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豆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来敲他们的门,林越走过去问:“怎么了?有什么安排吗?”

来敲门的男人是张哥的小弟,他说:“张哥要大家都去甲板上集合,你们也赶紧。”

时穗安他们几个都聚了过来,商量着:“你们说他们为什么一大早就开会,是有什么决定要宣布?”

“不知道,反正一切小心,不能轻举妄动。”梁湛南说。

他们几个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去了甲板,这时候甲板上已经聚集了好几个人,看来张哥是把船上所有人都叫过来了。

张哥看人到的差不多了,就轻咳了一声,笑着说:“兄弟们,咱们船上因为一些意外,死了几个兄弟。咱们现在肯定是不能回国了,咱们偷渡到其他国家,可以不?”

“要是去了外国,我家里人怎么办?”一个大叔高声问了一句。

另一个大哥说:“对啊!我们只会说普通话,去了外国我们语言不通怎么办?”

张哥的一个小弟把手里的刀晃了晃,威胁的意思明显,张哥用手指比了个制止的手势,好商好量的语气道:“你们俩问的问题很好,你要是不想去,你自己回去吧!我不拦你。你看你去哪能找到船带你回去。”

那两个说话的人立即就不吭声了,毕竟他们本来就没有船员证,除了这个船就没有船愿意带他们了。

时穗安小声问梁湛南,“现在怎么办?他们不回国了。”

“等一下看其他人都是什么反应,我们再做决定。”梁湛南安慰道。

张哥又说:“咱们要是去其他国家,肯定是需要一些资金的,要不然经费也不够啊!”他看了看大家,“这样吧!每个兄弟给家里要一万块钱,汇到统一的账户上,咱们用作跑路资金。”

他的这句话一说出口,底下立即响起了小声的议论,员工们上船就是为了挣钱,现在不光一分钱没有拿到,还要他们跟家里要钱,这些人都有很大的怨气。

时穗安首先留意的就是刘哥,见他面上有很多不满,她就知道这下两个老大要有嫌隙了,该他们上场了。

他们所有人排成一排,轮流用卫星电话给家里打电话,每一个家里人听到要一万块钱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发出了疑问,而且家里人都表示没有那么多的钱汇给他们。

一个张哥的寸头小弟问:“张哥,能不能少一些,我们家里确实很穷,要不然我也不会来船上啊!”

“不能少,要不然我们就不够路费了,而且如果每个人都想少一些,那么就没有规矩了,你理解一下哥,可以吗?”张哥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寸头小弟的请求。

寸头小弟沮丧地离开之后,电话传给了下一个人,结果依然不理想。一直传到时穗安的时候,前面的员工也只有一个能拿出一万块钱。

时穗安捏着手机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毫不意外无法接通。她把电话往后传,他们几个人全部都打不通。

张哥走到他们旁边问:“你们几个是怎么回事?我看你们几个年纪小平常很照顾你们,但是现在船上有难,你们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梁湛南说:“张哥,不是我们袖手旁观,而是我们家里人真的联系不上,我们几个都是孤儿院长大的,能养活自己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家人愿意给钱呢?”他的话说的很认真,时穗安觉得自己都快相信了。

这一次的卖惨要钱活动很不成功,张哥表示他们这些没有要到钱的人可以再想想办法,一定要搞到钱才行,如果家人要不到钱,就给亲人、朋友要。

他们几个回去之后,聚在一起讨论着:“刘哥现在很看不上张哥给大家要钱的举动,所以我觉得可以从刘哥这边下手,把他拉到我们阵营。”

梁湛南点点头:“对,现在到我们行动的时候了,以前张哥还想着回家,现在他杀了太多人,已经不敢回去了,而我们的目的依然是回去。”

“还有几个中立派也是想回去的。”司程也说。

“还有张哥自己队里的人,也很不满他要钱的行为,我觉得也可以拉拢一下。”丁甲说。

“我觉得咱们可以分拨行动,同时去说服这几个人,看看哪个能被我们说服成功。”时穗安说。

最后,说服刘哥的任务落在了时穗安和梁湛南头发,他们俩没有犹豫,直接就去了刘哥的舱室。

刘哥看到他们的时候很是惊讶,“你们两个过来干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