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凉、粘稠、滑腻,攀爬蠕动的触感清晰,迟莺很害怕软体动物,虫子、蛇、蜥蜴。

细软的声音染上哭腔。

窸窸窣窣的声响被扩大了数倍,兰濯池垂下眼,“我看看。”

迟莺不太敢动,他能感觉到柜子门的外面有东西在徘徊巡视,他忍着不适,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

“哪里?”隔着薄薄的布料,掌心的体温贴着肌肤,迟莺被吓坏了,死死咬着下嘴唇握着兰濯池的手,往上移了一小段距离,错开视线,眉头皱起浅浅的弧度,模糊的声音从衣物的笼罩下传出来,“找到了吗?”

掌下,是根茎明显的藤蔓。

透过裤子也能感觉到。

兰濯池往上摸,手一点点往上,藤蔓已经探得很深了。柔软的发丝枕在衣物上,迟莺的脸上盖着一件上衣,可能洗过不久,闻着有股馥郁的洗衣液香。

“是不是蛇?”

看不见所以恐慌迅速蔓延,迟莺猜测应该是蛇,现在的天气这么潮湿,蛇顺着管道爬上来也不是没有可能。那种阴暗潮湿的生物,迟莺隔着屏幕看都犯恶心,更不用说那东西可能就在他身上爬。

粉唇被咬出淡白的痕迹,迟莺僵着身一动也不敢动。

“你很讨厌蛇?”没有直接回答迟莺的问题,兰濯池没头没尾地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就这么一瞬,藤蔓往上又爬了一段。

到了大腿。

“害怕,我讨厌软的、凉的、长长的东西,都好讨厌。”

迟莺粉白的脸蛋贴着衣物,柜子中的空间只有那么大,无论怎么躲,都不可避免地撞上兰濯池的身体。

【那完了,老公的触手看来是得藏好了,免得吓到老婆。】

【所以,玩家是死的吗???妹妹都怕成这样了,不第一时间抓蛇在搞什么!!】

【真的好娇啊,气音说悄悄话,又娇又乖,不懂我老婆的有难了。】

弹幕内容仍旧在屏蔽中,

“没事了。”兰濯池审判一般下达最后的结果,那股黏腻不舒服的感觉荡然无存,迟莺缓缓探出脑袋,小腿有点麻,可能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太久了,蜷缩成一团,不太安全的姿势,迟莺努力更换了一个稍微不难受的姿势。

脑子晕晕涨涨的,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跟着跑什么。

处在一种相当怪异的处境,如果是0129口中所说的,特殊npc,那么特殊两个字,就已经把他和副本中的其他npc分隔开了,没办法融入玩家,也没办法和副本中的东西沟通,就连鬼怪和普通的学生,也都完全不一样。

可能会有点孤独。

迟莺想。

仅存的空气正在飞快消逝,哪怕两个人谁都没有说很多话。实在无聊又害怕,全部的注意力几乎都聚焦在外面的祂身上。

过了好久,迟莺动了动,手指贴上柜子的门,“走……了。”

徘徊的声音远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