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阁tao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呦,这个灯笼不错。”吴圩拿起摊上的一个红色灯笼,提在面前左右观看。

许易局促的站起身,”您眼光真好,这是这一批里做工最复杂的一个。“

“是不错。”吴圩笑着拿着灯笼在身旁人眼前滑过炫耀。许易紧张的搓搓手,摆摊这么多天,终于能开张了。

他紧盯着吴圩的表情,生怕他有一点的不满意。吴圩赞赏的对他点点头,满心欢喜的提着灯笼走。

“等一下。”吴圩追上去,笑道:“您还没给钱呢。”

吴圩与身旁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瞅你面生,新来的?”

许易心中咯噔一下,面上依旧赔笑。“对,前两日刚来。”

“看你是新来的份,不跟你计较。记好了,咱们吴少爷在这条街上买东西从来不用付钱。

许易面色难堪,看着他们走远的身影,一咬牙,又追了上去。“几位少爷,这个灯笼是小人废了好几日做出来的。为了这几个灯笼,花了不少钱。您看,能不能行行好,付了这几文钱。”

“也不多。”许易伸出三根手指,“就三文钱。”

“呸。”吴圩身旁的人推开他,喷了他一脸口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挡在吴少爷面前。”

“快滚。”

许易不走,拉着吴圩的衣角跪在他脚边。“这位少爷,您就行行好吧。”

吴圩面色铁青,握着灯笼的手青筋纵起。周围的摊贩听见动静,在一旁偷偷看热闹。吴圩眼神扫过他们,一个个的低头不敢与他对视。

他掏出一两碎银扔在地上,指着不远处的灯笼,“这些灯笼我全包了。”

许易捡起银子,一个劲的弯腰道谢。

吴圩不屑的笑了一声,将手中的灯笼扔在地上,狠踩几下,将它踩烂。

许易愣在原地。

吴圩又指挥身旁的人将他摊子上的灯笼全部踩坏。

许易:“你......这.......”

吴圩挑衅的看着他,面上带着几分张狂的笑意,“怎么?生气?愤怒?这些灯笼我都买了,我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许易手里紧紧攥着那一两银子,低垂着头沉默不语。

吴圩冷哼一声,带着众人离开。

人走远后,许易从地上爬起,默默回摊子上整理踩烂的灯笼。

他将灯笼全部拿起看了一遍,身边的摊贩见状安慰他道:“小伙子,忍忍吧,那个人咱们可惹不起。”

又看向踩烂的灯笼,摇摇头赞惜,“这么漂亮的灯笼,真是可惜了。”

许易将灯笼里还能用的东西理在一旁,对着阿婆笑道:“阿婆,放心吧,我没事。”

这些材料大概能做三个灯笼,一个灯笼三文钱,摊子上共十五个灯笼,全卖了也就四十五文。现下一下子白得964文,许易高兴还来不及呢。

他哼着小曲,手脚麻利的收拾摊上的残局。一旁的阿婆还以为他受刺激疯了,跟身旁的老伴连连叹息,“可怜的孩子,也就疯了。”

“咦,那个摊子怎么都是破烂?”林书沅一行人也恰巧逛到此处。

他们走到摊子面前,沈翊安一眼就看出灯笼是被人恶语踩烂的。

许易察觉到有人到来,一边收拾一边道:“不好意思各位,这些灯笼全都卖出去了。”

“许大哥?”林书沅惊呼出声,“你怎么来京城了?”

许易抬头一看,面前的竟是林书沅。她穿着一件粉色刺绣雪纺齐胸襦裙,头上扎了垂挂髻,小脸看着更加肉嘟嘟。“小书沅,好久不见。”

沈翊安出声:“许兄,许久未见。”

他这才看见,林书沅身后还跟着三个人。

林书沅拉着穿着赤红衣服的人向他介绍,“这是我哥哥,林云起。”

“这是我的好朋友,沈茹安。”

“哥哥,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在京城外救我们的人。”

林云起拱手“原来您就是许兄,之前多次听小妹提起,多谢您对小妹的帮助。”

许易摆摆手,“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林书沅提起一只兔子灯笼,灯笼的提手断成两节,里面的竹骨刮破兔子表面。“多好看的灯笼,怎么弄成这样。”

“这个啊。”许易挠头一笑,并不想过多解释。

沈翊安适时解围。“许兄怎么突然来京城?”

说到此事,许易垂下眼眸,愁眉苦脸,“我是来寻妹妹的。”

妹妹!林书沅猛地抬起头,任务有进展了?

沈翊安:“我记得许兄曾说,你妹妹早些年被拐走了。”

“没错。”许易点头,“就在你们走后没几日,隔壁家的阿虎回来说好像在京城看见了小荷。我来京城,便是为此。”

“这是好事啊。”林书沅道,“那许大哥见到你妹妹了吗?”

许易苦笑一声,“并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