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淘书阁】地址:taoshuge.com

天光似水漾漾,清冽剔透,好似露珠。

方斗山中,流湘涧内,一只雪白的信鸽振翅掠起,飞向远天。溪畔白兔成群,追逐着蜂蝶在花丛中跳跃。

凌无非因情蛊发作,从云安县回来的这一路,始终提不起精神,而后服下姬灵沨给的汤药,昏睡一日有余,才逐渐好转。

这日沈星遥陪着他坐在溪边小憩,正好便收到了苏采薇的传信。看完手里的信笺内容,夫妇二人不约而同抬眼,相对无言。

良久,凌无非开口,打破了沉默:“你说,此人是在何时盯上采薇的?”

“那你觉得,他的目标会是谁呢?”沈星遥不答反问。

“若是为了段逸朗,他不该浪费时间在采薇身上。”凌无非若有所思。

“可如果不是段逸朗,他为何要跟踪采薇往西南去?”沈星遥眨了眨眼。

凌无非眉心陡地一沉。

二人相知多年,早已心意相通,短短三言两语,便已心照不宣。

倘使那刀客是奔着段逸朗而去,见他趁着苏采薇插手打斗时脱身,便不该恋战,更不可能守在海月山庄外盯梢。

既不曾跟踪段逸朗,那多半是跟踪凌无非的眼线,然而苏采薇介入此事,时间并不长,又没有天大的本事,何以令他费这么大工夫,非要取她性命不可?

沈星遥无意瞥见上回那只偷吃的花兔子跑得正急,差点一头栽进溪流,一把捞过它的肚子抱了起来,却又被那兔子狠狠蹬着腿挣脱,于是站起身来将兔群赶去安全之处,方回过头,道:“若此人目标是你,当初你在山里落单,武功尽失,那时他就该出手。可他没有。”

说完,她顿了一顿,抬眼直视凌无非双目,认真说道:“可如今看来,他既不想杀你,也不担心我会成为威胁,甚至连段逸朗的性命都不打算要。”

凌无非与她对视,神色凝重,没有一丝笑意:“所以……他到底是不是万刀门的人?”

“那就得知道,他是从何时开始盯上采薇的。”沈星遥将信笺从他指缝间抽出,在他眼前晃了晃,眼底媚色流转,饶有兴味挑唇,笑道,“怎么样?凌大侠,可愿同我再回那个村子里看看?”

和暖的阳光穿过山头树梢,投下细细密密的光点,掠过粼粼溪水,洒在她身上,照得额角细碎的发丝也染上淡淡的金色,一双褐色瞳仁里,光彩熠熠。

凌无非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欣然颔首。

芒种一过,气候急剧升温,一日热过一日。夫妇二人向柳无相等人辞行,凭着记忆,沿着沈星遥当初追踪的路途,行了好几日的路,才到达附近的镇子里。

可一到镇上,二人便立刻察觉出不寻常。

镇上的百姓见了他们,似乎都有意避开似的绕道跑远,眼中神情,像是慌张,又像是害怕。

可沈星遥初次来时,并未遇见过这种情形。她低头打量自己与身旁的凌无非,这才反应过来,二人身上都配着剑,确与当地百姓装扮不同。

心中的猜测,也越来越被证实。

“恐怕不妙。”沈星遥内心一紧,当即拉过凌无非的手,往山中赶去,循着先前下山的路来到了那个村子。果不其然,刚到村口被嗅到一阵腐臭的气息。

沈星遥大惊失色,当即松了身旁人的手,疾步奔入村中,却见村中空空荡荡,屋舍院门,到处都是已干涸的黑色血迹。冷风卷着茅檐边垂落的枯草发出哀嚎,凄冷空寂。

沈星遥眸光一紧,当即回头看向身后正朝她走来的凌无非,四目相对,眼中愧色与惶恐交织,久久不能释怀。

“找找看。”凌无非尽力压下心中不安,温声劝慰。

可眼前情景,再也明显不过。二人虽不敢相信,心中却早已有了答案。一个多时辰下来,小村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都走了个遍,分明空无一人,连个鬼影都没有。

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子,原本好端端的,竟就这样因为一场意外,成了荒无人烟的鬼村。

“无非……你还记得那个老婆婆住在哪吗?”沈星遥握住凌无非的手,话音隐隐发出颤抖。

凌无非略一迟疑,犹犹豫豫点了点头,小心翼翼搀稳她颤抖的身子,一步步往山中行去。

深山升起雾霭,缭绕盘旋。渐斜的日头,光也越发昏黄稀疏,漏过林间繁茂蓊郁的枝叶缝隙,又被雾气氲散,只剩下疏疏落落的光点。

“嗷呜——”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和前夫抢盟主》转载请注明来源:淘书阁taoshuge.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