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南妄师兄!”

灵枝御剑飞了半个山门,总算是在曾经一起吃过鸡的地方找到了鬼鬼祟祟的南妄。

南妄左手端着木碗,右手拿着筷子,埋着头,坐在一块石碑上,哧溜哧溜地吃着面。

听到了声音,他抬起头来:

“五师妹!你怎么来了?你禁闭期结束了?”

“哼,什么禁闭期,我才不听大师兄的!”灵枝气鼓鼓地说道:“南妄师兄你真是的,到处乱跑就算了,还不带上我的信鸟,真是让我好找!我……这是什么呀,好香啊……”

食物的香味仿佛有魔力一般,转眼就让灵枝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她看向南妄手边的一锅面条和一锅散发着辛辣气味的食物,难耐地咽了口口水。

这香味和烤鸡的香味还不同,是一种非常新奇、非常刺激的味道。

“爆炒鸡杂面,要不要来一碗?”

南妄殷勤地给灵枝盛了一小碗面,淋上满满一大勺爆炒鸡杂,递给灵枝之前,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等一下,爆炒鸡杂是辣的,我加了不少辣椒和花椒,你可能吃不了辣……先少吃一点试试,万一受不了就别吃了。”

“我可以的!我一直很注重炼体,就算有毒也不怕!”

灵枝笨拙地拿起筷子,学着南妄的手势,勉强夹起几根面条和一些鸡杂,囫囵着塞到了嘴里。

“啊!”

舌头好痛!

这,这就是辣的意思吗?

灵枝被辣得小脸都扭曲到了一起,但却不愿把嘴里的东西给吐出来,反而是咀嚼地更快了一些。

加足了辣椒和花椒的爆炒鸡杂,够麻够辣的同时也够鲜够脆,配上面条一起吃,好吃到根本停不下来。

灵枝迅速吃完了碗里的面条,随后用袖子抹抹脸上被辣出来的眼泪,把碗又递给了南妄:

“太好吃了师兄!再来一碗师兄!”

南妄于是又给她盛了一碗。

一大锅面很快进了两人一兔的肚子里。

吃饱喝足后,安诺看了灵枝一眼,随后化成白雾,隐去了身形。

“这就走了?”

南妄往肩头一抓,抓了一堆空气,无奈地叹了口气。

安诺这不能在外人面前现身的毛病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从杂役弟子时期开始,就经常去藏书阁里翻阅典籍,到了今天,依然没有在任何一本书里查到和安诺类似的症状。

“南妄师兄,嗝,你到底是从哪里找到这么多好吃的,你真是太厉……”

灵枝正想好好地夸赞南妄几句,目光却不知怎么的,却突然注意到了南妄身下的石碑。

上次来的时候,这儿并没有这块石碑。

现在有了,显然是人为立的。

石碑上写着几个大字“南妄灵兽之墓”。

故地重游,南妄就这么坐在自己灵兽的墓上——吃面。

“……太厉害了,师兄,你,你真是太厉害了。”

灵枝震撼地说道。

她和她的七窍玲珑心都被南妄折服了,五体投地的那种。

南妄腼腆一笑,谦虚地说道:“没什么的,都不是什么难事,鸡杂和香料都是下山去凡间买的,蔬菜都是我自己种在荒田里的,山门内灵气充足,种点菜很快就成熟了。”

比起这些简单的玩意儿,他还会许多复杂的吃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卧底心声被全仙宗听见后成了团宠》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