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有许多不甘,段彪最终还是不得不带着段家的人马浩浩汤汤离开了此地。

褚淞吟这才蹲下身查探地上的尸体,只见那些人七窍流血、身上一片血肉相黏,看上去血腥又恶心,直教她皱眉扑鼻。

抬起眼看镇定自若的珠蒙尘,褚淞吟心中越恼:“这些人真是你杀的?”

“是也不是。”珠蒙尘道,她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咬破指尖血后点在符纸之上,后再贴至自己身上,蹲下身就要将离自己最近的一具尸体抱起。

褚淞吟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嫌恶地站起身往后退了几步:“你要干什么?”

珠蒙尘没有回答,只将那些尸体一具具搬进了段芝蓉的屋舍,而后抽出一张符纸飞入房中,霎时火光冲天,将黑沉的夜晚照得亮若白昼。

褚公越缓步走到她身前,望着珠蒙尘脸上映出红光,明火嚣张地在风雪中摇摆,似乎想要不断外渗,吞噬天地所有一切。

他不禁问:“你真是道门的人?”

“不是。”珠蒙尘并未多做解释,她恢复了那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漠然姿态,问,“段小姐呢?”

褚公越盯着她的侧脸,沉默许久,突然一笑:“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今日分别过后,两人并未再有过联系,就连珠蒙尘跟着段芝蓉一起离开也是遵循本心,而非事先与他们商量。褚公越今夜之所以会来此处,是因为想到白日里珠蒙尘的话,担忧段芝蓉当真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因此才来看看。

却不曾想刚好撞见段彪行恶。

他们哪怕再晚到一息,那只长剑将以势如破竹之势穿透珠蒙尘后心,到时再以误会掩饰过去,哪怕褚公越有心细究,他父亲也不会为了一个孤女得罪褚家。

到那时珠蒙尘枉死,哪怕到了九泉之下也无处可以说理。

可他既然未与珠蒙尘有过商量,对方又如何断定自己今夜会来相助、又是如何确定他们先去救了段芝蓉?

这其中猫腻太多,实在经不起推敲。

珠蒙尘只把他的话当做恭维:“我非圣贤,又如何能料定每一桩事?”

背后大火越来越旺,明明寒冬,却烤得人额头生汗,仿佛坠入酷暑炎夏。

待段芝蓉这处屋舍化为灰烬,珠蒙尘与褚公越二人一同离开,褚淞吟一路都在询问今夜的事,珠蒙尘状若出神,并不回答,只有褚公越在她身旁撑伞,时不时应上两声。

于是褚淞吟看珠蒙尘的眼神越发不善,到最后小声对褚公越说:“早知如此,我不如先把她杀了。”

察觉到兄长不赞成的目光,她又迅速改口:“早知我刚才就不救她了。”

褚公越轻轻摇头叹气。

他的视线越过两人中间的褚淞吟,向珠蒙尘询问:“明姑娘怎么得知我今夜会与小妹会来此地?”

珠蒙尘并不隐瞒:“你们尚未查明我的来历,恐怕不甘放我去死。”

褚公越恍然大悟,顿时知晓自己让人南下查探珠蒙尘这一路经历的事已瞒不住她。

恐怕她白日里说的那些分道扬镳的话都是故意,珠蒙尘是想激他插手段芝蓉的事,而他也不负所望,确实中了此计。

而今就算想要及时抽身,段彪回去将今夜的事禀报给段暇,褚家也难以独善其身。

当真是个好计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