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芰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江琅原说晚上宴请俞随,但谢致找了个锦衣卫来传话,推说自己染了风寒,不宜在席面上露面。

清早还好好的一个人,他身体又不像江琅的这样差,哪会说病就病呢?

谢致往日里有个什么事儿,不管多远多晚,都要自己亲口和江琅说才行。

但他这次找了个锦衣卫传话,并没往江琅这边来。

入夜时分,素珠让人收拾出一间还算宽敞的屋子,摆了好酒好菜,俞随早早地就到了,就是迟迟没等到要赴宴的另外两个人。

江琅撑着伞,疾行于大雨中。

谢致从清早回来后,就瞧着不大对。

他像是有什么心事,话少了许多。

平日里他是最不在意旁人奚落讽刺的话的,但今日因为江让的一顿责骂,他第一次避着没来见江琅。

江琅提着衣裙,低头瞧着路,她神思纷乱,一会儿想着怎么分派银两,一会儿想着江让和谢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还发着热,脑袋昏昏涨涨的,千丝万缕交织缠绕着,她越走越冷,怎么也想不明白。

六月末的洛城潮湿闷热,她没走多久,后背生出一层细汗。

江琅停下脚,顺着伞檐的弧度,望向屋檐切割出的昏暗天空。

“因为阿致相信殿下。”

谢致相信她。

昏黄的天空逐渐被青灰色替代,最后一抹残晖消失在天尽头,天空蓦地暗下来。

谢致......

他真的那么相信她吗?

他说他留在自己身边出谋划策,是要她替周家翻案。

但,若是他根本不是周家子呢?

谢致为什么要这样全心全意地辅佐她、信任她、守护她呢?

“殿下好雅兴,这么晚了,怎么往这边来了?”

突如其来的人声将江琅惊了一跳,她骤然回首,远远瞧见裴玉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跟在了她身后。

“裴大人这是去哪儿啊?”江琅不答反问。

裴玉一笑:“今晚守真不当值,下官约了他煮酒听雨。听说殿下病了,下着雨怎么往外跑呢?”

“裴大人消息灵通,还听说什么了呢?”江琅仍旧不回答,兜兜转转地绕弯子。

“下官听闻今日县衙来了一位贵客啊,临川主簿俞随,他来得倒应景,也够及时。不然不管殿下有多少私库,都要搭在洛城了。”

“本宫哪有什么私库呢,都是原先父皇赏的,为洛城百姓略尽绵薄之力罢了。裴家世代簪缨,裴大人手头若是宽裕,不如接济本宫一些?”

裴玉却说:“殿下挥洒万两的气势去哪了?怎么反伸手找下官要钱了,殿下身边的那位谢千户,不是很中用吗?怎么,连他也没法子了吗。”

裴玉抱着一坛酒,单手撑伞,从容不迫地和江琅擦肩,笑声朗朗:“我竟忘了,淮王殿下今儿一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下了谢致的脸面,谢致心里怕是正恼着呢,哪肯再出力?”

“殿下,有些东西就像是没驯服,硬套上脖圈的虎狼,野性未去,终有咬断绳索,反扑主家的一日。殿下要当心了。”

裴玉说完从容离开,江琅在原地站了会儿,流淌的雨水顺着屋脊往下砸,雨珠在江琅脚边炸裂开,她望着被打湿的裙襦,下意识地扶了扶鬓边的簪子。

碧绿色的玉石触碰着凉凉的。

裴玉的话像是飘扬在风中的飞沙,江琅听过,也就让他随风飘散了。

谢致的过往她并不清楚。

但是江琅不会相信裴玉说的话。

谢致是怎么样的人,她不需要从旁人口中来了解。

如果真要听别人说些什么,她只希望这个人是谢致自己。

锦衣卫住的地方都在一处。

谢致和谭净住对面,他们两个的卧房离众人的居所有一小段距离,江琅到谢致房门外的时候,四下都没什么人。

只有远处一间房屋敞着门,裴玉臂弯里环着一坛酒,袖口也翻上一节,靠在门边上,等待似的看着江琅。

姜钦不知道在房里捣鼓些什么,他也没想到江琅会在这个时候来这边,穿着个露肩的汗衫背对着江琅,翻腾地找什么东西。

江琅没在门口多逗留,她正要抬手敲门,门却自己先开了。

房内似乎也没点灯,比外面还要黑。

门闪出一条缝隙,谢致侧着身子,不动声色地往裴玉的方向睨一眼,他展臂,类似一个保护的动作,护着江琅往房里走。

那日在府衙外,胡亮窥探江琅神色时,谢致也是这般动作。

这样的动作近看不觉,从远处看,尤其是从裴玉那个视角看,就像是谢致揽着江琅的肩头,十分亲昵地往房里进似的。

裴玉挑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谢致,单手扣住酒坛口,朝谢致扬了扬:“谢千户,来喝酒吗?”

不远处传来“咣当”的关门声,裴玉对于谢致沉默的回答心领神会,他耸耸肩,恰逢姜钦从里冒出个头:“谢千户?他不来吧?说来也奇怪,我总觉着他不爱搭理我,可我想了这些天,也没想出自己是哪里得罪了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