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卧底和敌方大佬he了》转载请注明来源:淘书阁taoshuge.com

红曲酒台里,阿北挑干净了牙缝里的肉渣,又仰头喝了几口酒。

远远看着门口进来了三个小弟,抬手打了一声招呼:“夫人又有新的吩咐?”

那群人中有个人领略过北哥的暴躁,不敢怠慢回道:“没有,只是让我们把南哥叫回去。”

阿北心里想着裟罗夫人和那小白脸完事了,完事了就可以找南哥回去了,这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气也只有他那个闷葫芦大哥能忍,他抹了抹干白的唇,“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他在哪,我去叫他。”

他刚从吧台椅子上起来,走离时摸了根烟,刚含进嘴里,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因为嘴里含东西有点含糊不清:“.......知不知道是什么事?”

三个小弟都齐齐摇头,有一个平时就很敏锐的黄头发小弟悄悄上前:“虽然不太清楚具体的事情,但是夫人接了鸽尾大人的一通电话,打完之后表情不太好,就让我们来找南哥了,具体的事是什么倒还真不清楚。”

阿北的表情冷下来,悠扬的小提琴乐还流淌在耳边,他对面前这个黄头发的人渐渐有了印象,那时候他刚来红曲,做事太过招摇四处得罪人,导致这些小弟们很多都对他心怀不满,当时多亏阿南一个个去为他打理关系,他们对他的怨气才逐渐消减。

那黄头发手腕上带着的那个牛皮表就是当时南哥犒赏给他的。

阿北那熄气的打火机终于能点着了,但他却呸得一声把烟从嘴里吐出来了,随后顺手把那精致的打火机扔给黄毛,用下巴示意了一下他手腕上的那个表:“摘下来,给我,我们换一下。”

那黄毛不明不白,但还是把打火机揣进了兜里,把表解下来递给他。

阿北看起来十分满意地摸了摸那玻璃表盘,磨了磨牙,打发他们离开之后就转身进了吧台后面的一扇门内。

货间里面新进了一批红酒,阿南站在宽大红酒柜前面,正拿着货物单认真地核对,他身量高,厚实的肩膀和胳膊看起来很有些力量,标准男人的魁梧长相,面部的沉闷同样也刻在眼神里。

他才刚刚检查完台子的伤,就马不停蹄地开始日常工作了。

货间里还有两个黑漆花部员在搬一箱高脚杯,玻璃杯晃晃当当发出清脆的声音。

阿北进来之后,往那边吩咐了一句:“你们先出去,东西等会再搬。”

那两个穿着马甲衬衫的手下对视一眼,想着这两位威名在外又亲如兄弟的人大

概有什么事要私下交流,一句话也没说,把货物放下就谨遵吩咐地离开了。

阿南注意到门口的声响,转头正看到阿北把外套搭在一旁的货架上,动作间有些踌躇,一幅不太愿意继续的样子。

七年前,这人失手杀人之后闷栽栽过来找他时就是这副样子,当时面对这个同样是来自于外地孤独打工的男人,他几乎是给予了如亲兄弟般的照顾,即使是良心和勇气都受到了极大的折磨,他也还是带着他连夜收拾东西投靠了当时红灯区声名鹊起的裟罗夫人,以此来逃脱化肥厂那群人的追捕。

想到这个他就要皱眉头,继续看着阿北在一边磨磨蹭蹭的样子就要生气,他唰拉翻了一页货物单,语气非常不客气地开了口:“有什么事就快点说,别在那边转悠了。”

虽然他平时在裟罗夫人面前都表现得沉默寡言,但是在处理黑漆花的事情时他一向果断直接、缜密周到。

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阿南都不愧是被称为南哥的人。

阿北被他一嗓子叫得魂都泄了一半,他眉眼都皱着,惘然的眼神好似在心中盘算些什么,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上前猛得把他手上的货物单扯过来,甩在地上,然后直视着阿南愣然的眼睛,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哥,别管这些垃圾事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不知道是被这一句郑重的哥还是被这没头没尾的离开两字弄懵了,阿南站着怔了一会:“你......你在说什么?”

随后他也微微蹙眉,带着力度的双手擒住阿北的肩膀,面色有压抑的紧张和责备:“你怎么了,是不是又惹了什么事?!”

“南哥,难道我就是净给你惹祸的吗?!难道在你心里我就全部都是麻烦?!”阿北眼底满是急躁,不可名状的担忧重重地压在心口,他也被这连声的质问弄

得热气涌上头,甩开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口气闷在胸口差点提不起来,“反正

我就是厌烦这种打打杀杀的生活了。”

他缓了一会,眼睛直直看着地面,话语叛逆但却难得镇定:“我不想当黑手党了。”

阿南被他甩开了手,又骤然听到他说他不想当黑手党了,怒气翻涌之后也沉下脸来,他五官深邃,鼻梁又高,沉下脸来的气氛能让人心里发毛,他先是抬头看着天花板重重地吸了几口气,之后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那你走吧。”

阿北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低下头,重新从地上捡起那张货物单,转过去和无事发生一样地继续核对货物,他艰难地咽下口水,轻声开口:“你跟我一起走。”

阿南这些年帮他收拾的烂摊子已经够多了,他都没再转身再看他一眼,这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这一次,他不会再跟他一起走了。

事情越紧急,进展越缓慢,阿北就越摆烂,他简直就是豁出去了,机关枪一样得要把胸口的话一股脑吐出来:“海滨现在几乎每个黑手党都在拼命找黑漆花的茬,那群条子们也不安定,神出鬼没地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出现在红曲,我还听到风声说诗人其实根本就没有在查货船爆炸的事情,他们在查漏地蛇!”

漏地蛇三个字一出口,阿南手上的动作一顿,那锋利的纸张边缘在他布满薄茧的手掌上重重一划,就算是在这种时候,他也只是皱着眉头勉强回应了一句:“只是风声而已,这三个字不要随便往外说。”

“多忠心耿耿啊,你现在还在替他们着想?!”阿北舌尖干燥,但是心里说出来却很痛快,“这是夫人和鸽尾两位偷偷摸摸搞出来的名堂,这些年也不知道借着黑漆花的名声私下得了多少利益!他们当然要藏着掖着!”

“我们只是听从命令行事,不需要对夫人做的事评头论足。至于离开黑漆花,我以前没有过这种想法,以后也不会有,如果你继续在这里无理取闹,”阿南显然被激怒了,他指着门冷声下了命令,“给我滚出去。”

以后两个字眼莫名刺激,阿北在心里冷笑一声,还有没有以后?刚刚喝酒吃肉的余味还留存口腔,现在怒气翻涌他恨不得打个绵长的嗝。

火山爆发后徒留余烬,他语气也不再那么激动:“......刚刚夫人派人来找你过去。”

阿南一听到这话便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和他擦肩而过往门口走去。

阿北看着他南哥面无表情地经过自己要出门,也不转过身,就这样僵着身体,他现在说话都过不了自己的脑子:“漏地蛇的事情一旦暴露,夫人和鸽尾他们两个第一时间就会清理所有相关的人,我听说夫人才刚刚接完鸽尾的电话。你猜你现在过去,能有什么好下场?”

阿南也背对着他,停住了向门口迈进的脚步,他不蠢,听到了这话才明白为什么阿北刚刚疯了一样要拉着自己走。

但他也只是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和往常很多次一样交代他,语气明显变缓了:“漏地蛇的事你参与的不多,自己注意一点不被牵扯到。”

直到最后一刻,阿南也没忘记给自己留后路,阿北心里堵着,喉间一片苦涩,他眼眶变得通红,转身大步向前,走到阿北面前,一拳狠狠地落在了那厚实的右肩膀上,语气也十分凶恶:“你他妈是傻/逼吗?!那女人把你当狗,你就真把自己当狗,让你去送死,你下一秒就眼巴巴地自己躺在砧板上,还要亲手把刀递给别人?!”

阿南迅猛地反击,扯住他的衣服一把将他整个人推到红酒柜上,阿北的后背一下子撞翻了柜子上的红酒,酒瓶一下子全部翻落在地,红酒洒了一地。

阿南胳膊压在阿北的喉咙上,手臂隐有青筋凸显,脸色阴沉,把人紧紧制在酒柜上不能动:“别这么说夫人,夫人对我们两个都有恩情,而我早就答应过帮她处理这些事。”

旋即他松开手,似乎是不想再回头看他一眼。

阿北被这么活生生地推一次,强忍着一阵肝痛,有点感觉自己就像一头被丢弃的流浪狗,狗急了还咬人呢!

怨气、怒气、紧张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淹没了他,他不管不顾、气急而笑地抛出最后一枚炸弹:“你他妈放狗屁的恩情,你是希望她喜欢你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半个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