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月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谭行在一边暗自撇嘴,乐游的本身是七情结,人类的七情对它来说是可以吸收的能量。

相比于一般的游戏,将人类作为消耗品,乐游算得上人道,为了重复利用甚至制定了基础生命规则。

但是这一切都要结束了,它生出神智不愿意被回收,但是作为灵猫使的谭行势必不会放过它。

在核心规则的制约下,已经接纳谭行进入游戏的乐游无法抽身,又杀不掉她,那它的选择就只剩下一个:关服跑路。

核心规则之七:当游戏本身遭遇毁灭性打击,游戏完整度低于百分之六十,玩家数量低于巅峰期百分之三十且潜在玩家数量少于正式玩家十倍及以上,核心规则四不再起效,准予关服。

据谭行所知,乐游在十界的正式玩家人数并不多,但它在另外九个世界可是分外放肆,巅峰时期的玩家数量高达数百亿。

在十界,它标定的潜在玩家也高达五十亿,可以说几乎是每一个符合玩家身体年龄规定的它都标记了。

而如果想要达成规则七,它只有一个选择:疯狂拉取潜在玩家,将他们转化成正式玩家并弄死,因为如果不死规则七的前半部分就会达不成。

透过轻薄的水雾,谭行嘴角含笑,它一次拉取那么多人,庞杂的能量入体,当然不必继续节省,化个形对它来说易如反掌。

乐游回头,一脸喜悦地看着洛栀和纪燕青,“啊,是你们啊,那些管理员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

说着它苦恼地低头,“可是游戏规则是最重要的,我不能随便破坏哦!”

这话就是在变相拒绝了纪燕青转两万‘看实力’的要求了。

纪燕青本也不指望正能薅到游戏羊毛,当下也不失望,转而问它:“既然规则最重要,那为什么基础生命失效了?”

这件事虽然大家一直有所猜测,但还是第一次正式舞到官方面前,而即使有谭行的确认,纪燕青仍旧想要从游戏这里获得更加准确的信息。

乐游摊手,一副无奈模样,“抱歉啊,这也不是我想的,但是核心规则没有给玩家设立基础生命,有灵猫使监督,我还是按照规则来好了。”

核心规则是没有说要给玩家设立基础生命,但也没有说不能设,乐游就是故意将责任推给谭行。

谭行闻言冷笑一声,但是没有解释。

乐游乖巧地笑,也不说话。

洛栀皱着眉,“阿行,他说的是真的吗?”

谭行嗯了一声。

洛栀张着嘴说不出话,纪燕青拍拍她的手,“别想太多栀栀,他说核心规则没给玩家设立基础生命,又没说不能。”

文字游戏,乐游时常喜欢玩。

乐游听到纪燕青的话没有反驳,只是对他咧嘴一笑,可爱的脸上多了点坏,像个熊孩子。

君沐:“修改游戏规则应该通知玩家,你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合规?”

乐游一脸天真,“我通知了呀!”

玩家面面相觑,通知了?那他们怎么没人看到?

君沐和纪燕青对视一眼,想到了一种可能。

纪燕青嘴角狂抽,“你什么时候通知的?”

乐游乖巧回答:“四月一日啊!”

很好,他们为了躲避玩家守则三的惩罚副本卡时间进入游戏,结果错过了副本更新的游戏规则。

洛栀问谭行,“阿行,这是允许的吗?”

谭行点头,“当然,只要不违背九条核心规则,系统是所有规则的制定者和解释人,而且”,谭行轻笑一声,她能看到系统所修改的规则,“它只是在原先的基础上修改,由于玩家人数不足,直接越过了公示生效。”

乐游坐姿乖巧,大眼睛注视着他们,怎么看怎么可爱。

君沐:“它都修改了什么内容?”

谭行抱臂,“不能说,这不是我的权限。”

乐游竖起一根手指,“黄牌警告一次哦,私自透露副本外信息给副本内玩家。”

谭行看都不看他。

纪燕青语气冷下来,“既然如此你来干什么?耀武扬威?”

乐游乖乖坐好,“不是哦,我是来和谈的。”

乐游和他们解释了规则七,然后说:“没有办法,我总得自救啊,还请你们理解。”

谭行在他解释之时就猜到了系统目的,但只是沉下脸听着。

君沐冷笑:“如果不是你贪心将十界的人都标记潜在玩家根本不用这样!”

乐游摊手,”对的,我道歉,都是我贪心,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最好还是想一下解决办法。“

纪燕青冷冷地盯着他,“你想怎么解决?”

乐游一秒正经:“我还是之前的条件,我可以把除四区以外的部分都给你去交差,还可以放了四区以外的所有玩家,只要你保证不再追击我,灵猫对我的回收就此终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