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除夕,宅子里的众人都忙得脚不沾地。

此时正院内,一条檀木香案朝京城帝陵的方向摆着,听雨吩咐几名婢女摆好供果,见萧云漪从屋里走出来,立即禀道:“小姐,都准备好了。”

萧云漪颔首,接过三炷香,朝着香案鞠躬行礼,旋即将燃香插在香炉里。

宋衍落后她半步,跟着上香行礼,尔后见她遥遥望着京城的方向,神色伤感,轻声劝道:“外面冷,先进屋。”

萧云漪朝他笑了笑,顺着他的意思进屋。

屋里已经摆好丰盛的年夜饭,入乡随俗,大多是些清淡的菜肴,另外再有几样京城的菜式。

萧云漪扫了一眼,“你们也去吃年夜饭吧,不用留在这里。”

剪月看向紧跟在她身后的宋衍,应道:“是,小姐。”

剪月领着其他婢女走到屋外,看见听雨和弄晴站在廊下,小跑过去:“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在说明天要发的赏银。”听雨回答,“怎么不留在屋里伺候?”

“小姐让我出来的,说让我们也去吃年夜饭。”剪月撇撇嘴,“再说了,有宋将军在屋里,压根就没有我插手的地方。”

一向沉默的弄晴也赞同道:“确实。”

自腊月初六以后,除了去官衙当值,宋衍几乎每时每刻都黏在萧云漪的身边。

无论萧云漪是要喝茶,还是要研磨写字,都比她们更快一步,倒显得她们几个贴身婢女无所事事。

听雨笑笑,拍拍两人的肩膀:“好了,小姐都说让我们去吃年夜饭了,走吧。”

*

“小姐,你试试这个鲈鱼汤,想办法去了腥气。”宋衍舀好一碗鲜美的鱼汤,“你试着喝一小口,全个意头就好。”

年夜饭的习俗大多是要准备一份鱼,寓意年年有余。

萧云漪接过他递来的鱼汤,轻抿一口,果真如他所说,没有她讨厌的鱼腥气。

她诧异地挑眉,不由多喝了两口。

见她喜欢,宋衍一笑,待她碗里一空,迅速夹了一筷子她喜欢的菜到碗里,自个儿倒是没吃几口。

萧云漪无奈地给他夹菜。

虽然只有两个人,气氛却不冷清。

用过年夜饭后,外面风大,夜里更冷,宋衍不敢冒险,也不说去外面看烟花,和萧云漪一起走进正屋。

正屋里收拾得干净,摆着热茶糕点干果,见两人进来,守在屋里的婢女屈膝一礼,颇有眼色地退了出去。

“小姐,你尝尝这个糕点。”宋衍扫过她清瘦的脸庞,“不会很甜。”

江南好甜,糕点菜肴都更偏向甜,但萧云漪一向不爱吃甜,连厨子都是特意从京城带过来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