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警告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岑墨安站定不动,幽幽地开口:“小兄弟,你不妨去问问管事的,再下定夺,就一句话的功夫,我想也累不着你。

不然,你现在不分青红皂白就打发了我们,出了这个门,再要后悔,我们是断不会再回来的。贵帮的诊金,也不予退还。”

门童被他一番话说明利弊,权衡片刻知了其中利害,若真是闲雁谷的人,那确实是千金难求。

他也是个伶俐的,果断改变了态度,让她们三人在院中石凳上坐等。

不到一盏茶功夫。

“快快迎进来!”方才的另一个门童已经得了令,小跑出来和这个拦路门童低语了几句,便将雨晴三人恭恭敬敬地带进了群英堂。

但今日的群英堂,已成了灵堂。

环顾四周,一片素白,群英堂内原本摆放帮主金椅的位置,如今停放了一口紫檀棺木。

一些帮众正伏地哭泣,一些沉默着蹲坐一旁。满是悲伤和默哀的氛围,仿佛置身于悠悠鬼府。

雨晴收敛住方才的怒气,低声向门童讨要三只香,好祭拜帮主在天之灵。

她自知理亏,要不是她在路上多管闲事,说不定现在帮主还生龙活虎的呢。

“帮主的确还生龙活虎的呀。”门童语出惊人,“就是帮主让我带你们进来的。喏,帮主来了。”

啊?帮主没事啊?这样的排场,这棺里躺着的竟不是帮主,那是谁啊?

果真,冷昔年从一处侧门被人左右簇拥着现身,他因过度悲伤,极显疲态,不得不由人搀扶着走出来。

他一出来,原本聚集在群英堂内的其他人,都迎了上去围着他,仿佛就是在等着同一个指令,他的出现就是这个指令,所有人立马自动跟随着抹泪的冷昔年。

这时他抬起头无意地将目光落在那棺木之上,怔怔地瞪了片刻,好像突然被触动了情绪开关,他猛地推开众人,往棺木上一扑,放声大哭,其他人也同时跟着嚎啕起来。

转瞬间这‘悠悠鬼府’,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大合奏’。

雨晴和岑墨安目不转睛地瞪视帮主身旁最‘忙碌’的一个人,那个人削瘦身材,一会儿给帮主抹泪,一会儿慷慨激昂地吟诗赞美帮主的义薄云天,简直忙得脚不沾地。

原来门童拿着的文房四宝就是给他准备的,他挥墨成书,洋洋洒洒写成一篇祭文,哈巴狗似的献到帮主眼前。

这冷昔年自己就没读过几本书,只觉得这人马屁拍的贼舒服,假装很懂的样子交代下人去把祭文烧给已故之人,还不忘吩咐这只哈巴狗去账房领赏。

那棺材里躺着的人,俨然成了他们这一出戏的配角。

唱完这一出戏,帮主拨开哈巴狗,朝着这边惊呼,“哎呀,是雨晴姑娘吗?!”

冷昔年的声音中气十足,面色透着红润,丝毫不见任何患病之态,恐怕身体素质比在场的所有人都好。

雨晴只得领着岑墨安和小荷上前,作了个揖,冷面道:“帮主不愧是洪福齐天,不药自愈,看来雨晴无需在贵帮叨扰,便可回谷复命了。”

“三位远道而来,来既是客,叨扰也无妨的。更何况是我亲自邀请,雨晴姑娘这话太见外了。这二位是?”

雨晴忽然想起此行临时增加的另一个目的,还打算把小荷托付给冷昔年。

求人帮忙,只得换上客气的姿态道:“这位是我师弟岑墨安,这是…”

她把小荷推上前,本想以给冷昔年治病为由,换个人情,但现在冷昔年根本就没事,她内心忐忑,但还是硬着头皮把请求直说了。

“小荷,乖,叫叔叔…”雨晴哄着小荷,昧着良心教她讨好冷昔年,“额…还是叫哥哥吧,冷哥哥。”

小荷一听,转身死死扒住雨晴的身体,把头埋在雨晴的袍子里就是不肯叫人。

雨晴有些急了,这孩子的前途就在她一念之间了,小荷,你可要好好把握住呀!

忽然,小荷闻到了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香味,她缓缓从乌黑的衣服中探出期待的大眼睛来,一根鲜红欲滴的糖葫芦赫然在她面前摇摆。

“我们真有缘!这么快又见面了呢!”一个令人讨厌的身影闪了出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