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三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出了茶楼,天色已是有些昏暗了。街边的店铺关了许多,摆摊的商贩也大大减少,除了一些卖吃的以及一些卖小首饰的摊贩,还有不少摊位在叫卖花灯。

遇宁在一个卖花灯的摊位前驻足,拿起一只兔子花灯把玩着,随口问着摊贩:“老板,你们这里花灯节也太过冷清了吧?怎得就你们几家卖花灯的,街道也没有任何布置。”

摊贩:“姑娘不是我们本地人吧?花灯节是三日后,只是我们这些小摊贩为了讨口饭吃,提前沾沾花灯节的光。”

“是这样啊。那我要这只兔子花灯。”遇宁从荷包里拿出一颗小小的珍珠递给了摊贩,“不用找了。”

璟逸瞧着遇宁这大方的行为,心中不免诧异,这还是那个视财如命的人吗?

小贩欣喜万分,高兴坏了。别看这珍珠小,但色泽上乘,珠圆玉润的,他就是卖上半年的花灯都未必抵得上这颗珍珠。

“谢谢姑娘,谢谢姑娘。”小贩一个劲儿的道谢,又从摊子上拿了两只莲花灯给遇宁,“姑娘,我们这花灯节时还可在河边放灯许愿,这两只莲花灯送您,三日后花灯节您也同公子一起去河边放花灯许愿,河神大人一定会完成您的愿望的。”

遇宁:“河神大人?”

小贩:“是,河神大人是我们这座城的守护神,每年花灯节不论男女,都有不少人去河边放花灯祈愿,大家都说向河神大人许愿很灵的,您不妨也试试。”

“是吗?”小贩说得神乎其神,遇宁被挑起了兴趣,“那就谢谢你的花灯了。”

遇宁把莲花灯转递给璟逸,自己拿着兔子花灯一摇一晃地走了。

璟逸这次要的房间仍是一个套间,不同的是,这次他选择睡外间。

遇宁看着里间宽敞的床,向璟逸发出了邀请:“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睡?”

璟逸怔住一瞬,抬起手指点了点遇宁的额头:“早点休息。”

摸了摸被戳的额头,遇宁撅嘴不满:“哦。”

三日后的花灯节眨眼便至,天色将暗未暗时,遇宁就提着兔子花灯,拉着璟逸来到街上游逛起来。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卖花灯的摊贩,各种各样的花灯琳琅满目,看的人眼花缭乱。街道中心处还搭建了一面花灯墙,足足有三人高。现在这会儿天色昏暗,整面花灯墙都亮了起来,将街道映照得如白昼一般。

遇宁太久没看到这般景象了,整个人兴奋得很,一路上左瞧右瞧的,脖子都转得有些酸。他们沿着主街道逛着逛着就到了河边,河边有许多男男女女在放花灯祈愿,遇宁这才想起来前几日小贩送给他们的两只花灯。

遇宁:“璟逸,我们也去放花灯祈愿吧。”

璟逸手掌一展,两只小巧精致的花灯现于掌心:“给。”

河边人多,遇宁半排队半挤式的找到一个位置。两人将花灯点燃后,小心翼翼地放进河水中。

遇宁:“快,快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虔诚许愿。”

璟逸挑起一边眉毛,对于她这种沉浸式的体验很是佩服:“你还真信啊。”

“万一河神大人显灵了呢。”遇宁冲他眨了一下眼睛,随后合十双手,闭目,认真的许愿了。璟逸无奈摇头,但手上也做出了相同动作。

两人一前一后的睁开眼睛,遇宁看着两人的莲花灯并排着在水波的推动下缓慢前行,淡淡的笑了。

璟逸瞧着她:“许了什么愿,说来听听。”

遇宁扬起下巴:“不告诉你,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不灵?”璟逸一脸震惊,“我哎,你觉得告诉我会不灵?”言外之意就是他可以帮她实现愿望。

“哼,反正不告诉你。”遇宁说完就提着兔子花灯离开了河边继续逛起来,璟逸紧随其后。

身后的河里,他们都没有看到这一幕。原本是两只并排前行的莲花灯分开来,其中一只行在前头,且火苗逐渐变小,又这样漂了两个水波,行在前头的花灯彻底熄灭了。

花灯节过后,二人又在这里停留了些时日,之后,遇宁就想去别处瞧瞧了。这次他们选择了南下,一路南下至一座四季如春,花草丰茂的城池。

“这处的风景瞧着比我们一路而来遇到的都要好,”遇宁看着城墙上凿刻的‘锦城’两个大字,小声读了一遍,“‘锦城’,繁花似锦,很是符合啊。”

进了城,遇宁越发觉得这座城池的名字与景色相呼应。随处可见的各种鲜花,甚至有些街道摆摊的小贩都在售卖鲜花,一时间仿佛置身在花的世界,鼻息间都是各种花香。

遇宁对这座城池很是满意。

遇宁:“璟逸,我们在这里住上一段时日吧?”

璟逸:“好。”

遇宁现在对这座城充满了兴趣,边走边顾目四盼的打量各个摊位,时不时停下来看一看。璟逸就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小鸟出笼般的自由自在,嘴角不由得扬起。

又经过一个鲜花摊,璟逸停了下来。摊位上各种鲜花琳琅满目,有些青丘里有,有些是青丘里也不曾看到过的。摆摊的是一个中年女子,看有客人登门,热情迎接。

“公子,要买花吗?”

璟逸:“嗯。”

“不知公子想要什么花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