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惜挽眼帘一垂,看见石桌上有两册折子,还有一碗喂鱼的饵食。

“钦元不敢。”她轻柔回着。

若说暴君,她以为是像话本中的那般,荒淫无度,嗜杀暴虐。自然,这种暴君不会清判一件事情,大多按自己喜怒来。

说起来,她对于李黯的今日的清明判罚多少有些意外,不只是因为廖家准备送女儿进宫,还有前几日她对他的忤逆、反抗。

她清晰记得,当时他的眼中起了冷意。

一阵轻风吹进亭中,带着微微秋凉。

徐惜挽走到桌边,端起那碗鱼饵,遂又站去李黯身后一步远:“阿弟自幼读书,将来会参加科考,若今日出事,恐后面于他来说会麻烦。”

科考严苛,不仅是考一个人的才学,更要看人本身的行为作风是否清明。若徐琛今日背上虐杀先帝金丝雀的事儿,后面走科考,难保不会被人提起,便是给毁了前路。

此等事情自是重要,所以,她无论如何也要为阿弟挣回清名。

“难怪,”李黯再次侧了脸,这次清楚看见女子娇柔的面庞,“进宫以来,第一次见你如此寸步不让。”

平时都待在安寿宫的四面墙内,近乎没有声响的安安静静。原来她如此安静,只是因为没有让她在意事罢了。

“钦元还要送阿弟出宫,不打搅陛下了。”徐惜挽不想再过多说什么,双手端着碗往前一送。

碗中满满的饵食,原是放在这里,以供帝王休憩消遣之用。她用这种方式,对他今日的援手表示谢意。

李黯垂眸,盯着瓷碗,继而又看着端碗的手,那食指白玉纤纤,被鼠夹弹到的地上已经消肿。

对于他,她几乎从不主动,而他也不在意她是否主动。他是一国帝王,也是皇宫的主子,他要她,她只需顺从接受就好。当然,他明白她怕他,哪怕是床榻上无间的云雨亲密时,她深里到底有排斥和躲闪。

面前主动送过来的碗,里面纷杂的饵食。恍惚回到一年多前,有个娇美的少女双手端着药碗,给他塞到手里。

他皱了下眉,手指动了动松开折子,抬手从碗里抓了一把饵食:“既然你阿弟身体不好,便留宫中几日罢。”

“嗯?”徐惜挽一愣,原本想放回桌上的碗,差点儿一松掉到地上。

柔软半敛的眼睛瞪圆,褪去平时的平淡,清楚呈现出眸底的清澈,似乎以为是听错,几分懵然。

李黯少见这样的她,伸手过去接过那只碗:“正好,可让太医给他调理下。”

“嗯,”徐惜挽手里一轻,回过神来,“钦元谢过陛下。”

比起刚进亭来的道谢,她这一声明显更加明亮柔婉,能听出内里掺杂的欣喜。

李黯眼神示意外面的曹福,后者会意,弯着腰身告退,利落的去办主子交代的事情。

“仲秋节将来,听说皇嫂与太后商议过了?”李黯转身回去面向湖面,那只碗搁在亭栏的横面上,看着有些不稳当。

徐惜挽应了声事,心想他可能有什么事情交代,便也继续留在这里。

她高兴于阿弟可以继续留在宫里,姐弟俩有了相处的时间,也能彻底知道阿弟身体真是情况。

看着亭柱旁男人冷清的身影,她在想,或许他也不至于太坏,会公平判定一件事,似乎也有些人情味儿。

不由想起与他的一些过往,不伦今日如何,往昔的两人总还有些算得上是情分的东西罢。

她帮过他,他亦护过她。

亭外的湖面已经发暗,轻风再次吹来,扯着徐惜挽的裙角轻晃。

她抿抿唇,眼睫上下颤了颤,心中生出些希冀来。既李黯不是不明事理的人,那么她与他解开矛盾,慢慢与他说清道理呢?

或者,这段叔嫂间的不伦,就能彻底结束。

与其躲避退让,提心吊胆,不如试试主动地化解,总好过这样不清不楚的纠缠下去。

徐惜挽静静站着,心中微微的波动着,恰如现在的御湖轻波粼粼。耳边听着李黯简单的话语,说了些关于中秋节的事情。

不时的,她应上一声。

看回岸边的时候,徐琛已经离开,大概是跟着翠梅重新回了安寿宫。

心里松快,不禁因为阿弟可以留在宫里几日,再就是心中适才冒出的想法。嘴角不由柔柔一弯。

转回头的时候,正对上李黯的目光,也不知刚才失神的时候他是否也一直盯着。

他身形微侧,一般面庞在阴影中,显得五官更加深刻立体,隐约,左侧的眉尾处藏着一点微小的伤痕。

徐惜挽眼睫微落,不着痕迹避开他的视线,正好看见那本扔在桌面上的折子。是廖家的折子,晌午的事这么快就传到外面了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皇嫂难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