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梨子不分离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慕倾颜耸耸肩,真有意思。

本来还觉得葬礼有些无趣,竟然还有这出好戏。

齐玉也来了现场,听见秦玲的话,默默的把慕倾颜挡在了自己身后。

他今天穿的也是一身黑色西装,不过和他给自己准备的不同,自己身上的更为精致,而他的就简单许多。

站在慕倾颜身前时,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慕倾颜挑眉,乐得有人护着。

慕语看见齐玉,眼中闪过一丝惊艳,直勾勾的盯着他。

苏青闪过一丝满意,也默默的把慕倾颜护在身后。

“既然你觉得大家会承认,那你问啊!”

苏青抱着双臂,面容平静,看着高高在上,看着他们像是在看笑话。

秦玲最讨厌的就是她这副姿态。

凭什么她就一直高高在上,被众人仰望。

以前在学校就如此,现在还是如此。

她始终忘不了以前暗恋的学长看她的眼神,那种小心翼翼又欢喜的表情,和她看学长的如出一辙。

明明她都已经放弃学长,和建军在一起了,苏青还是阴魂不散!

现在竟然还想让她的女儿什么也得不到!

都是慕家人,凭什么她生的儿子就要高人一等!

她不甘心,她也要!

“这是小语,也是建军的女儿,我们可以去做亲子鉴定,慕家凭什么没有她的一份儿!”

“请大家都来评评理!”

秦玲着急的看着周围的人,一个劲儿的说话,却无人搭理她。

他们都摆摆手,眼神有些不屑,没有任何人帮她说话。

谁都知道慕建军没有能力,慕氏早就被慕老爷子留给慕倾少爷了。

再说了,苏青在慕氏这么多年,早就培养了自己的势力,就是为了能更好的掌握慕氏。

而慕建军呢,就是一个空有头衔的经理,根本没用。

这个时候得罪苏青,他们还想不想在江城继续混了。

秦玲不敢相信的看着众人,神色癫狂。

“你们说话啊!你们都瞎了眼睛吗?”

苏青依旧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崩溃。

当初两人联姻,她也说好了不会打扰他们,但是她没想到,慕建军连最基本的父亲责任都没尽到。

当然她也做得不好。

现在竟然还想着来抢颜颜的东西,这绝对不可能!

她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今天!

“够了!”

慕建军终于忍无可忍,把秦玲拉了回来。

他比谁都清楚苏青的手段。

其实他心无大志,爸给他留了足够的资产让他能够过好下半辈子,他已经知足了。

慕建军一直都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比不起苏青,他就想过好自己的日子。

只是没想到小玲心中如此不甘。

早知道他就不该答应她今天过来了。

她说爸走了,她也是爸的儿媳妇儿,小语也是慕家的孙女,想来送爸一程,他就心软答应了。

不曾想她竟然藏着这样的心思。

“开始吧。”

慕建军对着苏青说完,就拉走了秦玲和慕语。

慕语不舍的收回在齐玉身上的目光,跟着慕建军走了。

秦玲不甘心,但被慕建军瞪了一眼,也老实下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