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鬼娘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叶初云一双清亮黑眸又仔细寻了一圈,可无论毬场边还是几个亭帐前,都没有叶婉云的影子,只有林希明站在远处和几个世家子说着话。

她想到叶秀云刚刚刻意的行为,又忆起以前叶婉云遇过的事,心里一下紧绷起来,立刻便要下去找人,正在这时,跟着叶婉云那婢子却从阶上进了亭子。

“婉儿呢?”叶初云疾声问道,“你为何没跟着她?”

那婢子被她的语气吓了一跳,连忙将手上的锦盒呈上,怯声解释道:“回大小姐的话,少夫人刚刚下马时,被场边奉茶的余家婢女不小心洒了些茶水在身上,她便让奴婢先行来把这彩头送给大小姐,自己跟着那余家的婢女去换衣了。”

“她一个人去的?”叶初云眉心紧蹙,打马毬容易弄脏弄破衣物,所以一般公子小姐都会多带身衣裳,可叶婉云刚被她嘱咐过要小心,怎么也不该一个人去才是。

那婢子回:“不是一个人,少夫人本来要我和她一起去的,是正好看见了临安知府家的小姐,少夫人便请了姚小姐陪她一起去,让奴婢先过来这里。”

“跟姚钰儿一起去的?”叶初云重复了一遍,见那婢子确定点头,心下这才松了些,临安知府姚冼家风清正,姚钰儿本人也品性善良聪慧,叶婉云有她陪着应当不会有什么。

但等接过了那婢子手中装宝石镯子的锦盒后,叶初云还是又谨慎吩咐道:“均儿,你和她一起去找婉儿,找到后莫要再离开她一步。”

均儿连忙应是,带着那听得不明所以的婢子走了出去。

叶初云舒了口气,重新坐下来饮茶,可却依旧觉得心神不宁,只坐了片刻,便又站起来走到阑边,想看看毬赛分散些注意力。

“小姐!”看了约小半盏茶时间,灵儿突然惊诧地指着场那边道,“那不就是姚姑娘吗?”

叶初云心里又是猛得一跳,顺着她的手定睛看去,果然见姚钰儿正带着婢子从毬场另一边的林荫道上缓缓行来,可却不见叶婉云和她一起。

“走,我们去问问!”叶初云话音刚落,人已迅速步下了亭帐的台阶,灵儿赶紧小跑几步跟了上去。

“姚姑娘!”

姚钰儿刚走到自己原本呆着的亭帐前,就听见有人唤她,这声音清越动听如山间泠泉,却明显含着急切,她诧异地望向来人:“叶家姐姐,出什么事了吗?”

叶初云走得急,略沉了沉气息,才问道:“姚姑娘,婉儿不是和你一道去换衣了么,怎么不见她一起回来?”

“原来是为这事,”姚钰儿明白过来,笑道,“我本来是要陪婉儿去余家准备的厢房换衣的,但走到一半,正好碰上了秀云、芷欣和淑仪淑瑶姐妹,淑瑶不是也玩了马毬嘛,她说出了身汗,也要去换衣,大家便一道走了,还说好了,换完衣一起去摘果子玩。”

说到这儿,姚钰儿朝旁边的帐子里看了看,继续说,“但我今天跟夏姐姐一起来的,想着要去果园也要叫上她才合适,所以就独自回来找夏姐姐,再去果园汇合。叶姐姐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又是叶秀云,又是摘果子。

叶初云只觉更加怪异巧合,她也抬头看了眼帐子里,姚钰儿说的夏小姐正陪赵家和夏家的两位主母闲话,只怕还要聊上一会儿才能走,可她却不敢耽搁,便勉强笑道:“多谢姚姑娘,既然如此,那我先去找婉儿,到时候再在果园见。”

“那也好,”姚钰儿不疑有他,热心地指了指东北方向,“换衣的厢房就在那边,稍有些远,叶姐姐现在过去,他们应当换得差不多了。”

叶初云又道了句多谢,就与她暂且话别,步履匆匆地带着灵儿沿着姚钰儿刚刚过来时的林荫道走去。

余家庄子太大,这条通往专为女宾休整而设的厢房的路确实如姚钰儿所说,又长又远,而且越往里走人越少,只偶尔还有一两个女婢来往取放东西。

叶初云主仆二人走得快,一炷香不到,便到了厢房所在的院子,院子里却极为安静,除了枝头鸟叫,几乎没什么人声。

灵儿正在左边厢房外一间一间敲过去,右侧厢房的一个屋子里突然被推开,出来了两个侍婢,手里各捧着一叠衣物,叶初云一眼认出其中一叠衣服正是叶婉云的,她立时向两人问道:“来此处换衣服的几位小姐还在院里吗?”

两个侍婢有些惊讶,其中年长些的立刻行礼答道:“回这位贵人的话,两位小姐换完衣服就和其他几位小姐一起走了,奴婢听她们本来要直接去摘果子的,后来其中一位小姐提到咱们庄里去岁新植了成片的爬墙粉团儿,如今正盛开着,小姐们便一致决定先去看花了。”

叶初云见这二人不似说谎,且显是大世家里被调教得极有规矩的,便又问道:“那粉团儿种在哪边?为何我来时没有碰上她们?”

“在马毬场东面的翠竹林后边,几位小姐应当是在院前那个岔口往东走小径去了,所以没和您碰上,”那婢子颇有眼力见,继续补充道,“她们约莫是半炷香前走的。贵人您来之前,还有两位侍女来找过她们,但是也错过了,前头刚追出去。”

这就是说均儿也没找到叶婉云。叶初云忧心愈甚,问清楚路后,唤了句“灵儿”,便又出了院门,在那婢子说的岔口往东寻去。

两人沿着小径一路走,路上几无人影,但能听见竹林那边毬场上传来的声音,可见这林子倒也并不算深。

走了一长段,又到个岔口,主仆二人按那余家婢子说的右转过岔口,而后,皆是一震——

叶初云原本听说爬墙粉团儿时,只以为是一两面爬了蔷薇的花墙,却没想到竟是这样一片深深浅浅的粉色花海!

“锦江风撼云霞碎,仙子衣飘黼黻香。”千万枝的粉色蔷薇,繁艳烂漫,殷红稠叠,或是沿着高低不一的篱笆爬满,或是被各式形状的竹篾引着,化作了一面面壮观的花墙,长成了一座座精致的花桥,流溢为了一片片绚丽的粉霞,铺满了整片天地。

叶初云从震撼中回过神来,蔷薇本身并不像牡丹那般精贵,但是要爬墙,却要花匠费尽心思,这样大的手笔也不知要多少财力才能维持。

“小姐,”灵儿也终于反应过来,咂舌道,“余家弄了这么个厉害的粉团儿海,怎的竟没和大家说起?”

叶初云眸底铺陈着一层粉色,笑了一声:“她等着别人自己发现呢。”

然后,她便可云淡风轻地道一句“只是寻常”,这就是余家主母冯氏的作风,所谓的大家风范。

不过,这些都是他话,她们现在的问题是,这么大一片蔷薇花园,从哪儿进去找人?

正在踌躇时,好巧一个婢女提着把浇花壶从那花海一处走出,见到叶初云立刻上前恭恭敬敬行礼。

叶初云见她额上一层薄汗,显然在里面劳作许久了,便问道:“你可看见刚刚有几位贵小姐一起进了这花园?”

“回贵人话,奴婢看见了,”那婢女果然肯定道,却又问,“不过刚刚进去两拨人了呢,不知您问的是两位一起走的,还是三位一起走的?”

她们分开了?叶初云秀眉又蹙起来:“两个一起走的都穿的什么色的衣裳?”

那婢女:“一位是粉色的衣裳,和这些粉团儿很像呢,另一位是水绿色的裙子,看发髻已经是位少夫人了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