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得到了答案后,飞坦站起来,说:“走。”

未寻把瓶子装好,什么也没问,就跟着飞坦离开了禁区。

飞坦带着未寻,往废弃的居民区方向移动。到了一口废弃的枯井前,飞坦才停下来。这曾经是流星街最大的一口井,给许多流星街人提供了宝贵的水源。飞坦小时候,有许多时间就要负责到这里来取水。许多流星街的小孩子都有这样的任务,负责到离居住地不太近的地方搬运水。

飞坦在往返这口井的路上走了无数次,直到井里再也出不了任何水。流星街最大的水井干枯的时候,很多流星街居民的心也跟着枯了。

这并不是一片适宜居住的土地,四面被沙漠环绕,与外界隔绝,物资匮乏,严寒酷热交替,污染严重,臭气熏天。但是这里的确生活着将近一千万居民,他们从无数的垃圾中,拣出了自己的生存希望。

这口井枯了之后,流星街人又寻找其他水源代替,许多小孩子又到了别处去运水。飞坦不再承担这样的任务,他加入了旅团,开始学习念能力,走上了一条和绝大多数流星街人未来的路不同的路。

他与故乡的离别,就是从这口井开始的。

看到这口枯井,未寻看了看飞坦,说:“要让它再涌出水的话,至少得再打1200米才行。”

用常规的方法来操作,这样的深井并不容易打,在废弃的居住区再打什么井也不实用,不清理掉污染,井打得再深也会受污染。飞坦当然知道这些,这里已经是废弃的区域了,流星街人很少会到这里来了。要不是流星公墓就在附近,这一带会更加荒凉。

飞坦用井边废弃的绳子吊着下到井里面,这口井有将近70米深,直径快3米,是很大的一口井。他小时候就想过到里面来看看,井底下到底有什么。那个时候,这口井还是许多居民重要的水源,他当然不可能到里面去弄脏水源。现在他有了这个机会。

井底并没什么特别的,和许多废弃的枯井一样。井底十分阴凉,很干燥,也没什么令人不适的空气,也不算脏,至少和流星街许多区域比起来,算得上是干净的了。飞坦坐在井底,阴暗的天光让井的上方显得不那么黑。

飞坦下去后,未寻也用那根绳子把自己吊下来。见她去用那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坏的绳子,飞坦立刻站起身来。他可以用那根绳子,是因为即便绳子断了也没什么,他也可以借助墙壁左右跳跃着往下,她做不到。

她倒是一点也不害怕,被一根烂绳子吊在上空,跟站在平地上没什么区别。见井底的飞坦站了起来,她还抽出一只手来朝他挥挥手。

“抓住绳子。”

“没事。”

她还在挥手,绳子继续往下降。

飞坦用了“凝”,观察着那根绳子的情况。到了离井底只有七八米的距离时,那根绳子断了。飞坦立刻纵身跳上去接住她,带着她左右跳跃,到达井底。

到了井底,飞坦把人放下去。

“谢谢飞君。”

飞坦打开手机照明,把手机放在井壁缝中,灯光照亮了井底。借着灯光,未寻看了看井壁周围的情况。看完之后,她也坐了下来。飞坦掏出一块手帕递给她,未寻接过去,把头发绑了起来。

绑好头发后,她朝上面看去,上面是一个圆圆的光亮的洞。所有的光,就从那个洞口漏下来,让幽暗的井中有了亮光。

飞坦继续看平板,继续看剩下的规划,未寻盯着井壁上的纹路发呆。两个人都没说话,井底一片宁静。

看完规划后,飞坦放下平板,说:“要解决身份认同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流星街存在了很久,一直都是一个模糊的地域概念。流星街人会说自己是流星街人,但不会说自己来自一个叫流星街的国家。”

“嗯。”

“先建国,再构建身份认同,更可行。”

“嗯。”

“要不要建国、以什么来立国,让团长和长老去想。”

“嗯。”

“污染处理、土地问题找我。数据库、人口信息采集找侠客、芬克斯、玛琪。外出考察,富兰克林、信长和剥落裂夫会处理。语言学习,小滴、库哔会做。”

“嗯。”

“现在还有什么需要做的?”

“目前比较重要的,大概就这些了。”

“你给的那些资料,我们已经分工了,会各自学一部分。”

“嗯。”

“还有没有需要我们学的?”

“现在已经有很多了。”

“不用考虑这种问题,有的话就拿出来,我去交给他们。”

“你们确定了自己要负责哪个方向的内容了吗?”

“这个等团长和长老那里出结果才能确定。”

“那确定之后再看也不迟,没办法确定方向,什么都学,很累的。”

“你学那么多东西,累不累?”

“累呀。”

“少学点不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