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三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窗外的榆树积了不少雪,裴夫人久久失神地望着:“小春说,我对无定不好...不是的,我其实很爱他。”

她的手抓着窗棂,被冻得通红仍未觉,自顾自说着裴似儿时的种种。

“他六岁时,使计抓到了叶缃的错处,可是我太过懦弱,放过了她。自那时起,我便知他若是长久地留在我身边,终有一日会变得与我一样...”

一样的心善、一样的无用、一样的害己伤至亲之人。

“所以,我送他去霍家,阿衍和琦玉皆是明事理,辨是非的人,他们教他,胜过留在我这个无用之人身边百倍千倍...”语气不复初始的平静,她的声音已是哽咽不止。

七岁的孩子被她决绝地送走,往后十余年,不曾看过他一眼,问过他一句,她是一个多么不称职的娘。

小春说的对,她此生所有的心狠都用在他身上了。

“娘,他从未怨恨过你,”李吟娥伸手握住她的手:“他曾对我说,他娘虽闭门不出,但秋姑每月总偷偷来瞧他。”

霍秋身份特殊,府中无人敢命令她,除了他娘。

后来,他的舅妈告诉他,他舅舅因为定远侯最宠他,拒绝接他来霍家,直到他娘下跪哀求,他舅舅才勉强同意。

原来啊,他不是被丢下的孩子。

临别之际,裴夫人让李吟娥转告裴似:“阿绪为了他,也做了很多很多。”

她回房时,他正拿着热鸡蛋滚脸,甚为哀怨地与她抱怨,说自己今日连房门都不敢出,生怕有人问起他脸上的巴掌印。

“你小时候,挨过打吗?”她顺手接过他手上的鸡蛋,来回在红印上滚动。

“挨过,有一次因我想赶叶姨娘出府,便假装被她推到水里,娘知道后,也打了我一巴掌。”说话间,扯到胸口的疼,他见她的一只手空着,起了坏心,拉着她的手在他胸口被砸的地方,来回轻揉。

“你才六岁,就能想出这般好法子吗?”她惊讶于裴似六岁已深谙苦肉计。

“你怎么知道是六岁的事?”他觉出不对劲,抬头看她。

“娘说的,她还说,她和爹从未抛下你,他们爱你甚于爱自己。”

“我知道...只是,她下次能别打我的脸吗?吟娥,真的太丢人了...”

上次被打,刑部的人笑了他一整天,说他娘不愧是将门贵女,就连打儿子的巴掌都要红上几分。

“好郎君,我下次跟娘说说。”她捂嘴偷笑,又怕他瞧见,赶忙收敛笑容。

侯府的事毕,眼下的大难题只剩如何“偷”到另一块霍家玉佩,若得之轻而易举,瑞王定会生疑。

“后日宫宴,我有一个一箭双雕的好法子~”他说。

既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让她拿到玉佩,又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寻一个由头送霍子愈去霍家军营。

宫宴那日,高楼四望万重云,满梢琼枝,不见来时径。

她方入宫,便知他那日所说的好法子是何意。

因那块玉佩此时正挂在霍子愈腰间,环佩叮当,衣诀飞扬,她看着笑着朝她走来的霍子愈与祝鸢,嘴角微抽。

“表嫂,你怎一个人来了,表哥呢?”霍子愈看向她空无一人的身后,疑惑地问道。

“刑部有差事,他稍等便来。”她边回他,边看他腰间的玉佩。

霍子愈顺着她的眼神也看向玉佩,贴近她悄悄地说:“表嫂,这是我家的传家宝,我爹昨夜才传给我的。”

“今日人多眼杂,如此贵重之物,你得收好了...”

“我明白!”

其间丝竹声声,琴弦阵阵。

酒过三巡,她上前邀约祝鸢与霍子慧去园中赏花,临走时,假意走去告知霍子愈,她们准备去赏花,让他莫担心。

再趁他醉意上头,与裴夫人一唱一和,顺利偷到玉佩。

霍子慧心中奇怪,等她回来,纳闷地说:“区区小事,何须告诉他。”

“子慧,表嫂许是怕子愈一会儿找不到我们,心中担心。”祝鸢从旁解释。

“是这个理。”她吓出一身冷汗,回头让她们快些走:“我听娘说,御花园的梅花每年这时节,开得极好,有万花羞落之美。”

行至园中,一路暗送疏香。

天寒日暮,薄雪初积,一枝斜梅倚东风,霍子慧稍稍看了一会便觉无趣,催她们回去,她假装没听见又多拖了一会。

玉佩还在她手中,得找个地方藏起来,可园中有霍子慧时刻盯着,她想藏也藏不了。

“我喊你半天了,快走吧,我好冷。”霍子慧几步上前拉着她就要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