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仁道若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神宗神殿!

杨战和两个女人进来,并未看见神牌,甚至也不知道神牌是什么样子。

找了一番,都一无所获。

杨战不禁让陈琳儿用金瞳试试,结果,根本窥探不到。

整个神宗,似乎都有一种奇特的力量,能阻挡陈琳儿的金瞳窥视。

“找不到就算了!”

“那我们赶紧下山,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不太对劲。”

陈琳儿眉头紧皱,有些忧心忡忡。

杨战却笑道:“急什么,这神宗风光还是不错,欣赏欣赏再走。”

陈琳儿一愣:“你还有心情欣赏?现在那碧莲姑娘不在,要是有强者来袭,谁能救你?”

杨战没回答,但是就是没有要走的意思,这时候,一直红色小雀飞了进来。

锵锵两声,杨战开口道:“知道了!”

小红又飞了出去。

陈琳儿更糊涂了:“怎么……”

“既来之则安之!”

陈琳儿皱眉,不知道杨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忽然,陈琳儿看向沐红渔。

沐红渔捡起了散乱在地上的一根蜡烛,想用火折子,将蜡烛点燃,让大殿中明亮些。

但是,这根蜡烛,却怎么也点不着。

这一幕,引起了陈琳儿的注意,忍不住走上去,看着蜡烛,有些好奇,看起来没什么问题,怎么点不着呢?

杨战也注意到了,走了上前。

沐红渔看见杨战过来,指着蜡烛,一顿比划。

当然,杨战看不懂,但是大致猜测,也是因为点不着。

此时,杨战伸手,将蜡烛拿了起来。

本来也没发现和别的蜡烛有什么不同,但是却发生了一件怪事。

那就是他怀里的万神图,突然发热了起来。

杨战又将蜡烛放下,想查看万神图怎么了。

但是刚放下蜡烛,万神图就恢复了平静,也没有再发热。

杨战发现了蹊跷,再度拿起,片刻又放下。

接连几次,陈琳儿都看不下去了:“你还有心情玩耍?”

杨战目光明亮:“找到了,这就是神牌!”

“我看看!”

陈琳儿拿起了蜡烛,用手一捏,脸都涨红了,蜡烛也没有被捏坏的迹象。

“你怎么确定它就是,连我都看不清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