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听见皇后开口后,齐刷刷趴在地上,覃书淮见状不对,使劲用脸贴地,生怕自己又冒头了。

宁安王甩开孟济楚的手,悲戚地说道:“皇后明鉴,这孟济楚是有意陷害啊。还,还有,这覃家娘子,与卿远知交从过密,卿家世代为医,这种毒药自是不少,给覃娘子一份,也不为怪。”

孟棠摆摆手,似乎正合他意:“对嘛,卿远知还没来,怎么能收场,大娘娘,我的人已经去请卿大夫入宫,在万州时,也是靠他相助。再者,这宁安王爷想要撇清关系,府上的云贵特产,是要探查一番才行。”

宁安王着急道:“这卿远知还没来,覃娘子的罪未定,就着急定我的罪,指挥使太过着急吧。”

皇后有些疲乏,靠在椅背上:“罢了,先等等卿远知罢。”

覃书淮心如死灰,只盼卿远知能走快一些,她快憋不住啦。

孟济楚看她痛苦的样子,向皇后奏请:“大娘娘,这位覃娘子想必,需要……”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又看向她,都会了意,覃书淮恨不得找个狗洞钻下去,孟济楚,我去你x的。

这卿远知,倒是来得快,还没等到众人百无聊赖,他已款款前来。偏偏挑在覃书淮身边跪下,她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两人衣袖交叠,卿远知悄悄塞给覃书淮一颗药丸,又拱手行礼。覃书淮二话不说就吞了下去,她可不想再去茅房了,刚才的一幕幕,简直是耻辱啊。

“草民拜见大娘娘,刚来的路上,草民已大致了解情况,将云生手上的药散发给各位,可暂解困苦。还有这覃娘子,草民不曾给她任何草药,况这毒菇之贵,她买不起。”

覃书淮要晕了,这就是为她开脱的理由,用她没钱来贬低她?

卿远知接着说:“且这覃家刚入京,根基未稳,为何会在皇家周岁宴上起事端,她也不傻,这件事分明不妥。臣,可为覃家娘子证明清白。”

周围妃嫔蠢蠢欲动,认为这件事情,不若就盖过去,这权力之争,何时是个头。当下之乐,才为要紧,她们麻将已经少乐了好几局了。

这场斗争,若是大事化小,在场几百人就白受这罪,覃书淮也白白在这里跪这么久。既然早知道是何人,由于种种顾忌,才欲语还休,那就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一小黄门传信,与皇后耳语几声后,她问卿远知:“陛下说,你还有事要报?”

卿远知应声答是,云生随即带上一人,浑身被捆成了粽子,动弹不得,也自轻不得。旁边的宁安王惊坐在地上。

卿远知行了一礼后,说道:“刚才指挥使派人,带我进宫时,这人黄门打扮,要溜出去。臣觉得其身形高大,宫中选黄门都有规矩,有些古怪,遂多问了两句。他正是宁安王的部下,想必是料理府中的东西吧。”

之后他便遇见了官家,此事,官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你,休要胡说,你一定对我怀恨在心,莫不是当年你父母进宫,被我……”

“住口!”宁安王开始口无遮拦,上方皇后感觉事态将越来越严重,连忙制止。

覃书淮明显感受到旁边的卿远知,身子抽动了一下,死死地盯住宁安王,她微微拉了一下卿远知的袖口,这种时候,不能再节外生枝了。再牵连到上头的人,一个人也保不住。

一人突然跪下,紧接着如多米诺骨牌,全体趴下,覃书淮被身边的卿远知生生又摁了回去,众人齐声道皇上万岁。

上方传来一男子的声音:“宁安王府,深负圣恩,扰乱皇宴,胡作非为,传朕旨意,贬为庶人,打入大牢,择期审讯。”

宁安王府,大厦倾倒,只在上面这人一念之间,覃书淮腿有些控制不住颤抖。

在生死面前,宁安王也不顾气节,在一片哀嚎声中被侍卫给拖了下去。覃书淮此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得奖赏,只求同年同月同日能早日退下。

此时眼前出现一个背影,彻底凉了覃书淮的心,覃善时上言道:“陛下,臣乃开封府尹,覃善时,品级低微,不曾上朝堂,但臣在地方,却有事情要报。”

“大胆,区区从六品,也能参加皇宴,也能面谏陛下。”一旁的皇后似乎比这官家还多几分威严。

“陛下,覃善时是臣的朋友,为官多年,发现地方弊病无数,望陛下给他一个秉忠谏言的机会。”

孟济楚也跪在前面的一刻,覃书淮才知道他和覃善时的关系,不止认识,相互赏识,这么简单。

“讲吧。”其实皇帝听说他是覃家人,就愿意给他一次机会。又用仅能让周围人听见的声音,对太子说:“你也听听。”

“宫市制度,本持节俭爱民之心,如今在地方却惹得百姓困苦,臣前些日子才看到,有百姓为了给宫里养麒麟,而倾家荡产。开封既都如此,何况他地。再者,江夏洪涝,朝廷批的赈灾之粮,遭层层盘剥,到达灾区,所剩无几,请陛下明察。”

他说的这些,凡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可敢说的人,却少之又少。

“赈灾之粮,有规定份例,胡乱攀扯,是死罪。朕知道你前些日子,捣毁贩卖奴隶窝点有功,却也不容你仗功欺人。”

“我可以作证。臣女初达开封,曾亲眼看见西大街的梁家巷子里,有未曾摘下官印的粮食。兄长常说,为国者,务实而已,请陛下明鉴。”覃书淮死死埋着头,此时共进退是最好的方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抱团复兴清流》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