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绅士》转载请注明来源:淘书阁taoshuge.com

我谈论的是婚姻、婚姻、婚姻,而朝我走来的是死亡、死亡、死亡......——吉皮乌斯

宋眉山烦得很,“我又没嫁给徐利雅。”

“你还想嫁给他?”萧启庆跟看大聪明一样的眼神,“那你直接准备给陆先生治丧。”

“王八蛋。”——宋眉山抿嘴,早知道就和盛家合作了,盛棣一个离婚女性,绝对没有这种桃色纠纷。

萧启庆说:“两条路摆在你眼前,一是装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是徐利雅干的,忍。”

“第二条路呢?”

“冲程家动手,敲山震虎,变相告诉徐利雅,你知道是他。”

实话说,宋眉山现在有点想把徐利雅沉海,但程逍也要收拾的,她说:“我准备让吴磊他们帮我带罗斯托夫,可以找一家寄宿学校。”

萧启庆觉得宋眉山这些反应都有点没脑子,堪称离奇的操作一通又一通,他说:“你不要太极端了,罗斯托夫才多大,而且他多愁善感,没有你坚强,他更像陆长安,如果你放他去吴磊家里,他只会更让你操心。你让他和陆长安在一起就挺好,如果你实在不放心他们,你就借口罗斯托夫喜欢彼得堡的名义,让陆长安也住过来,我帮你盯着他们父子,保证他们安全。”

“像句人话,”眉山说,“毕竟某些人不当人很多年了。”

萧启庆瞥她,“我不过只是暂时装好心,你知道。”

暂时装好心也好过装不知道你我过去有关系,也不需要观众,宋眉山揪起的心又松了一些些。而且她是真的觉得莫斯科最近老有人盯着她,她问:“莫斯科怎么回事,难道徐利雅在那边也有人?”

“他家开赌---场的,你觉得呢?”

“他那个前妻在哪儿?”

“你去兑现合同就行,前妻后妻的,和你没关系,别多余操作,没用。”

“我怎么感觉你在说我自作多情?”

宋眉山有点孤勇,喜欢蛮干,萧启庆回头,说她:“压压你的脾气,想法天马行空,就是要动他们,也不是现在。”

萧启庆真是人才,这种气定神闲,她宋眉山是拍马也赶不上。

他问她:“气顺了?”

“嗯,顺一些了。”

萧启庆在咖啡机旁忙了好半天,这时候才端了杯牛奶咖啡过来,“麻烦的是徐利雅对陆长安的态度,你尽快让陆长安搬家,你近日也别再回莫斯科,徐利雅五天前去过莫斯科。”

“所以呢,我还要避这种嫌?我离婚的前提是我结过婚,他难道不知道吗?真是好笑,他是我什么人,当我是什么,禁--脔?”

“你说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骈四俪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