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谭行牵着洛栀上了二楼,这里视野更好,她们选了临窗的桌子,底下发生的一切无所遁形。

谭行拒绝了兔子们的服务,“栀栀,知道为什么我明明不喜欢他们却还要坐在这里看着吗?”

洛栀摇头,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了,她现在脑子里很乱。

“你知道人要怎么才能成神吗?”

洛栀再次摇头,神这个字眼离她实在是太远了,但在这个诡异的游戏里,这个字同时象征着可怕和希望,她有预感谭行接下来要说的东西很重要,她忐忑地听着,生怕自己错过半个字眼。

谭行注视着她,眼神平静,“人要成神的方法很多,但是对于你们来说有且只有一条,而人选也只能是你。”

仿如一声惊雷,洛栀不可思议地望着谭行,“我吗?我不行的。”

谭行轻笑,缓缓摇头,“不,你可以。”

洛栀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她忍不住再次询问:“就凭我?”

谭行笑着点头,“是的。”

就凭你,敢以凡人之躯硬抗灭世之难,就凭你,以灵魂为容器封印邪器太令,就凭你,轮转十世历遍诸邪初心不改。

谭行又重复了一遍,“这个位面只有你可以。”

其他人可没有这么大的功德,而她也不可能让不曾经受考验的凡人平白成神。

“可是”,洛栀迟疑了,“我有很多缺点的,我做不了神。”

谭行觉得好笑,又有点心软,如果眼前的人换一个,恐怕早已被成神后的好处和力量诱惑,也只有她才会一遍遍推拒。

“神也会有缺点,我的本体尊神,嫉恶如仇又偏执自我,她会因为一人出言不逊而气到满门灭杀,也曾因为稚子垂泪不计成本缔造世界。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神,甚至有好事者将她称为邪神。”

洛栀皱眉,“如果真的只是因为一句话而杀人,这句邪神倒是也不冤枉。”

端起杯子喝了口水,谭行继续道:“的确,面对这种话她是这样回应的。她说‘我辛苦修行近万载,就是为了在遇到这样无端找事之人后能按我的心意叫他付出代价’。”

洛栀还是不忍,“可是那个人的家族做错了什么?怎么能因为一句话统统杀掉?”

谭行将手里的棍子放进洛栀手中,抓着她的手一点点握紧了。

“这就涉及到另一个概念了,你觉得所谓转世轮回,所谓血脉亲人是怎么一回事?”

小棍子入手,洛栀只觉得拿起来很轻,正适合放在手里把玩,再看谭行并没有生气或者不悦,她也不再抵抗,甚至自发学着谭行之前的样子把玩起来。

听到问话,她思考了一番,然后道:“转世轮回就是一个人死后灵魂重新投胎,血脉亲人是指身上流着同样血液的人。”

“那么”,谭行指尖沾水,在桌面写下一个‘灵’字,“通常转世轮回者容貌少有改变,但为什么血脉亲人却总是长得相似?”

洛栀被问住了,今天之前她从没想过这些。

“莫非是因为转世的人一直选择的都是自己曾经所在的人家?”

谭行微微点头,“的确,这是第一选择。”

洛栀震惊了,如果是这样岂不是爷爷变成了孙子?

她想着,也问了出来,谭行并不否认,“你要是这样想也对,世事流转,你又怎么知道你现在的父母曾经不是你某一世的儿女?”

谭行无言以对,只得重拾重心,“那这和灭门有什么关系?”

“尊神的确杀了他们的人身,但是只要灵魂不灭再度投胎是迟早的事。而且尊神真的很懒,如果不是对方找上门要为家族子弟的一言之祸理论尊神也懒得上门。”

洛栀不解,“那他们为什么上门,他们不知道打不过吗?”

“他们知道,只不过尊神平日里还算好说话,他们想要好处,但尊神挚友突传死讯,尊神正伤心,见他们自然懒得‘宽和’。”

洛栀张了张口,最后只憋出来一句,“假如是我,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杀这么多人。”

谭行不知可否,反而换了话题,“我之前本来想把这个消息公布给他们,可我不希望你是被人推着走上这条路,在我从里世界回来前你可以思考利弊,然后告诉我你的选择。”

“好。”

而在洛栀和谭行说话的这段时间,下方发生了不少事情。

四区的人将免费区很多食物可能含有人肉的消息说出,不少人在心里暗暗咒骂谭行,却不得不继续接受,只要他们不想死。

公放过后,过本失败会死已经不是秘密。

卢豫州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的身体比被君演从花园抱来的文彬还要不如。

只见他走到一个售卖素食的窗口前,确认工作人员穿了蓝色衣服,戴了黄色帽子,左胸还有工牌才开口:“你好,我想要一份素食。”

工作人员对他微笑,“客人,请先前往餐厅左侧提取处兑换道具,再用道具兑换食物。”

卢豫州饿极了,对工作人员道过谢便去了提取处,这里有两行小字。

1、一天只能提取一次,请慎重选择。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躺赢无限世界》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