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淘书阁】地址:taoshuge.com

陈彦文向来喜欢恶人先告状:

“我千辛万苦漂洋过海来看你们俩,没想到他竟然偷摸给我爸打小报告!”

路清涟把目光移向一旁的顾海棠,发现他现在正垂着眼,嘴巴稍稍抿了起来。

要是他头上有狗狗耳朵的话,应该已经委屈地垂下来了。

陈衍文看他这委屈样就来气,抓着他用力摇晃。

心偏得很明显的路清涟大手一挥,把顾海棠拉到自己身边,脱口而出的话伤了陈衍文的心:

“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你爸不让你干的事?”

他连喊了几声冤枉,咿咿呀呀吵个不停,后来还是路清涟把在外面打包的点心递给他之后才消停下来。

“有点甜,你拿回去就着茶吃。”路清涟道:“什么时候的飞机?”

“半夜三点。”

陈衍文一改无理取闹的样子,乐呵呵地接过路清涟给他的小蛋糕,稍稍凌乱的头发翘起了个小小的弧度,整个人看着都不太聪明的样子。

路清涟点头,从包里拿出回信:“正好我刚才写了回信,你帮我一起带回去给他们。”

陈衍文应下:“那你几时回?”

路清涟看向顾海棠,时间上的安排向来是他来整理。

“下个月20号。”顾海棠接过路清涟手里的大包小包。

陈衍文眼睛一亮:“那我们还有时间去一趟……”

“时间差不多了,你该走了。”顾海棠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把连人带着点心塞进不远处停在路的黑色轿车里。

驾驶位上坐着的不是司机,而是看着和陈衍文有几分像的中年男人。

应该是他的爸爸。

路清涟还是第一次见到陈衍文的爸爸,果然和陈衍文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看起来沉稳又不苟言笑。

话没有多说,路清涟向陈叔叔点头之后就目送这辆轿车离开了。

这家伙,也不知道哪一天会变成像他爸爸一样沉稳的人。

考完试之后早点回国吧,总觉得没有自己的小团体有点让人担心。

说是出来游学,但现在社会情况复杂,她们就只能按照陈意的安排,老老实实留在德国市中心听课。

如果乱跑的话,可能会不小心跑到别的国家,然后被当成非法入境的入侵人员给扣下。

“到时就是哭得再惨都回不了家了。”

这是陈意的原话,路清涟觉得她当时存了吓小孩的心,语调上扬的弧度和叶苍宿有的一比。

也因为有了活动范围的划定,她和顾海棠的学习生活并不算有趣。

偶尔会去中华街吃顿饭或者买一些国内转出口的畅销全英书籍之外,剩下的时间大多都是在三点一线来回争分夺秒。

顾海棠也在路清涟的引导和劝说下选择了更适合自己的专业。

两个人由最开始共同听大课,到现在被安排到不同的学区听各自的专业课,唯一不变的就是晚上会在公寓里一起复盘今天听课的内容,由另外一人进行随机考察。

陈意偶尔闲下来就会过来带他们出去散心,或者受叶苍宿之托考察他们的学科知识点,以防开学考试时两人脑子一下子没转过来。

时间转眼就到了来德国的第二个月,离回国大概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

“旁听也有结业考试,你们一定要保证达到本专业的及格线,不然这两个月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就全打水漂了。”

陈意把手里的一踏纸页递给路清涟:

“还有,威廉要你写一篇教育专项论文给他,这些是他给你找的参考文献。”

路清涟有些麻木地接过那一沓厚厚的东西,内心毫无波澜:“好。”

不就是写一个论文吗?她一天打三份工都熬过来了,一个小小的结业考试和论文算什么!

就是自己现在这个状态都快赶得上她上班的那种状态了。

在沉默中发疯的美好状态。

“年轻人怎么没精打采的。”陈意捏了捏她的脸,直起身体往房门外等了有段时间的人道:“进来吧,感觉她快撑不住了。”

路清涟随意往门那一撇,见到门外进来的两人之后直接愣在了原地。

两个女孩见到她,笑着扑了过来。

“阿清!”

“清涟!”

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不算大的房间内回响,路清涟被两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包围,后知后觉地伸手回抱着她们。

“怎么来的时候都不说一声?”

陈衍文也是,她俩也是。

这些天身边太安静了,现在热热闹闹的让她有些恍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谁动了我的小熊》转载请注明来源:淘书阁taoshuge.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