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之这次准备去高加索地区转一圈,她问了蒋恕要不要一起,被一口回绝。

蒋恕是不爱出去玩的,又累又麻烦,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要看风景的话,看看网上照片不就得了,非得遭那冤枉罪。

为此两人不知道辩论了多少个回合,谁也说服不了谁,干脆就彼此留对方一条生路。

聂之计划走的这天,蒋承正好也要去法国出差,母子俩就一起去了机场。

蒋家的司机开车,陪同出差的高玉宇坐在副驾驶。

“小高是吧,你好。”聂之跟他打招呼,让人受宠若惊。

上了车,聂之问:“一直听你爸说辛秘书辛秘书,这次怎么没让辛秘书跟去出差,我还说见见人呢。”

“本来定好是她的,但总部这边临时有事,就让她留下了。”蒋承回答说。

实际情况,当然不是总部这边有事,而是辛莞然临时知道蒋承妈妈要一起去,就换掉了。

并不是必须需要她的情况,换成高玉宇也完全没有问题。

聂之觉得有点可惜:“真让人好奇啊。”

蒋承觉得她的眼神有点奇怪,让他很难不联想到上次,她质问自己是不是恋爱了的事情。

她该不会把这两个人联系起来了吧。

蒋承有些心虚地偏头去看窗外。

本来聂之还不觉得有什么,他这个反应实在是很可疑。

聂之说:“你老妈我好歹也是被叫做天才演员的,你怎么一点没遗传到我?”

“啊?什么意思?”

“没劲。”聂之白他一眼。

高玉宇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他频频通过后视镜往后面看,不得不说聂之太打眼太吸睛了。

聂之换了话题:“你那个花园搞得怎么样了,都还活着吗?”

“说什么呢,都活蹦乱跳的。”

“奇了怪了。”聂之看他,“植物还长腿了。”

“反正好得很。”蒋承拿手机来给她看照片。

聂之先没凑过来,而是说了句:“别一不小心让我看到女朋友照片啊。”

“你不是就想看吗?”蒋承没躲,拿着给她看花园的照片,翻了几张,中间除了夹着些项目实地或者文件的照片外,什么别的照片也没有。

聂之觉得没意思。

“上次问了你之后你就处理掉了吧,还防起我来了。”聂之叹了口气,“不过你确实养得挺好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