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骗来的夫君多短命》最新章节。

(温馨提示:插叙于上章结束,时间线正常,接上1-4章的剧情。)

宣德二十五年。

在青黛的追问之下,江绾绾难得回忆起了三年前与亡夫相遇的这段尘封已久往事,万千心绪不能释怀,既是对玹澈的也是对自己的。

这段富贵也仅仅维持三载,就被朱镇拿着敕令一脚踹开,宣告她:她的夫君玹澈在今年春闱之中科举舞弊已被大理寺问斩,而玹府一切钱财,

青黛不禁感慨二人的过往,又问道今后打算:“夫人,如今郎君科举舞弊被问斩,玹府被抄,就连朱镇这厮也魂归黄泉,我们还能依仗谁呢?”

“我们今后,又该咋办?”

前路茫然,两兜空空,又要过着从前四处乞讨的生活,一切希冀再度尘封,再无出路。她思绪再三,说道:“事已至此,还是给玹澈上柱香吧,让他亡魂得以安息。”

江绾绾难得换了身丧服,头系白带,白衣飘飘站在时韫坟前,发丝微微如垂柳。

家底被抄,玹府烧为灰烬,没能留住玹澈最后的尸骨,也没银两替他寻个好坟墓,只能用乱石在山头随意起了个地,东能面海,背有绿荫覆盖,也算是个山灵水秀的好地方。

眼前,石碑上的字迹依稀可见。

洛城,玹澈。

她对玹澈仍心中有愧。

一壶酒水浇在石碑之上:“我终究与郎君是经过三媒九聘的夫妻,受了郎君的恩惠,在临湘过了三年快活日子。”

她轻叹一声,倚在石碑旁,饮下为数不多的酒水,酒过三巡,心头不知缠绕了何种思绪,接着哀叹几声:“如今说这些也完了,郎君在泉下喝了这断头酒就安心离去吧,来世不要再参加科举,也不要再遇到一个名叫江绾绾的女子了。”

寒暄尽,暮色渐晚,寒鸦夜啼。

夜风已起,江绾绾不免觉得有些冷意,拢紧了身上的烟帛,风吹卷落枯叶,那片落叶晃过视线,她好像见到了玹澈正在站在她的对面...

依旧玉面如冠、儒雅随和,当他凝望过来的时候,江绾绾不知为何心下竟漏了一拍。

忽尔,周遭之景淡去,而玹澈提着狼毫在寒窗伏案写字,读书声郎朗,忽而瞥见了正在远处窥探的江绾绾,搁下笔墨,问道:“夫人可曾听过,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

江绾绾答不出,他又接道:“夫人也觉得为涉汲取是假手作弊之人,是不是?”

“当然不是,你曾与我说:言不信者行不果,可见夫君为人。”

下一瞬,玹澈变了神色,是她从未见过的凶蛮。

“既然信我,那你为何不替我鸣冤?”

玹澈步步紧逼,威严直视:“若你不是听了你的卜卦,我不会执意上京赶考,也就不会招此杀身之祸。”

他伸手掐住江绾绾的脖颈,双眼滚出猩红腐烂的血:“我不冤官场浮沉,阴谋算计,我恨的是你,江绾绾!我本是清正之人,如今魂下地狱,还要背上科举舞弊的罪名!”

这玹澈是铁了心要与自己同归于尽,江绾绾气若游丝,意识殆尽之时,她似乎听到他低伏在自己耳边啜泣:“若我的中第是串通主司的一场舞弊,那我寒窗苦读十载又算的上什么?此生意义又有何在?岂不是一场笑话?”

是啊...

她和玹澈本是一类人,图志入仕报效大周的玹澈是个笑话,一生颠沛流离、卑微如蝼蚁的自己也是个笑话...

眼底的希冀一点点淡去,寥若游丝。

天刚刚朦亮之时,江绾绾从床榻之上惊醒惊恐未定,汗水早已浸湿大半被褥,素手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滑润如玉,一切安然。

只因白日去祭奠了玹澈,夜里就梦到了他?

明知是梦,可她迟迟未从那场梦境中抽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