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莲子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铺外依旧飘着大雪,娉婷与月娥一早就出门买菜,说是见不得苏齐月的顾清风忧思,她们自行出去多备些年货。苏齐月本想阻拦,让她俩避避风头,只是一个不留神,二人就挎着竹篮往菜场去了。

“是在哪里被掳的?”苏齐月急言令色道。

“就在那卖卤味的张大嘴不远处,我们见着今日长史大人来访,本想买些卤味待客,没想到有两个贼人突然抓着我们的手不放,要不是团团死死咬住拉我的那个贼人,让我有机会挣脱开来,怕是我也要被......”

“你就留在铺子里不要出去,凌霄,保护好娉婷。”未等娉婷说完,苏齐月已经率先冲到菜场去了。

跟在她后面的是努力奔跑的顾清风,以及追赶顾清风的司空予。

张大嘴的卤味店外有一小巷,平日里可以抄近路不从河边走,那样铺子到菜场的距离就短些。只是小巷狭窄,不好走,娉婷与与月娥二人见雪越下越大,便想抄近路回铺子,没想到早就有歹人悄悄地跟在了她们身后。

雪下得很大,苏齐月因匆忙也未来得及撑伞,此刻头发早就已经被大雪浸白。小巷里没有人,只有团团躲在一破竹篓下等着众人到来。

“团团!”苏齐月朝着它喊了一声,团团听到苏齐月的声音,赶忙跑过来,亲热地蹭了蹭她的衣角。

团团是之前苏齐月和顾清风遇到的那条扯着下水的大狗,众人瞧着可怜,就将它与它的孩子都收养了,大狗取名为团团,小狗取名为圆圆。两只狗每天也算帮着照看着铺子,其乐融融。

苏齐月仔细查看了一番小巷子,大雪已经将任何人的脚印都覆盖了,根本瞧不出他们将月娥掳去了哪个方向。

顾清风和司空予气喘吁吁,姗姗来迟。

“月儿,怎么样了?”顾清风看着在原地查看痕迹的苏齐月,开口问道。

“不行,脚印全被大雪遮住了,看不清。”

雪下得极大,苏齐月有些自责,看着这满地的大雪,她早该将二人好好保护起来的,苏齐月狠狠地向墙上砸上一拳。

一旁屋檐上的雪被苏齐月砸得掉落下来,落在竹篓上。

“月儿!”顾清风赶忙上前握着苏齐月的手,将它捂进自己的手里,“你先别激动。”

雪落在苏齐月的眼睫,她突然想起了两年前的那场大雪,也是那样寒凉,苏齐月将头往顾清风的怀里一靠,“清风,我是不是很没用。两年前我护不住我的家人,两年后,我还是护不住。”

“不是你的错。”顾清风将苏齐月用力的揽在怀里,用手拂去她头上的雪,“月儿很好,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这不是你的错。”

“我想我父亲了。”望着这满天大雪,坚强了两年的她,第一次用苏齐月的身份露出了她的脆弱。

司空予站在大雪中看着抱着的二人。

嗯,我真多余。

一旁的团团忽然咬住了苏齐月的衣角,想要将苏齐月拉倒一边去。

苏齐月低头,随着团团拉的方向走过去。

待走到一只破竹篓下,团团才放开苏齐月的衣角,跑进竹篓里,从竹篓里叼出一块衣料。

苏齐月见状,立刻将那块衣角放在手里,端详了片刻,“是月娥衣服上的衣料,我今晨看到她穿的,她还说上面绣着红梅,就像清风你府上的那些,她那日和娉婷出去采买,看到后专门裁来做的衣裳。”

苏齐月说完,团团又蹭了蹭她的衣角,她像是意会到了什么,将衣角还给了团团。

“团团是可以带我们找到月娥吗?”苏齐月抚了抚团团的头。

团团使劲蹭了蹭苏齐月的手,似是做了回答。

“团团每日与娉婷和月娥朝夕相处,是识得她俩的气味的,眼下没有办法,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苏齐月转头跟顾清风说道。

“这不失为一个办法,那就试试吧。”顾清风走到苏齐月的跟前道。

团团叼上衣料后,忽然严肃起来,只见它左嗅嗅,右嗅嗅,便朝着一个方向奔跑。

“清风,跟上团团!”苏齐月立马跟着团团的脚步。

“喂!”顾清风朝着一边看戏的司空予喊道,“你要不要跟过来,再杵着,就杵成雪人了!”

“知道了!”司空予说完又跟上了两人的脚步。

团团很快就在一件破瓦舍面前停下了,它眼神凶狠,朝着瓦舍吠了几声。

苏齐月走进瓦舍的院子,立在门边往门缝里瞧去。

“可惜了,就抓住一个!”一猥琐大汉将蒙在月娥眼上的布条摘下,“不过这小娘子长的真水灵啊!”

说完,大汉就朝着月娥的脸上摸去。月娥眼中满是怒意,将脸往边上一撇。

“哟,还敢瞪你爷爷!”大汉将月娥口中的布条扯下,“脾气倒是挺倔的,怪不得有人想要你的小命呢,定是说了些不该说的吧!”

“你跟她废话什么!”另一大汉也已经扯上了月娥的腰带,“赶紧爽快爽快,然后送她去见阎王,不然太可惜了。”

“呸!”月娥往扯腰带的大汉脸上啐了一口,“你们这些达官贵人的走狗,有本事一刀痛快了结了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