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荻弯受伤,季正不顾罗磊的拼命阻拦,奋力推开罗磊的手,加入战局。

荻弯见季正冲上来,不由地瞪大眼睛地怒斥道:“不是让你跑吗?不要命了吗!”

“可是你很危险。”季正朝荻弯笑了笑,然后使劲想要掰开沈伯的胳膊,沈伯虽然一把年纪了,但力气比季正这种常年不锻炼的小鲜肉大的多,季正努力了半天,还是没有将沈伯和荻弯分开。

而云霜似乎有些厌倦这种猫捉老鼠的攻击游戏,她突然掉转了目标,向着季正来了。

荻弯这边正在焦头烂额,一不留神就没看住季正,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等她反应过来之时,季正已经被云霜抓住了,摔在了角落里。

罗磊这时候也跑上来,他先是一个手刀砍中沈伯,沈伯的身体立刻软了下来,荻弯才得以脱身。

“你怎才来?”荻弯用责怪的眼神看着他,如果他早点出手的话,自己也不至于陷入困境,而季正也不会因为救自己被云霜抓住。

“抱歉,我得优先阿正。”罗磊垂着眼说道。

荻弯抿了抿唇,终究是没再说什么,只是沉默地握紧手里的桃木剑。

是啊,从始至终,他们本来就是雇佣关系,她和罗磊连同事都算不上,她暗自嘲笑自己,年轻了几岁,连想法都开始幼稚了。

罗磊不敢再看荻弯脸上的表情,他闷头冲向季正,试图将他从云霜的手下抢回来。荻弯见状,也挥舞着桃木剑拦住云霜。

云霜见自己手中的猎物要被人抢走,急忙飞扑到罗磊的身上,罗磊正奋力想要救季正,一不小心将自己的后背完全暴露了,只一瞬间,云霜那锋利如钩状的指甲狠狠地抓在了罗磊的背上。

罗磊痛的冷汗直冒,他的衣服被抓破了,背上立刻留下几道黑红的血痕,不停地往外渗着鲜血。但他在刚才被攻击的一瞬间,选择了用身体紧紧地护着了季正。

“磊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罗磊勉强忍着疼痛回答道。

季正被罗磊压在身下,即使被挡住视线,他也感觉到罗磊因为疼痛而僵硬的身体,这是再一次别人为他受伤,一股愧疚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全身,他此时非常痛恨自己是这么没用,什么事情都做不好,而且总是把一切都弄得很糟糕。

眼看着云霜又要向他们攻击过来,季正奋力想要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罗磊,但是罗磊仍旧死死地压着他,企图用自己的身体为季正抵挡,就在云霜尖利的指甲再一次挨到罗磊的时候,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荻弯挥剑斩断了云霜的长甲。

“蠢货,还不快跑!”荻弯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

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得以喘息之机,迅速松开对方,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往另一个方向跑过去。

云霜对于荻弯的攻击非常愤怒,虽然她作为武器的指甲被齐齐削断,但作为一只厉鬼,她能攻击别人的地方远不止于此,她面向荻弯,眼眸中红光闪过。

眼看着云霜要向自己发难,荻弯握着剑的手有些颤抖,刚才她狠命地再一次咬破自己的舌尖,将血喷在桃木剑上,因为她现在没有纯阳血的助力,即使用了这个方法对付云霜这种有道行的老鬼还是很棘手的,所以刚才的一剑并没有给云霜造成很大的实际伤害。

她将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符箓通通一股脑地甩向云霜,这个方法虽然很笨,但为她争取了一点点逃跑的时间,她转身迅速也朝着门的方向跑过去。

谁也没想到的是,这种时候还是出现了意外,工坊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一时间,屋里兵荒马乱。荻弯忍不住爆了粗口,几人忙着撞门,试图能破门而出。

就在这时,屋内响起一声娇喝:“云霜,你的沈知儒在这儿!”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沈嘉颖悄悄跑到了挂满照片的墙边,她的手中抱着一个相框正是她曾曾祖父沈知儒的单人照片,她的声音也成功吸引了云霜的注意力。

见云霜朝着自己飘来,沈嘉颖马上将相框扔给了云霜,云霜竟然一把接住了。然后如珍似宝地将照片抱在怀中。口中含糊不清地轻声唤着师父二字。

也许是云霜对沈如儒这百年间的爱大过于恨,她的黑气竟然奇迹般地慢慢散去了,眼底的猩红也渐渐消失不见,片刻之后,居然慢慢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见此情景,荻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知道现在的云霜,对他们而言,威胁不大了。

荻弯牵起季正的手小心翼翼地靠近云霜,原本沉浸在爱憎之中的云霜猛然抬起了头,季正见状,迅速将荻弯护在身后。

云霜看着他的动作,却微微一笑,“原来师父也习惯将我这样护在身后,你也爱她吗?”

“你误会了,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荻弯从季正身后探出头来解释道。

云霜仍是看着她笑,“小姑娘,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一样的,他看你的眼神就像师父看我一样。”

荻弯:······

云霜接着说道:“我都想起来了。这位少爷,对不住您,那日你装作师父的样子,我又浑浑噩噩地将你当做了他,和你牵了红线······”

这下大家全都明白了,季正当日在这沈宅里参加了开机仪式,而且又做了沈知儒的妆造,让当时神志不清的云霜误以为他是自己的爱人,便将红线给他和自己系上了,季正这是受了无妄之灾,但事已至此,只能尽快解决了这个麻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玄学大佬她只想挣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