,就见门吏狂奔着大喊:“御史大人已至,御史大人已至!”

来得这么快!徐豪心下一凛,让王寅先行带人去门外侍候,他则叮嘱了心腹几句,这才快步前去相迎。

“御史大人到来,下官未能远迎,还请恕罪。”徐豪躬身同方琼见礼。

“大人公务繁忙,不需繁礼,我只是路过,口渴,想讨杯茶吃。”方琼下马,轻声道,标准的国字脸上两道剑眉,配着板正的六尺身材,一身獬豸补子绿绸公服,端的是官威严严。

徐豪见他身后不过十几人,心下稍安,笑道:“永淳僻陋,只得粗茶,大人不嫌弃才好。”

“大人请!”

*

徐豪请方琼入后堂,奉在上首,王寅亲自端茶。

一盏茶毕,方琼缓缓开口:“是我糊涂了!竟劳驾徐大人,知县何在?”

王寅正给他添茶,闻言,手一抖,茶壶差点落地,茶汤洒落,就着巳时日光,在地上画了半个圆。

徐豪起身,正声道:“回禀御史大人,永淳知县池舟,滥用刑罚,致囚犯身死,苦主上告,下官前来询问,他竟畏罪潜逃。”

“是么?”方琼瞥他一眼,“可有证据?”

“证据确凿,尸身见在。但人证亡故,亦是池舟下毒杀害。”

方琼点头:“巧了,我这也接到信,说池舟种种罪行,还有人证。徐大人,咱们一起见见,如何?”

徐豪一怔,来不及开口,方琼已命随从带人上来。

两个头罩黑布袋的人,被推进堂里跪下。

徐豪睁眼,注意到那随从腰间弯刀,不是侍卫常用的柳叶刀,而是一把云头刀。

这云头刀,多是江湖刀客使用,徐豪心头冒上个问号,刚要请教,那随从已摘下证人头上的黑布袋。

徐豪愣住,那证人居然是郑辉,另一个从服色看,是个旗长。

郑辉满脸泪痕,呜呜呜呜地望着徐豪,想说却说不出来,因为嘴中塞着布巾。

“让他说话。”方琼道,谢飞立刻拿下布巾。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