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转载请注明来源:淘书阁taoshuge.com

知府冷汗欲滴。

院外他的小儿子又开始哭喊起来,仆人拦也拦不住,跌跌撞撞地跑进来,道:“我的狗呢?我的狗呢?爹!”他也不看剩下的人,直接把满手的泥土统统抹在知府的袍角,开始撒泼打滚。

赫连揭略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一边是一干贵人们等着他要一个“交代”,另一边是哭闹不休的孩子,知府的头都要大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此刻,外门被推开,雨气像是海浪涌进来,噼里啪啦打在了门槛内。外边的雨,比大家想象的还要大。知府家的宅第地势高,尚且能蔓延到外的第一级台阶,外边的农田,不知已经被淹没了多少。

后边的随从抖了抖伞,纵使有伞,雨也还是打湿了衣袍,沈长序鬓发,陈达的胡须上都沾着雨丝。

“殿下,河堤太矮,已经被冲毁了不少。大水快淹过农田了。”陈达顾不上抖落身上的水,“连接阅水和青州呈花江的那段水系,河堤没有修完,昨夜的人手一走就被冲毁了,沈公子说,不若改道,先将阅水往余枝县引。”

“不是说新征的人走了么?旧的也走了?”盛淮安指节叩在太师椅扶手上,重重一响,道,“死小孩再吵,我就把你皮给给剥了。”

她话语森森,似乎下一刻就能提着小孩的后脖颈,从头开始把皮给剥了。知府那个八九岁的小儿子像看到了什么女阎□□嚎似的哭声猛然一止,被吓出了真的眼泪,不顾外边的雨,穿过连廊跑走了。

知府道:“大人,我……”

他脸上皱纹垂下来,变成一副“苦相”。昨天和谢青松呛声的言官替他说道:“公主殿下有所不知,我们大人比较喜欢预言。”

“为了给各位大人留点好印象……我们本该是明日集结新的人手,但知府说前日就已经集结……”书记支支吾吾,“所以说,其实人手尚未集结,在前几日,就四散跑了……”

谢青松又要开始疾厉斥责,陈达瞥了他一眼,道:“谢侍郎,我知道你急你夫人的生意,但是你先别急。当务之急,应当是稳下局面,继续招募人来开凿运河,今年雨水太多了,至少要赶在夏季暴雨之前,结束掉这一河段。”

陈达语气徐缓,但咬字及其重,像是在私塾里教稚童读书的老先生,拖长了音,问知府:“青州有匪患,为何先前不说?”

知府擦了擦额上的泪珠,旁边的人又替他道:“大人,青州商贩往来多,匪患就像是野草,生生不息。干的也不过就是拦路打劫,像商队要点银两,我们知府每一季,都会替过路人把银两给交上,也算是相安无事。青州多年未有战事,本来就没有多少兵,也不能打,不如花点银钱过去了。”

知府在一旁点头。

竟然会有官府给土匪送钱?谢青松刚张嘴,就被盛淮安给堵了回去:“你看朝廷有多少兵?不会是怪我前三年没有从辽东飞回来杀完匪寇再飞回去吧?这不是得问你们吗?满朝武将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州部的治安?”

谢青松狼狈地把质问咽下,干巴巴地问:“眼下该如何是好?”

“有人让我活动筋骨还不好么?”盛淮安扭扭手腕,站了起来,道,“接下来是要往余枝县走对吧?过去一并除了就是。既然都丢了父母妻儿去当什么土匪,那就不算青州的良民了,杀就杀了吧。我赶趟。”

她急着到常州去调查沈长序的身世,还得再重新回到辽东,核验赫连揭说的话是真是假。

先杀了王宏,又扬言要剥了小孩的皮,现在说“杀就杀了吧”,不愧是大周闻名的女阎王,众人看着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忍不住汗毛竖起。盛淮安道:“看我干嘛?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啊。”

管他匪窝里挂的旗是“新周”还是“旧周”,究竟是不是有心人的图谋,在盛淮安看来“一力降百会”,直接把闹事之人肃清,谜底自然而然是水落石出。最怕的就是来得太晚了,什么阴谋诡计在人死之后都结了尾,追查起来才劳心费力,比如她的师父。

“我来的时候也稍稍打听了一下,听到些有意思的话。”

沈长序已经换下了被雨打湿的襴衫,穿了件交领白袍出来,他一直都听盛淮安的话,挑各种白色的衣服穿。他解开了头发,拿布巾擦自己被打湿的发尾,双耳上的红耳钉衬得他面如冠玉。但在谢青松眼里,君子正衣冠,沈长序行为何等轻浮放荡!

光风霁月的沈太常卿为了讨好永宁公主这个女阎王,花费了不少力气。谢青松看向沈长序的眼里多了分对他“痛失君子风骨”的惋惜。

“说余枝县的匪头子给自己还封了个‘王’来当,”沈长序道。

“叫米王,说跟着他混的人都能有米有肉,而且——”沈长序停顿了一下,“比平王还要厉害一笔。”

“把上边一横给去掉,是已经知道脑袋被我端走了?”盛淮安起身,道,“管他米王还是粮王,等过几天雨势小了,直接杀掉就行。”

等人都散去,盛淮安对一直没有出声的赫连揭道:“狗你拐到哪里去了?还不赶紧还给那个死小孩。”

沈长序看到比他还高了半个头,手长腿长的赫连揭,眸色微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芒果大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