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猪一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商筠则是个大好人,他不管收了谁做徒弟,都会这样做。桃桃心想。

商筠则神色微凝,他觉得妖主这个结论有点不对,可他又无从解释。

他忍不住去看妖主,见她一身紫裙,风华绝代,他却有些不舒服。

他很想知道,她原本的样子。

“妖主,你……为何要用引海君的模样?”

桃桃不解:“想用就用了。不行吗?”

“……没有,只是……引海君毕竟是已故之人,多少有些不妥。若是能见妖主……”

商筠则还未说出真容两字,只见眼前妖主周身白光一闪,她身形变了。

“……”商筠则目瞪口呆。

因为现在他的面前,是一个少年。这少年约莫十七八岁,浓眉大眼,容貌出众。他一身碧绿衣衫,青葱逼人。

只是他一脸呆木,看着有点傻气。

商筠则一时懵了,他试探问:“妖,妖主?”

桃桃点头,少年声音清脆:“是我。”

既然用已故之人的脸不合适,她就换一个。

“……”商筠则又惊又无奈,他也不知如何劝妖主,只是闷闷道:“不知这又是何人的脸?”

“逢春君。”桃桃说罢有点得意:“阿娇说逢春君脸很俊,你觉得怎么样?我这样是不是很俊?”

“……”

商筠则无可奈何:“是,是很俊。”

他按下心中的无奈,赶紧道:“妖主,先前您几次相助,我都来不及道谢,其实您的恩情,我单单一个谢字,着实浅薄,唯有铭记在心。”

商筠则也不敢说来日报答。

以妖主之能,又哪里需要他报答呢。

“哦。顺手而已。”桃桃并不在意,她想问的事情已有结果,便不再多言,身形转瞬消失。

商筠则看着她消的那处,神色怅惘。

明明见了她,还向她道谢了。

可商筠则自己却仿佛有更多的遗憾。

……

商筠则回到公主府,侍卫说小桃回来了。

商筠则去无忧小院,桃桃正在院子里乘凉。

她让侍女抬了一张躺椅放在水塘边,自己躺在上面晒月光。

她这会儿没睡意,正瞪大眼数星星。

商筠则刚入院中,桃桃鼻子一动:什么味道,这么香?

商筠则走了过来,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羊肉饼。”

原来他刚才回来的路上,有小贩卖饼,商筠则便买了两张回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