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求王爷开恩,我可以给王爷做牛做马,求王爷放过我吧!”

沐莲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直到现在她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错,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要杀她,可是她不想死。

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她还没有享受到荣华富贵呢!

“司玄,你不能这么做,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

太后也急了,他怎么敢!

“无辜?呵!”

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司玄忍不住冷笑。

“既然她来到了这个世上,就不是无辜的!”

“你...!”

太后直接被他的话给噎死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旁的沐莲哭都不会了,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什么,难道她不能来到这个世上吗?

“太后,莲儿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为什么这么对莲儿?”

沐莲抓着太后的衣襟,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孩子,是哀家对不起你...”

太后哽咽的说道,伸手将人搂在了自己怀里,她知道今日无论如何她们都难逃一死,看着自己的孙女,她的心被揪的生疼。

司玄也懒得看她们祖孙情深的模样,留下暗影处理好后事,他便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寿安宫。

另一边的高公公,那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皇帝弄到了乾丰宫。

“唉...”

看着皇帝生无可恋的模样,高公公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事也不是他能劝的,再说了,就算他劝,那也不好使!

解铃还需系铃人啊!

高公公只盼着摄政王能快点来开导开导皇帝,再这样下去,他担心皇帝真得把自己折腾死了。

只不过他千盼万盼的解铃人,直到天黑了也没出现在乾丰宫,高公公的心也瞬间凉了,这一夜也别消停了。

皇帝的心里何尝不是煎熬,心里是又盼着他能来看看自己,又是害怕见到他,这一整天他都过得浑浑噩噩,就连午膳都没吃。

眼瞅着天色暗了下来,宫里已经开始掌灯了,那道身影还没出现。

皇帝的眼角又红了。

“高盛...”

这是皇帝回来第一次开口,整个声音都沙哑的厉害,连音都破了。

“陛下可要宣太医?”

高公公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这是哪里跑来的野鸭子在乱叫。

皇帝闭着眼摇了摇头,再睁眼时眼里已经有了泪水,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般看着高公公,都不用开口说话,就能让人觉得心疼不已。

看到这一幕,什么之前的相爱相杀,高公公全都抛到了脑后,只剩下满满的担忧与心疼。

“陛下,吃点东西,好好睡上一觉,一切都会过去的。”

高公公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是一个字也不敢提到摄政王,因为他也不知道摄政王究竟是怎么想的。

按理说,摄政王断不会相信太后所说,只是这一天人家也没来乾丰宫,高公公也有些拿不准这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了。

“还能过去吗?”

皇帝可怜巴巴的望着他,眼里的委屈让人不忍心说个不字。

“放心吧陛下,肯定会过去的。”

反正明日是新的一天了,不管怎么样今天也算是过去了,至于其他的,这也不是他说了能算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重生后摄政王对她为所欲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