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们这些有猫有狗的拼了》转载请注明来源:淘书阁taoshuge.com

“我的电话?”

程渊走过来接过手机,上面是一个熟悉的备注。

不到九点就来电话?程渊的心跳突然更快了。他有些忐忑地接起电话。

“喂……”

还不等他说完,对面的刘千艺就抢先开口。

“赶紧请假回来,你家遭贼了……橙橙!”

她的声音突然变小,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应该是看到那个叫“橙橙”的女孩后将手机放了下来。

“喂?喂!怎么回事啊!”

程渊在这边一头雾水又焦急地大喊,手上也不敢停,迅速拿起自己装着身份证件和钱包的运动腰包往外面跑去。

“哎,程渊,你干嘛去?”

老李靠坐在桌子上正喝着咖啡看他接电话,突然一跃而起的程渊吓得他咖啡都差点洒了。

他连忙拿远杯子,弯腰躲开洒落的咖啡液体。老李咳嗽着狼狈地擦嘴。但回应他的只有程渊匆匆离去的身影。

程渊顶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冲进领导的办公室,将正在撒鱼食的老板吓了一跳。

“老板,我请假回家一趟,急事!!”

说完,也不等人回复,旋风一般从还没来得及关上的门缝里窜了出去。

“哎?哎!程渊?程渊!”老板吓得跟了出来,在门口和也是一头雾水的老李撞了个正着。

“这程渊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接个电话就慌里慌张地跑了,光听到个什么贼啊什么的。”

“贼?”

*

刘千艺的那通电话还通着,但两边已经接不上话了。他冲着手机叫了几声,也都只听见几个陌生的声音在急促地对话。

“……没事吧……阿虎……”

“多亏……阿虎……到处都是血……”

“没见人……”

“找到……”

程渊越听越心惊胆跳,他冲出写字楼,顾不上正在排队打车的人,抢先拉开车门,不好意思地说:

“家里进贼了,有家人受伤,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要赶着回家!”

他踢里哐啷地爬进后座,关了几次门都被包夹住。

程渊将包从门缝里拽进来,哐的一声关上车门:

“师傅!包车去隔壁县。”出租车司机一脸惊讶,刚想摆手拒绝。就被程渊竖起来的手指打断。

“2000!”

“不够我再加!我家里人被小偷打伤了!我得回趟家!”

出租车师傅当然不会受高额佣金的诱惑,但家里有人受伤可是大事,他转回头启动车辆,一脸正色道:

“坐好了,安全带系上,现在就走!”

窗外的风景在高速地行驶的车里看着令人眼晕。程渊完全没有心情看窗外的景色,也不像设想里那样在返程时要好好补觉。

他不停地给刘千艺回拨电话,但那边一直在忙线。

“【哔】——”

他咒骂一声,把手里的包狠狠扔在后座上,继续拨打。就在这一瞬间,另一个电话终于找到间隙接了进来。

是一连串陌生的号码。程渊挂断,手指往下翻了一下,点击刘千艺的号码。

但那个电话锲而不舍地不停往这边拨通,他满面怒气,恶狠狠地接通,打开免提就要骂:

“你!”

“程渊是吗?你家进贼了,阿虎没事。你先往家里赶吧,我们这会正在派……”

后面那个人再说了什么,程渊是一句也没听进去,人像泄了气一样瘫在座位上。

过了好久,才在那边“能听见吗”的问候中找回自己的声音。

“阿胡……咳,阿虎没事吗?”

“没事,就是额头上受了点外伤,这会已经送到宠物医院了。我们现在和物业在派出所报案,你这会儿能往回走吗?”

他沙哑着嗓子:“我包了个车在路上。能给我拍一张阿虎的照片吗?额头伤到哪了?重不重?别的地方有受伤吗?”

“这会儿拍不了,不过……橙橙,来接下电话。”林筝把电话递给正在窗口向民警描述现场的黄橙橙,“你给程渊说下阿虎的情况。”他有点惊着了。林筝做着口型向黄橙橙传达这个讯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森林里的小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