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淘书阁】地址:taoshuge.com

窗外雾气初散,天色仍是昏暗阴沉。

阮亦周抬手将灯打开,便听到景黎冷着脸回了一句:“谁允许你擅作主张了?”

他心里有些错愕,看向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不解的茫然,依然耐心解释道:“我没有随意决定的意思,这次找你过来,也是同你一起商量。”

见她不回应,只是垂眸沉默,又补充说:“还是你觉得,这个想法不太好?……如果你不喜欢,可以按原来的方案进行。”

他的嗓音温润而不失清冽,如饮一捧山间甘泉,令人心旷神怡。

景黎没想到他会这般耐心解释,甚至将决定权完全交予自己。胸口涌上迟疑和纠结,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一抬头,便对上他浸着笑意的眸子,似暖流过境,拂去景黎胸口的愤懑和躁意。

“我考虑一下吧。”她避开他的视线,淡淡道,“我尽量早点学会基本的摄影技巧,之后就不麻烦你了。”

“麻烦?”他突然重复了一遍,随即勾唇苦笑,“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

“随便你怎么想,我不想知道。”景黎动了动唇,依旧冷冷回应。

“可我想知道,你对我怎么想的。”他向前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视线固定在她白净的脸庞之上,不再移动。

景黎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不自在,欲推门离开,却被他蓦然拉住手腕。

“为什么又开始躲我?”他沉下眸子,薄唇微抿,似在隐忍内心的情绪。

“放开我。”景黎没有回头,眉心蹙起淡淡的愠意。

“你不说,我就不放。”他固执地没有松手,又怕捏疼她,减轻了手中的力度。

“阮亦周,请你放开。”她提高音量,想起清晨的一幕,讥讽地冷笑。

“别跟我拉拉扯扯,我不想成为学生的八卦谈资。”

“什么意思?”他的指尖渐渐松开,无力地搭在她的手腕上。

“你自己心里清楚,何必问我——”

“自找难堪。”

景黎冷漠地抽出手腕,在他沉郁的目光中径直离开,背影清瘦,似斩裂时空的薄刃,将两人隔绝在不同的世界。

阮亦周伸出的手停留在原地,与周围的空气一同凝滞。

许久之后,他才怔怔地收回,指节捏至发白。

他好像,永远都追不上她的脚步——

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

斜阳西下,落日沉入山脚之前,山顶的月亮悄悄露出半边脸庞,躲在云层之后。

景黎从走廊经过,发现初二(6)班的灯还没关,便推门进去,却看到一个女孩正趴在自己的课桌上,认真地写着作业。

“玛赫萝西?你怎么还没回家?”她看清女孩的面容后,不禁疑惑道。

“啊,景老师!我……能不能在这边写完作业再回去?”萝西仰起小脸,眼神带着祈求。

景黎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昏暗,面带忧色:“但天色不早了,再晚一点回去不太安全。要不,我打电话给你父母?”

“不用了!老师,我一个人回家就行。”对方几乎立刻出声,阻止了她的提议。

景黎走到她的面前坐下,认真注视女孩的双眸:“为什么呢?萝西,作业可以回家再写。”

“可是。”女孩抿住下唇,话语犹豫,“我回家后就没时间写了。”

“怎么会?”景黎有些惊讶。

“我回家后要帮妈妈喂猪、上山背柴火、烧饭,还要哄弟弟睡觉和吃饭,等忙完就很晚了。我不想开灯打扰他们睡觉。”

“……”景黎有些震惊,她突然想起,这个安静寡言的小女孩每天总是第一个到教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既不和别人主动交流,也从不出去玩耍。

“萝西,你真厉害。这么小就能帮家里分担了。”景黎伸出手摸了摸女孩的脑袋,帮她把凌乱的碎发别到耳侧,声音温柔怜爱:“老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那你写完后,我送你回家好吗?”

“谢谢老师。”女孩终于感激地笑出声,加快了笔尖的速度。

……

幸好萝西的家只和学校隔了一条河,过了桥,再走十分钟便到了。

景黎察觉到萝西的脚步有所放缓,握住的手心也出了不少汗,便将她送到门口的不远处,停下脚步,轻声道:“萝西,今天太晚了。我就不进去打扰你的家人了。等天气好的时候,我再来看你好吗?”

女孩似乎是松了口气,怯怯地回应:“谢谢老师,那我就进去了。老师,你回去注意安全。”

景黎微笑着朝她挥手,转身朝来时的路走去。

时近七点,周围已被夜色笼罩。从女孩家到桥面这段路没有路灯,景黎打开手机灯光,依靠微弱的光亮进行照明。

一片寂静中,她的心跳声渐渐如雷轰动,恐惧也如同黑暗中无形的手,攀爬至她的全身,鸡皮疙瘩四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心动影像[校园]》转载请注明来源:淘书阁taoshuge.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