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如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怎么会有客栈?”竹子下车后嘀咕,“看上去新建不久,断云,你们之前有住过吗?”

断云回头对谢璟玄道:“主子,的确没有。”

“此地是定州和上京的交界之处,有客栈不足为奇。”谢璟玄道,“可奇就奇在仅有这一间客栈。”

裴千兮摸着下巴,这条官道正是她回京走的,离她遇着山匪出事之地不过十里,平城山就在附近。

“此路来往的人不少,若在此地开店,定能转得盆满钵满,只有一家店,要么是商人放着白花花的银子不愿意挣,要么是他们想挣,可是没有命挣。”裴千兮道。

“黑店啊。”竹子久居上京,这是第一次出门历练,难免有些兴奋,他摩擦双手,跃跃欲试,“我们去把他们揍一顿。”

几人不约而同看向谢璟玄,显然在等谢璟玄做决定。

谢璟玄略作沉思,而后道:“我和夫人来裴家探亲,断云和竹子是裴耀的人,专程护送我们出京。”

竹子瞪大双眼,“裴耀?裴大人?”

竹子不懂,裴千兮和断云却是懂了谢璟玄的意思。

平城山内有一伙来历不明的山匪,谢璟玄得到的消息是裴耀和这伙山匪可能有勾结,此店若真是山匪开的黑店,碰着普通过路人家,将人杀了后劫财的可能性更大。

自称裴耀的远戚,身边还跟了两个会武的裴家人,要是山匪真的和裴耀有所勾结,他们必定会有所行动。

“傻小子,主子给你机会让你当大爷呢。”断云拍了拍竹子的后脑。

竹子被断云拖到一边教学,只见竹子脸上的由好奇转为惊吓继而激动。

“哼,我懂了。”竹子拍了拍胸脯,“你们两个,收拾东西进店。”

“你这演技也太夸张了。”裴千兮道,“裴耀派人来监视暗杀可不会如此张扬。”

“罢了,你让他张扬些,随意透露些消息给他们,断云你跟着竹子。”谢璟玄道,“他们动手后你们借机跑,不要太明显,之后再暗中跟着我和夫人。”

-

裴千兮进店后环视一圈。

一楼人不少,在坐的多是些简易轻便装扮的人,抬碗喝酒时虎口处的厚茧明显。

引人注目的是其中一桌上坐着的书生,一身青衣模样文弱,消瘦的身形在一众壮汉中尤为明显。

桌上放着热菜,热气升腾香味四溢,书生似在高谈阔论,三言两语逗得桌上人哄然大笑。

“几位客官要几间房?”跑堂呈着两坛酒,笑脸相迎。

“两间。”断云道。

跑堂目光在四人间来回转悠,前面两人衣着普通,可是腰间佩刀,应当是护卫一类,后面两人衣着清贵,模样极为出众,主仆分明清晰。

谢璟玄腰间挂着一块蟠虺纹青玉佩,跑堂看得两眼发直,他热情道:“客官稍等,这就让人去准备厢房。”

竹子环手往跑堂身前一站,趾高气昂道:“赶了半天路,饿得慌,给我们上些好酒好菜。”

竹子这副嚣张模样引人不快,跑堂看了眼谢璟玄和裴千兮,心中暗道奇怪,这些富贵人家不是最讲究礼仪,主子没说话,一个仆从竟敢这般放肆。

也许是人家家规松弛,跑堂没多想。

谢璟玄一行人挨着书生那桌坐下。

酒菜很快端上来,跑堂笑道:“几位看上去不像定州人士,这腊肉是我们自己腌制的,风味一绝。”

竹子闻着那道喷香扑鼻的蒜苔炒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不经意看了眼谢璟玄,得到肯定的眼神后,对店跑堂道:“我们可是上京裴家的人,他们两不过是裴家的远戚。”

隔壁桌的笑声似乎被竹子一句话掐断,继而又热闹起来。

“裴家可是世家啊,大人有来历,是小的眼拙。”跑堂立马调转了语气。

迎着跑堂打量的目光,谢璟玄不自然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袍,将胆怯演绎得淋漓尽致。

裴千兮揪着袖子,弱弱道:“竹大人,我和夫君此行银两所剩无几,你看这顿饭可不可以……”

“不行,我们只是奉裴大人之命送你二人出京,怎么连顿饭还要我们自掏腰包,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竹子嫌弃皱眉。

谢璟玄闻言眉头微皱,垂眸抬眼间满是羞愤,他咬牙解下腰间挂着的玉佩放在桌上。

“夫君不可。”裴千兮拉开他的手,一把将玉佩抢回自己怀里,“此玉是三表叔裴耀裴大人送你的信物,价值不菲,你怎么能将它就这样抵出去。”

“夫人,此地据京兆路途遥远,我们也没有多余的银钱酬谢两位大人,不如请两位大人吃顿好的,以表心意。”谢璟玄伸手示意裴千兮把玉佩给自己。

裴千兮手指在玉佩边缘轻轻扣着,在谢璟玄颇为强硬的目光下不舍地将玉佩放在他手上,而后凄怨地看着他。

玉佩再次放回桌上,谢璟玄无奈叹气,“见笑了。”

“这还差不多。”竹子哼哼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