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许并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而姜等也并不是想要一个答案,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给出准确的答案。他的问题是,如果真的有一天段思安出了事,他希望程小许不要把所有罪责都怪在自己身上。

姜等想了想,说道:“秦回,段思安的事情就由你来负责,去跟他接触一下。”

秦回手指点自己:“我去?”

程小许连忙说:“姜队,我认识段思安,我可以负责跟他的接触。而且我已经跟他提过精神病的案子,他如果接触过可能会想起我,跟我提一下。”

姜等道:“你以什么身份去接触他?而且很多律所的案子律师是需要保密的,你又如何保证段思安会告诉你?”

程小许瞬间卡壳,她的确不能保证。

姜等安排向来是最缜密的,他说:“这件事暂时交给秦回去办,程小许你跟我办一下市局的其他案子,如果梦境后续有变化,我们再来讨论。”

程小许不明白其他的案子是什么,但姜等这么说了她就顺其自然:“收到。”

既然案子交给秦回去办,那程小许暂时也只能先放下这件事。

姜等把程小许带去了材料室,在电子书已经普及的今天,不知道哪来的一个灰满天的储藏室,然后储藏室内还有几个无比巨大的书架,每一个书架上都有着成堆的案卷。

姜等指了指:“整理这些过往的案宗卷。”

程小许害怕地缩了缩身子。

姜等道:“你现在还缺乏对案件的判断力和分析力,先积累大量的案宗卷,每看完五个相似的案件,给我交一万字的分析报告。”

程小许脸瞬间垮了,她突然想去出警了。

姜等见程小许一脸抗拒,正想开口骂,这时,耳畔突然响起徐局那如同念大波般若经的声音。

姜等顿了顿:“还记得昨天那个男生吗?”

程小许眼睛一亮:“记得,姜队你是怎么知道他挂科的,家庭条件不错这个看衣服就可以看出来,但挂科怎么也看不出来啊。”

昨天的男生虽然有些自视甚高,但先出身a大,二他的长相,打扮就是标准的眼镜,衬衫,甚至一眼让人觉得他就是个好学生。

姜等:“第一,他先说自己想出国,然后又说自己大二,不急考虑这些。”

程小许疑惑不解:“这怎么了?大二是还不用考虑这些啊。”

姜等瞥了一眼程小许,慢慢道:“a大的竞争其实很激烈,如果一个学生到了大二还说自己不考虑考研或者出国的事,那十有八九就是要么考研希望渺茫,要么出国留学的学校档次应该不高。还有结合他当时头往下低,不敢直视我,左手无意识的小动作就知道他当时对这个话题是抵触的。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楚鹤那种高智商人才,他们的选择过多。这种推断就会变得狭隘。”

程小许摸摸下巴,表示明白了,但她又有新的疑问:“可就算那个男生的成绩的确垫底,但为什么确定他挂科呢?”

姜等回答:“昨天是周六,学校没有课程,他单独一个人带着书去食堂,那只有可能刚从图书馆回来,如果是实验研究,科研技术什么的他70%的几率会有同伴,当然,也不排除是他人缘不好,但一个周六勤奋刻苦学习的人怎么会成绩不太好呢,于是我查了信息技术专业大一所需的专业书籍,刚好,与他手上的两本对上了。而且,他说谎了,他挂了三门,两门专业课,还有一门学术英语,他的书里面卡着一张大量专业英语词汇表。”

程小许鼓鼓掌:“姜队,你好厉害。”

姜等罕见地感觉到忧愁:“作为刑警,你觉得应该注重什么?”

程小许眨巴眨巴眼:“细节?”

姜等道:“阅读体会加到一万五千字。”

程小许:“qaq。”

程小许也不是抗拒看卷宗,毕竟做刑警的,就是要善于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一丁点的细节,就那么一点小细节,也许就能够早一点把凶手绳之以法,多一秒钟也许就是多救一个人的生命。

但当卷宗成为一份一万五的作业时,程小许的脑壳就有些发昏了。这时候,她还真挺想做梦的。

想着想着,梦就来了。

[“段律师,这是大家的心意,请不要推辞,谢谢段大律师,来来来,大家都给段大律师跪下。”一人招呼着,然后旁边的两三人跪了一圈。

“使不得使不得。”段思安连忙扶起,“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应该做的。”

“好哇,段大律师真是个大好人去,我的女儿啊,你可以安息了。你终于能安息了。”那人嚎着。

“我的儿子,妈妈,妈妈和段大律师给你报仇了,你看到了吗?儿子。”

“老何啊,老何,”一个女人怀里死死抱着一张牌位,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

段思安环顾四周,一脸悲戚,他说:“走吧,走吧,我们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

程小许心里一惊,还有其他人。

“好。”男人强忍着悲痛,想挣扎着站起来,“我们走,我们走。”

程小许跟随段思安的视角,慢慢地看向了法庭外蹲着站着的,举着告示牌的一群人。

是的。

一群人。

他们每一个几乎都是悲痛到麻木的神情,如同复制粘贴般的行尸走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