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妈妈嘴角只是微微扬了扬,礼貌性的笑了笑,可是眼神里面还是满满的严肃,一点笑意都没有。陆源深深觉得,自己的丈母娘是一个比较严厉的人。

到底不是别人,是自个儿丈母娘,陆源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一边慢条斯理的刷墙,一边乐呵呵的对她说:“悠绿装修公司,您听过没有?”

闻妈妈眉毛微微挑了挑,她还真知道。这段时间小区里面有两栋楼的装修,悠绿装修公司给承包了。这小区地段很好,她还想多买一套房,也进去看过装修设计。非常不错。可惜的是,因为zc原因,两栋楼,房子被抢的一干二净。周边的商品房虽然慢了一步,还在打钢架,但是提前购房的价格已经涨了一两千。

话说回装修,说一句戳心的话,自己家里面请人搞的装修,没别人家公司弄的好。

这段时间越想觉得自己家房子的装修不行,得重新翻一下。

这不,临时开车回来取个文件,刚好路过这里看到陆源在刷墙漆,这颜色一下子就把她的心给俘获了。

“什么时候可以设计好方案?价钱是多少?最早什么时候能够去我家弄装修?最迟什么时候能够完工?这些列一个表格,交一份文件给我。你记一下我的电话号码,和我上班的公司地址,书面文件直接邮寄给我就好。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陆源:“……”

老、老婆,救、救命!

你妈我招架不住。

救命也没有用,陆源招架不住,闻知湘更招架不住。他从小到大都在这样的高压环境下长大,陆源觉得他温柔,很照顾人面子,实际上就是因为他经常被他妈妈下面子,知道这种感觉不好受。

晚上两个人在企鹅号上发消息聊天,陆源把白天的事情一说,闻知湘给他发了一个同情的小表情。

陆源给他回了一个委委屈屈的小表情,不过很快又回了他几个加油的大手臂,对他说:【你卧室喜欢什么颜色呀?我给你刷。】

闻知湘:【那要看我妈。我喜欢什么颜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妈喜欢什么颜色。】

陆源:【没事儿,你说说嘛,回头公司开到帝都了,肯定要在帝都买房的。咱俩的卧室,刷你喜欢的颜色。你说了我就先好好记着。】

闻知湘躺在床上笑眯眯的,脸颊微微有些红,那不是因为羞涩,而是因为兴奋。【我又没说答应和你在一起。什么叫做咱俩的卧室?你想的倒美。】

陆源正在聊天框输入消息,结果这时候聊天页面弹出来系统消息——

您和老婆已经连续聊天80天……

从帝都回来已经80天了啊,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感慨,真好,这段时间,老婆都没拉黑过他。

美滋滋的接着输入:【我现在喊你老婆,你都不反驳我了,都喊老婆了,还不是答应跟我在一起了吗?】

闻知湘:【分明是你自己怎么讲都不听,非得死皮赖脸。我可没答应。】

嘴角忍不住一弯,笑容格外甜。因为隔着手机,陆源也看不到闻知湘这俏皮一笑,眼眸狡黠的活泼模样。他只能通过聊天消息,想一想闻知湘现在怀揣着怎样的心情。他猜测,他老婆现在一定在嘴硬,其实应该心情不错。

陆源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继续发:【好吧,既然你没有答应,那我就继续追吧。什么时候老婆你答应了,我就给你一个家。家里你想怎么布置就怎么布置,好不好?挑你喜欢的窗帘,买你喜欢的书桌,洗浴房按你的需求来……我只有一点要求,家里能不能不要买沙发?】

闻知湘:“??”

闻知湘:“!!”

脸一下子就红了,这个人、这个浑人,怎么、怎么老是思想不健康?

闻知湘直接冷笑一声,【依着你这动不动就能惹我生气的大本事,不买沙发,到时候你躺地板吗?】

陆源没有看到“躺地板”三个字眼,他只知道,老婆愿意和他组成一个家。

真好!

老婆心里是有他的!

嘿嘿!

陆源:【睡地板就睡地板,只要老婆愿意跟我一起睡,我睡门外都没关系。】

闻知湘:“……”面色红了又红,恼了又恼,真、真龌龊。

不想搭理他了。

闻知湘:【我要学习了,再、见!】

陆源:“……”都是上床睡觉的时间了,还学习什么呀?不想理他就不想理他,瞧瞧这用的什么借口?肯定又生气了。他家乖乖老爱生气,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谁有老婆了,不想贴贴啊?你有老婆了,你想不想贴贴?

第2天陆源亲自去公司一趟,交代杨雪亲自跟进他丈母娘的单子,按照她的要求和对方进行沟通。态度绝对要好。到时候如果他丈母娘要跟他们公司产生业务往来,那就安排最好的师傅。

当然,面对面跟杨雪交代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只说这个客户非常重要,没说这客户是自己丈母娘。他还没犯浑到那程度。

可是杨雪太聪明了,瞧着陆源这重视的态度,就有了些苗头,开口问他:“该不会是看上人家养的白菜了吧?”

被当成“猪”的陆源:“……”

我跟你说,你说话客气点。

咱俩谁才是大老板呢?

陆源涨红着脸离开,杨雪在后面咯咯发笑。

买了点特产,车上还带着妈妈前几天做的茶油牛肉干,想着闻知湘喜欢喝茶,特意去茶店买了点好茶。听说咖啡很贵来着?笑死,茶才是真正的奢侈饮品。

没事,等到自己把生意做到帝都去、做到全国去、做到国外去,每年给他拜年的人,提过来的茶叶也绝对不会差,十几万,几十万的都有,老婆想喝什么茶就喝什么茶,不够档次那就自个儿出去找老茶种,买!

不过他不怎么爱喝茶,年轻时候爱跟夏文喝雪碧可乐,年纪大了,喜欢喝点养生酒。

开了两个小时的车,把车子停在了室内停车场,收费还好,超过两个小时每小时两元,两个小时以内收费10元。正常的市场价格。保时捷会放在这停两天,打了个出租车去飞机场。

上了飞机,眼罩一戴,等到再醒过来的时候,还有十几分钟就可以下飞机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大博弈》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