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雨常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暗紫色的柜面上写着上联:曾经沧海难为水。

章汐沅看着那枚小巧的红色喜字,下意识咬着嘴唇上的死皮:“这不是元稹思念亡妻的悼亡诗吗?和《牡丹亭》也没什么关系啊,会不会是我们找错了?”

“楼上看过了,没有贴喜字的柜子,也没有关于《牡丹亭》的诗句。”此时路宸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路宸居然把楼上所有柜子都检查了一遍,这能力都不是惊人了,简直就是惊悚。

江啸的声音也从柜子背后传来“一层也看完了,只有这一间是带喜字的,大概就是它没错了。”

众人:好好好,两个能力超凡的奇男子。

看着眼前的柜子,章汐沅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那个……忘记带笔出来了。”说完,还攥住了自己的发尾,防止它惨遭毒手。

江啸见状轻笑一声,从袖子里掏出昨天刷浆糊的那只毛笔,已经清洗干净了,笔端也捋顺了阴干:“这呢。”

“论细心还得是江哥。”随即章汐沅又看向了路宸,向他伸过手去。

“干嘛?”

“墨水。”

“我没有。”

“少废话,拿来。”

“好吧。”

二人并没有对峙很久,路宸投降般从怀中掏出章汐沅之前装糖的小瓶子,里面是上次剩下的花汁,糖已经被路宸吃光了。

章汐沅将瓶子递给了江啸,江啸提笔在柜门的左侧用簪花小楷写下了“除却巫山不是云”七个字。

“我不是很理解这个柳老爷,大喜的日子写这么首悲伤的诗。”

梁皓天点头表示赞同:“是不太吉利哈。”

“也许……是为了表示情比金坚的决心吧……”

柳笑笑小声补充着,她记得上学时老师讲这首诗的时候,她还带入神伤了一阵。

最后一笔收尾,柜子自动打开了,里面是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喜服。

“这花纹有点眼熟……”梁皓天抓着裙摆的一角,那里绣着半朵牡丹。

“你在说这个?”路宸站在他背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那只绣花鞋,梁皓天吓得直接向前跳出一步。

“我去,你什么癖好?这也能随身携带!我忘了跟你们说这东西邪门的很,大半夜出现在厨房。”

路宸将鞋头的半朵花纹和裙摆上的进行对比,发现刚好能拼合到一起,看来这鞋是其中一只喜鞋没错了,只是不知道为何是旧的。路宸又将那只鞋收进了袖子中。

“走吧,都快中午了。”

就在江啸双手托着那套大红嫁衣出门的瞬间,那衣服在众目睽睽之下凭空消失了。

“怎么回事?变戏法呢?”梁皓天将江啸身上搜了个底朝天,也没搜到喜服的踪影。

章汐沅被气笑了,扶着额头:“一定是我们打开的方式不对,再来一遍。”

回去重新打开柜子,果然,那身衣服又完整出现在里面,几人又按照刚刚的方式出了门,那身衣服再次自动回到了柜子里。

“还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梁皓天嘴里嘟嘟囔囔,再次回到那面柜子前,打开了门。

路宸碰了碰他的肩膀,轻声说:“诶,来人了,看看她们怎么做的。”

门口进来了两个女子,约莫三十岁出头,应该是哪家府上的夫人,穿着不凡。从一辆豪华的马车上下来之后,两人便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几人隔着一排柜子的距离,看着她们走到了另外一半区域,在一面柜子前站定。和他们开门的方式略有不同,她们二人只是用手指在木门上面画了个图案,柜子门便打开了,随即她们取出衣服向楼上走去。

“这莫非就是密码解锁和手势解锁的区别?”梁皓天暗暗赞叹。

“你不是说楼上也是这样的柜子吗?她们还上楼干嘛?”章汐沅转身看着身后的路宸。

“唔……还有几个隔间,当时没反应过来是做什么用的。”现在看来是试衣间。

没一会儿两违妙龄少女从楼上翩然而至,从她们的五官和妆发可以猜测到她们便是之前上楼的那两个女子,但无论是从体态还是容颜来看,虽然隔着一段距离,都是肉眼可见的比进来时年轻许多,步伐都透着轻盈。只见她们仍旧有说有笑地走了出去,上了马车,驶向长街尽头。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看样子这里的衣服簇拥穿着出去才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