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此湖之东》最新章节。

一只人鱼乘船出海,遇见风浪,船沉之后,人鱼下落不明。不过,她很可能是死掉了——因为她的油脂被做成了油灯。

与此同时,银浪湾的入口有一个与人鱼同名的老先生,他说,他的爱人在那艘沉船上。

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贺白帆沉默了一会儿,大概也理不清思绪,于是说:“先往前面走吧。”

冬冬宝贝嘤嘤酱:“qaq嗯。”

两人再度出发,接下来的路程风平浪静,他们顺利抵达甬道尽头的绛红大门。这是一扇形制颇为精致的门,门面以绛红丝绸包裹,绸缎上绘着繁复的符文。

“恭喜您来到【人鱼祭坛】,也许,很多谜团将从这里解开……”

卢也皱起眉头。方才那条怪鱼给他留下了一丝阴影,谁知道这神经病剧情里还会出现什么怪东西?

侠士推门而入,巫女缓步跟上。

沉船里有甬道,有怪鱼,那么再来个祭坛,似乎也很正常。然而这祭坛并不像卢也想象中阴森可怖,相反,与其说是祭坛,不如说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女子闺房。甚至有点寒酸。

房间四四方方,一方梳妆台,一张罗汉床,一只高脚凳,连衣柜都没有。

系统也没给任何提示。

云卷千帆:“好像没什么东西。”

冬冬宝贝嘤嘤酱:“这也不像祭坛呀。”

但这应该就是人鱼的房间了吧?卢也操纵巫女在房间里踱了几步,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巫女来到梳妆台前,这也只是一张普通的木桌,上面立着木质收纳盒——不对,卢也将鼠标放上去,这东西叫“人鱼的梳妆奁”。

梳妆奁?

卢也想起自己在鱼腹中捡到的小玩意。

他打开装备栏,点击人鱼的胭脂,试图将它拖进梳妆奁。就在胭脂碰到梳妆奁的瞬间,“咔哒”一声,抽屉自动打开了。

贺白帆凑过来:“东西可以放进去?”

冬冬宝贝嘤嘤酱:“嗯,我试试。”

卢也依次将胭脂、木梳、发簪、面纱放入梳妆奁。他原本将这四样东西放在同一个抽屉里,然而抽屉却合不上。试了两次之后,卢也将胭脂和面纱放左边抽屉,发簪和木梳放右边抽屉,“叮”地一响,抽屉缓缓合上。看来这人鱼颇有条理,用在脸上的和用在头上的还要分开放置。

系统弹出对话框:“恭喜您完成【往日再溯】之【人鱼梳妆】!梳妆台前发生过什么故事呢?”

耳畔响起一阵轻快的音乐声。梳妆台旁蓦然出现一道女子背影,她穿藕色衣裙,身形单薄,黑发如瀑,看上去很是曼妙。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卢也一惊,爆了句“我靠”。

这女子的面庞,不,那不是面庞,那只是一张怪异的脸。

凸起的鱼眼,矮塌的鼻梁,圆圆的嘴唇。

肤色白皙,但两颊布满黑色鱼鳞。

而且——她的衣袖是空的,走起路来,两条袖子一晃一晃。

云卷千帆:“她是漆狞人鱼,我读取的记忆里她就是这个样子。”

冬冬宝贝嘤嘤酱:“这哪是人鱼啊!”巫女一阵小跑躲到侠士身后,“qaq好吓人。”

云卷千帆:“是有点……”

这应当是一段情景再现。人鱼自顾自在梳妆台前坐下,袖中伸出两条长长的银白色鱼鳍,那鱼鳍拉开抽屉,轻轻一卷,发簪胭脂等物件就被卷到桌面上。

人鱼梳了头,挽了发,涂些胭脂,却又戴上面纱,她起身转了两转,复又坐下,像在等待什么人。

几秒后,又一道人影凭空出现。这人手执画卷,身穿黑衫,应当是个书生,模样倒有几分英俊。他走向人鱼,轻叹一声道:“你怎么又戴上了?在房中不必戴,没人会来的。给我吧,我拿去洗洗。”

人鱼用呆滞的鱼眼望了望他,然后甩甩衣袖,喉间发出一声低沉的“呜——”。

书生无奈,走上前去,轻轻揭下人鱼的面纱。他似乎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与人鱼对视时,眼睛都不眨一下。

书生又道:“今日画坊做成一笔大买卖,定金便付了十两银子,你不必结珠了。”

结珠?这是什么?

人鱼缓缓点头,呆了片刻,她忽然抖抖衣裙,一道亮光闪过。书生俯身拾起地上的珠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