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淘书阁】地址:taoshuge.com

这个小小捕快,能和拏云台二将有什么关系!他自始至终没把两人联系在一块,倒是白雀,以她的性格,若不是在帝师阁铩羽,没准会东去挑战拏云台,而虫鱼被通缉本就不明不白,这么多年没抓到,万一是做戏,跑北方当细作呢,他和白雀有仇的概率可大得多!

“我倒是小看了你,你……”

“诶,别用虫鱼威胁我,我不需要。”宁峦山心想,这个人还在纠结虫鱼,那枚镜子于他而言就是废物,没准白雀深入敌营,已经拿到了东西。

桓照却没再说话,手腕一转,天赏剑拉过他的脖子。

叮——

一道蛛丝般的银光,荡开了天赏剑锋,剑是好剑,但还称不上当世奇兵,与大夏龙雀刀至少差了一个品级,在绕梁丝之下,锋芒必辟。

桓照果然缩手,宁峦山将从罗乾象手中取得的秘密武器收回,飞快与他拉开距离:“我劝你还是赶紧去追怨女吧,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杀了我,你可亏大了。”

“你可不是小人物。”

桓照摊手,手指上挂着一条乌木挂坠,是他刚才趁乱挑开宁峦山的衣服拿到的,他就奇怪,为什么罗乾象与眼前这个人并无交集,却会拼命带他走,原来如此。

宁峦山目光一闪,大方承认:“行吧,你喜欢送给你,凑一对。”

桓照玩味地问:“你爹就死在你面前,难道你不伤心?”

宁峦山反问:“他抛妻弃子,我为何要伤心?”

“他难道没跟你说,他当年为了护我平安离开,只身引开追兵,迫不得已才留你们在中原?你的戏演得好,借口也充分,但我既然知道你是小山爷,自然打听过你,先不说你俩长相上没有半点相似,单说你本人,你的籍贯虽然在江陵,但你是六年前才回到荆州,而罗乾象随我生父在荆州发迹,他的夫人当年能保全,所动用的力量也必然在荆州,去任何地方都无法给她连我都查不到的天衣无缝的假身份,只有这里。”

“身份如此敏感,自然活得越像平常人越好,那你又怎会随便流浪在外?你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命,但这枚乌木的主人,你真的不在乎?”桓照端详着他的脸,心绪逐渐平静下来,气势隐隐占据上风。

“小山爷,你为什么要对付虫鱼?你们俩之间身份天差地别,唯一可能有联系的就是查案,虫鱼被通缉多年,你是捕快,捉拿他很自然,但也应该首选活捉,以白雀的武功,或许吃力,但至多费些心思功夫,可我看过他身上的伤口,刀刀致命。”

“也就是说,在捉拿过程中,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激怒了白雀,但虫鱼是什么人,他负罪而逃多年,江左还有个丁酉春坐镇,都始终没被抓住,他这个人必然小心谨慎,如果他发现有高手在,第一念头自然是逃跑,而不是和白雀硬碰硬,除非,他拼得玉石俱焚,也要你们死……不,要你死!”

桓照顿了顿:“……嗯,也不是你要杀虫鱼,而是虫鱼要杀你。他所获何罪,至今天下无解,若你只是江陵城一个小小捕快,他又为何要杀你,你和他能有什么矛盾?”

“除非,他的罪和你有关。”

桓照看了一眼天空,秦岭的方向飞来一束烟火,他收起宝剑,不再与他纠缠:“浊浪滔天,飓风在侧,不久大海将翻覆,这个时候,你以为你比我好到哪里去?你以为你还能下船?”

“试试呗。”宁峦山掀起眼皮,不甚在意。

“当我猜到你身份的时候,我心里其实特别开心,因为你背负的不会比我少,我走过的路你也会走,我经历的痛苦你也要经历,但让我痛苦的人已经死了,而你才刚刚开始。”桓照勾唇一笑:“再会,东武君。”

随后,那一袭白衣飘然而去。

等他一走,宁峦山脸上那抹轻松迅速敛去,他转身时抬起手,袖子里飞出一根竹管,他一边朝南门回跑,一边含在唇上,用力吹响。

这是他和项五约定的暗号,让他速速脱队,去与荆白雀汇合,一同去接熊大娘等人,送他们到安全的地方,等晋军破城,白衣会就会被一网打尽,那时他答应熊大娘的事情也就办到了,他要立刻带着白雀从长安的漩涡中全身而退!

但项五却没有服从军令,因为城门就在眼前,莽原上马蹄声起,壮怀激烈。

轰!

轰轰——

攻城车撞击着长安九丈门楼,跟随在牧向云身后的信徒也不过是三秦大地上的普通人,在姚秦统治此间的几十年里,未曾经历战争,还以为是总坛的援兵在外接应,他们奋起挥刀,在内拼杀。

怨女飞身而出,顶在前头,一路杀上箭楼。

那些见到护法没死的信徒们顿时精神抖擞,更加卖力地夺取南门控制权,项五浑身上下的血都燃烧起来,他穿过血与火,直扑向闸楼的绞索盘,一点一点打开了城门。

“杀——”

刘裕麾下,沈田子所率先锋,被流矢和落石杀伤大半,突见城门洞开,立刻朝里冲,和牧向云携带的精锐碰面,两方举刀厮杀,城门下瞬间火海一片。

“走,快带他们走!”

不知何时,怨女已经落地,飞快地穿过门洞,牧向云瞥见飞扬的旗帜,已然明白误入圈套,深陷战争之中的他明白,今日再无生还的可能,于是闭上眼睛,放声大喊:“护法,请您带他们走!”

“能救一个是一个!”

本想趁乱离去的怨女,脚步为此牵绊,她身形摇晃,竟差点给一把长戟穿胸,但她紧咬嘴唇,将那滴眼泪憋回去,没有回头,只身萧瑟,逆向穿过乱军。

改变的不只是初心,回不去的也不只有曾经的白衣会和梦想,还有她。

“关门——”

“不要让她出去!”

荆白雀的声音炸响在项五耳边。

就在怨女穿过门洞的一刹那,仰头所见,不是明明日光,也不是自由,而是一片落下的彤云,和一柄劈断吊桥的绝世宝刀。

嗡——

红裙招展,荆白雀与怨女交手,一红一白绞缠。

“你,跟我走!”荆白雀喝道。

宁峦山说了,尽量活捉,毕竟她手里还有桓照的秘密,但显然,眼下不是质问的好时候,给人听了去,秘密也就不是秘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东晋探案录》转载请注明来源:淘书阁taoshuge.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