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某个星球上的居民睁开朦胧的睡眼,他仰卧着,肚子上趴着一只沉甸甸的东西。

可能是猫咪吧。

他望向漏出一道缝隙的窗帘,外面仍然浓重的夜色昭示着,新的一天尚未来临。

他打了个哈欠,从一旁抓起手机,凌晨四点,这个时候总不至于饿了吧。

往常毛孩子都是掐着六点左右,一个泰山压顶跳到被子中间,用粉嫩且臭烘烘的肉垫拍打铲屎官的脸。

现在太早了,他的脑子还昏沉沉的,甚至能在黑暗的角落里,瞧见两颗发绿的星子,像瞳孔一样,一眨不眨地闪着亮光。

他习惯性地伸手安抚肚皮上的猫咪。

身上那个毛茸茸的活物,始终安静地蛰伏,黑暗中,男人看着自己被撑开的睡衣愣了一下。

他将沾满毛的手伸到自己眼前,靠近自己的脸,黏在手上的蛛丝正随他的呼吸摇曳着。

肚皮上的蜘蛛纹身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趴在男人肚皮上,用蛛丝给自己编织了育儿袋的巨大蜘蛛。

那一天,男人惊恐至极,撕心裂肺的尖叫声震响了一整栋楼。

寰宇蝗灾已经过了太久,存活的人繁衍生息,又渡过了许多年,已经遗忘了【繁育】概念上的污染和无孔不入。

曾经有人在家庭合照上,只是用孩童的蜡笔在照片的角落,画上了一只五颜六色的翅膀。

用笔很拙劣,配色也称不上新颖,看上去像一团模糊的色块。

只是因为这个图案,在该星球上意味着生育,堆在一起的照片忽然动了起来。

……或者说,照片上的色彩流动了起来,它们在人类惊骇的目光下,如同小溪汇入江河,杂糅拥抱,拧出一个五彩的漩涡,一只虫子就这样诞生了,然后开启了疯狂的自我复制。

男子在肚皮上纹身,本来也没什么,只是那恰好是一只“蜘蛛”。

蜘蛛在许多文明中,都象征“战士”、“纺织者”,在更早时,因为大腹便便的体型和多子多孙的特性,它们也象征着更原始的“生育”、“繁衍”。人类坚信蜘蛛是天生的猎杀者,会用毒液和蛛丝保护自身,捍卫生产。

很不幸的,时隔多年,复苏的【繁育】星神回应了这个概念。

塔伊兹育罗斯,它蜷缩在蠹星同类破碎成堆的虫尸中,虫类五颜六色的组织液,被炮火击碎后化成的一滩滩清盈的水渍,将五颜六色的血液蔓延开,清澄的水墨转为浓重的油彩。

在孤独和绝望中,被无数尸体环绕,祂飞升为【繁育】星神,开启了疯狂的自我复制,将【繁育】的命途走到了极致。

没有智能,只有生产的本能。

祂的子嗣阻断了【开拓】的道路,肆虐的虫群冲破了【存护】的城墙,嗡鸣的噪声扰乱了【均衡】的秩序,无数智慧生灵失去了笑声。

于是笑声和万种声音的合奏,凝成束缚繁育的绞刑架。

存护的重锤落下,敲碎了祂的外壳,身躯,环绕在虫皇躯体的孢子及花粉也随之剥落,随之被稀释吞没的,就是【繁育】本身。

集群的概念,暴虐的力量,有条不紊的秩序,扩张的本能抽丝剥茧,被神战中的胜者瓜分。

【繁育】的命途仍然存在,命途的星神却已经被杀死了,仅仅留下一些稀稀落落的碎屑,零落在各处,比琥珀王随意垒起的砖头还要不起眼。

但就是这样的一块碎屑,居然获得了重生的机会。

阿哈将虫皇扔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任由其自生自灭了,惊厥的虫皇一路生下的子嗣,刚好可以填饱域外古兽的辘辘饥肠。

环绕着虫皇的子嗣们,经过精心培育,也称得上是以一敌百的战斗利器,虽然只是幼体,依然展现了可观的战力。

但还不等这些家族的宗子们,在这块蛮荒之地站稳脚步,闻着气味而来的古兽已经磨牙吮血,迫不及待了。

这远比同【贪饕】的对垒更加凶险。

阴湿雨林中飞翔的丛林虫豸,赤道脐带上爬行蠕动的赤色行军蚁群,着床在水湄植被的卵生种,从被撕裂的果核和铲断的根茎中蠕动出的软体动物。

如水母在海中舒展身体不断抖落鳞片的太空美虫,足以抵抗各种恶劣环境的水熊虫,从【父神】残破的产道中如淤血般艰难生产,章鱼喷墨般不管不顾地涌出。

塔伊兹育罗斯感到恐惧,祂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子嗣,如今双方对峙,僵持在一起,已经让祂感觉到疲惫了。

本体被敲碎,命途也被稀释融入了其他星神的掌控之下。

祂只想小心地蛰伏起来,藏起来,如非必要,祂不希望像从前那样不顾一切地生产。

然后再重复被敲碎,被毁灭的命运。

……祂不想再那样孤独地死去了,但古兽的攻击迫在眉睫,依偎着的,令祂安心的保护神也不在身侧。

倘若要面临被啃咬殆尽,在黑暗中不知道要浑浑噩噩度过多少年,失去一切的威胁……

【繁育】选择按照本能,呼应了一切与生产、繁衍有关的存在,毫不吝惜地赐福。

正是因为那只是一块碎块,所以祂为生存不顾一切,但也幸好【繁育】并不完整,又身处荒僻之地,波及到的范围并不大,这给了大多数星球喘息的机会。

…………即便如此,还是时间紧迫,不明所以的人只能观测到【繁育】的再次复苏。

就像他们只能观测到【巡猎】的箭矢,知晓这位星神的现身,却不知道祂是因何而诞生的一般。

这次的“震惊!二十四岁单身男子突破生殖隔离诞下虫子”,可以说是震惊寰宇的大新闻了。

黑塔空间站的员工,忙得脚不沾地,欲哭无泪。

讲真的,空间站平时需要清理的,来自毁灭的【虚卒】已经足够让人头疼了,平时遇到的虫子已经足够麻烦……这下子真是彻夜难眠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淘书阁【tao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崩铁]我真不是丰饶眷属》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