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不散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众人都在计划自己在极夜期间要做的事情,只有林琳毫无动作,看着杨娅娅充满鸡血的样子还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娅娅,你忘了你说过什么?”

“啊?哪句?”

“……你不是说过,跟着妍妍混,会很刺激嘛!”

“哦哦哦对,所以呢?”

“……你不觉得这一年来太平静了吗?”

“平静吗!我都差点死了唉!”

杨娅娅可一点也不觉得平静,她现在还清楚记得躺在浑身高热的酸痛感和无力感,那时她真恨不得求顾妍给自己一枪。林琳竟然还觉得平静!

林琳恨铁不成钢的对着杨娅娅吼道:“我说的是在山里没有人祸!”

杨娅娅真的懵了:“我们在山里,连人都看不到,当然没有人祸了!你到底要说什么?”

林琳翻了个白眼:“我只是有种预感,平静的日子可能没几天了。”

“你是在诅咒吗!我和你拼了!”

“……”

还没等林琳的预感成真,极夜来了。

还是凌晨十二点,漫天的星光突然消失,皎洁的月光也像被盖上了黑布一样瞬间不见。

顾妍用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刻反复播放,可不管怎么看都看不出个所以然。这显然已经不是天文的范围了,也许只有创世神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夜过去,早上六点、七点、八点、九点……

太阳同样没有出现,这一年的时间就像是给人类的一个缓冲期,除去疫病外,整个蓝星都风调雨顺,很多人都认为末世已经结束,正在努力的攒家底过日子。

极夜到来后,人们陷入了绝望。末世结束的幻想已经被打破,他们只能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林琳的话早已在队伍中流传开来,这一年的安稳时光让每个人都很满足,但是就像林琳说的一样,他们也有种预感,平静的日子可能不会太长了。

就在极夜到来的第三天,顾妍才突然发现卫星电话没有信号了。幸好他们和石开童旭在极夜来临前刚刚通过电话,互相知会了彼此的情况。

石开在防空洞里挺好的,疫病肆虐时他带着思思和席安安在自己的房间内自我隔离,席安安就是那个石开立誓要保护的女孩,现在已经一岁多,每天“锅锅唧唧”叫个不停。石开这个还没成年的人已经提前冒出了父爱,让顾妍等人很是感慨。

防空洞死了不少人。郑团长之前收集了很多消毒液全都派上了用场。而且他参照蓝星十几年前的那场疫情,实施了一系列的措施。

因为防空洞离市区很远,而且所有尸体都被焚烧干净。原本如果人人都能听指挥,那防空洞里的民众不会有事。偏偏极寒结束后,山里长出了很多野菜,就有一些民众抵挡不住诱惑,把看不见的病毒带回了防空洞。

幸好简秀娜通过石开的卫星电话联系上了白友堂,在白友堂的指点下采了些草药,这才没让疫病大规模爆发。

现在的防空洞总共还剩一千多人,因为很多民众拖家带口的离开了。

有的认为末世已经结束想要回家,有的是害怕病毒传染而逃走,还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离开。

郑团长选择全都放行,军人们的压力少了很多,而且经过前后几次的事件,他们也不再抱有拯救世人的想法。留下的人他们会统一调派,走的人他们也绝不挽留。

童旭和齐淳义那里的状况好一些,拉缪寨的寨民们都或多或少懂一些药理,少许体弱感染病毒的人也都被草药和拉缪寨的“虫子朋友”治愈了。

现在卫星电话没有了信号,意味着就算石开童旭那里有突发事件也联系不上队伍。团队众人不可避免的担心起来。

但是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把担忧埋进心底,谁也没有表现出来。

叶古思开始打家具,宋文宇宋文宙两兄弟给他打下手顺带学习,白友堂的制药工程则由他自己进行,因为谁都害怕自己被不小心药翻,哪还敢去打下手……

齐远带着他的蟒蛇朋友每天在山林里游荡,时不时带回来些野物给众人加餐。

顾妍林琳杨娅娅则开始了混吃等死的米虫生活,每天讨论最多的就是吃什么。没到半个月,林琳就坚持不住了。

“我受不了了,这样下去会待废的!妍妍,来,我们对打!打我!”

顾妍不想动,人一旦懒下来,是很难提起精神的。好在林琳锲而不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