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尽吞噬:我在西幻世界杀疯了》最新章节。

夜幕降临,一双美丽而诡异的红色环形双月牙悬挂在夜空中,时刻告诉着靳烬,这里已经不是他原来生活的世界。

但靳烬并没有功夫对着夜空伤感,此刻,他正趴在笼车一角,蜷缩成一团鬼鬼祟祟地做着什么,偶有有金属拨片声传出,但也是十分细微。

笼车队伍已经进入了贤者森林地界,翻过这片山脉,就能抵达多伦小镇了。在哥布林王多哥的授意下,车队在森林里驻扎了下来,待天亮后再出发。红帽哥布林们吃饱喝足,此刻已经围在篝火旁呼呼大睡,只留有少部分哨兵来回巡逻。

也就是说,靳烬能不能逃走,就看今晚了!

“吧嗒!”

一道细微声音响起,喜悦的光芒在满头大汗的靳烬眼中扩散开来,他轻轻咬住自己的舌头,令自己呼吸尽可能稳定,手指轻轻一掰,海泥石**应声打开。

成功了!

虽然这是前世自己尚是小贼时才需要用到的手艺,技术已经生疏了许多,但总算是没有完全遗忘。

取下**后,靳烬转了转生疼的手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自由的世界仿佛已经在向自己招手了,就连那些魔法元素“风之精灵”也比先前活跃了许多,不断萦绕在他身旁跳动。

“艾瑞克,你成功了?”卡仆轻声惊呼道。

“嘘!”靳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卡仆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很快,靳烬就帮卡仆也解开了**,只是那根钢针也磨损到了极致,“咔”一声崩断了,令靳烬心疼不已,他可是打算用这个解开笼车的锁头的,早知道就应该先打开笼车,再另外救下这位胆小的灰皮哥布林。

“可是艾瑞克,只是解开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卡仆轻声说道。

“没有用,我就是解着玩,现在就帮你重新铐上。”靳烬气呼呼道。

卡仆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靳烬悄咪咪靠在笼边,盯着不远处那名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红帽哥布,准确的说,是盯着它腰间的那串钥匙。待巡逻的红帽哥布林一离开,靳烬集中精神,努力驱动那些风之精灵在那串钥匙上凝聚。

很快,这些绿色的小家伙们将钥匙串轻轻托了起来,可惜靳烬能够操控的风之精灵实在是太少了,钥匙串微微浮动后又突然坠了下去,睡梦中的红帽哥布林弹坐起来,瞪着猩红的眼睛四处张望。

确认没有异常后,那哥布林挠了挠腰间,翻了个身继续睡了下去,不一会儿,呼噜声又响了起来。

笼车中,靳烬和卡仆缓缓升起脑袋,偷偷松了口气。

“奇怪,我为什么只能控制这么少的魔法元素?如果再多一些风之精灵加入进来,一定可以将那串钥匙摘下来!”靳烬惋惜道。

卡仆沉吟片刻,说道:“魔法的强度和你的精神力有关,要么是你感知的魔法元素太少,要么是你与它们建立联系的‘触角’太少。前者是天赋,后者是能力,艾瑞克,你是哪一种情况?”

“魔法元素怎么样才算多?”

“你能看见多少风之精灵?”

“漫天都是。”

卡仆惊讶道:“如果是真的,你有成为大魔法师的天赋,这对一个精灵族的人而言太不可思议了。”

靳烬挑了挑眉,开玩笑,小爷我前世可是千年一遇的武学奇才,你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彩虹屁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

“艾瑞克,你可以不要笑得那么难看吗,嘴巴快咧到耳根了。”

“咳咳,天赋没问题的话,要怎么增加’触角‘呢?”

“需要经过持续并且专业的训练,这个卡仆也不懂,主人只在日记里提到,要学会一心多用。”

那不就是花心呗?这个我熟啊,逍遥门一年一次的合欢盛宴上,我最多时候试过同时与一百零三名女弟子双修呢。

逍遥门是靳烬在武侠世界创建的门派,只收姿色艳丽的女弟子,主打一个怎么伤风败俗怎么来,因而被视为江湖第一魔教。那些个名门正派虽然对逍遥门咬牙切齿,却偏偏打不过靳烬的“北冥神功”,也奈何不了靳烬。最后各大门派组成“屠魔联盟”夜袭逍遥门,刚刚练完功“精疲力尽”的靳烬不敌众门派,这才含恨而死。

所谓双修,就是身上不加一物,肉体与肉体相连,双方同时运转合欢**,实现精神与真气双循环的修炼方式。这种修炼方法的好处是能够将自身冗余的真气填补到对方的缺口中,也能从对方身上夺取真气完善自己的**,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大系统共享机制”。

只是他选择的连接部位就值得商榷了。

靳烬二话不说立即盘腿打起座来,外散的精神力开始凝聚,又分出越来越多的“触角”,将空气中越来越多的风之精灵驱使到了那串钥匙附近。

钥匙串再次飘浮起来,这次比先前那次稳定了许多,在靳烬的控制下,钥匙圈开始缓缓旋转,从红帽哥布林的腰间挣脱出来,缓慢飘向了笼车。

卡仆也将手臂伸出笼车外,试图抓住钥匙串。

再近些......再近些......只差一点点就能拿到了......

就在它的手指即将勾到那串钥匙时,一只绿色手掌抓住了那串钥匙。

卡仆惊恐而绝望的看向不知何时已经醒来的红帽哥布林,任何时候**的罪行都是不可原谅的,它甚至已经看见了自己和靳烬被架在火柴上被烧死的模样。

红帽哥布林眼中充满怒火,举起短剑“哇哇”着就要将卡仆的手臂砍下,突然,一支呼啸而来的箭矢从侧面贯入了它的脑袋,巨大的冲击力竟然将它撞在了笼车上,发出“当”一声巨响。

卡仆顺势一勾手,将钥匙串捞入了自己的怀中。

这声巨响将靳烬和卡仆吓得不轻,这是怕那些红帽哥布林睡得太死所以叫它们起床吗?

不等靳烬骂娘,丛林中钻出了许多影子,既有皮肤黝黑的半裸男人,也有浑身毛发的凶猛动物。

他们嘶吼着冲入了车队中,将睡在地上还未反应过来的红帽哥布林果断杀死,又与闻声赶来的哥布林哨兵厮杀起来,一时间,笼车队伍到处都是火光与叮叮当当的打斗声,亮如白昼。

“快,现在赶紧打开笼子,我们趁乱逃走!”靳烬也反应过来了,有人劫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淘书阁】地址:taoshuge.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