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画面没有中断。

晨昏交际之时,藏蓝色天空上一抹薄橘色云彩,旭日缓缓从成群的山脉之后升起。

黑色剑刃上流转光辉,红发武士开始挥舞他的长刀,刀身上包裹的阳炎仿佛是这个世界上不灭的新日。

刀法一共十三式,每每旭日花札随着红发武士身体幅度晃动时,有一郎的身体就会忍不住颤抖。

仿佛就像神话中的天照大神真的踏着不灭的光辉,降临这个世间。

最后,旭日爬上皑皑山巅,红发武士停下动作,将刀收回刀鞘。

随后,他转过身来,火红色的眼睛望向有一郎所在的方向。

“向兄长大人献丑了。”

话音落下。

短而强烈的刺痛袭来,像是有一根针扎进脑中,有一郎猛地睁开眼。

刚才在山顶的场景悉数退去,重新占据视野的是眼前已经被摧毁破败的房屋,以及——

近在咫尺的攻击!

伴随着那只鬼抬手的动作,利光从它的指尖划出,笔直地削向有一郎。

他为了躲避刚才的大范围攻击,已经跳到了房子的最角落处。鬼的这一击完全将所有躲避通道封死,前方等待他的只有身首异处。

可是身体突然变得好奇怪。

明明是生死攸关的危机时刻,那个红发武士的身影却不断在眼前浮现。

伴随着旭日耳饰的每次晃动的抬手、挥刀、侧身。

每一个动作都在眼前慢放,甚至连那微不可觉的呼吸频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有一郎深吸一口气,新鲜的氧气尽数灌入肺腔。

身体无师自通般抬起手,像是有一个人在身后握着他的手,告诉他该在何时抬刀。

叮——

柴刀格挡住那一击攻击,发出酸涩的嘶鸣,交接处瞬间炸出四处迸溅的火花。

余锋从耳边划过,几缕头发被瞬间刮断,咻地一声削穿后面的墙壁。

而有一郎的脸上也后知后觉地刮出一道伤痕,血珠大颗大颗冒出,沿着脸颊向下滑落。

“哦?还有挺有两下子的嘛?”鬼嗤笑一声,“但是又有什么用呢?没人在意你这样的穷鬼的死活,你就算是死了估计也不会有人发现吧?”

“都是没有意义的攻击,你能靠它们撑到天亮吗?”

没人在意的穷鬼?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有一郎眼中的情绪一点点褪去,直至降到冰点。

“叽叽喳喳吵死了,声音又难听,你没完没了说个屁啊!”

“哈?!”

面对如此直白的嫌恶,额头上突起青筋,鬼被激怒到了极点。

它可是鬼!是超脱了人类更加高级的生物!

面前这个穷小鬼有什么资格对它露出这样的表情?!

不可饶恕!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才行!

盛怒之下的鬼欲抬手,发起下一次的攻击。

可这一次,攻守转换。

一阵疾风突然涌动,迷住鬼的双眼,视野中的有一郎的影子变得模模糊糊。

等反应过来时,面上已经被起跳至空中影子笼罩,有一郎双手合握着刀柄挥向它的脖颈处。

在挥刀的时候,他有意地模仿那个红衣武士的动作。

可刀刃上出现的不是如新日般绚丽的阳炎,而是近乎透明却又狂躁的风流——

像是能摧毁一切呼啸而来的狂风,柴刀已经被磨损的钝口割进皮肉,顶着摩擦力向里冲去。

一道弧形白光闪过,球形黑影向外飞出,鬼的身体无力地跪在地上,随后沉沉趴下,荡起些许尘土。

“呼……”

吐出一口浊气,有一郎胸口上下起伏着,抬手拂去面颊上的血,在面上划出一道殷丽的痕迹。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一击比平常砍柴消耗的体能还要多。

但是身体很奇怪,没有疲倦的感觉,反而有源源不断的热流涌向四肢。

有一郎垂下眼睛,看向脚边鬼的尸体。

头不知道飞到哪里,而颈部的圆形豁口不断向外流出暗红色的血液,在地面汇聚成圆形的血泊。

应该死透了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鬼灭]我在鬼杀队里养时透》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